书城童书青少年必读经典(青少年最喜欢的经典童话故事)

第85章

◎作者:天秤的两端

那天在饭堂吃完饭后,很无聊,但又不想回宿舍。我建议去运动场走走,燕说好。于是,我们便走向运动场。

夕阳刚西沉,红霞映在天边,绚丽无比,煞是好看。走到运动场,很是热闹。我和燕迎着徐徐凉风,漫步在跑道上。我们边走边聊,不知怎么就聊到了初中,然后燕问我,那时有喜欢的人么?我瞥了她一眼,反问道,你呢?

她笑了笑,大方的承认:“谢阳。”

“班主任?”我吃惊的望着她。

“对啊,那时觉得他挺可爱,也很有责任心的。”

呵,还真难以想像,燕会喜欢那个整天微笑的小个子“老班”。我和燕是最好的朋友,我竟一点也没察觉到。

我正要说点什么,燕又说道:“不过早就没感觉了,现在想起也觉得有点好笑。”她拧过头望着我,呶呶嘴:“你呢?”

我微笑点了点头。

“是谁?”燕兴致勃勃的追问。

我轻轻说出了他的名字。

燕瞪大眼睛,不过很快地笑着说:“我想也应该是他了。那时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他说什么都是校草啊,呵呵。”

“对啊。呵呵,那时的我们好傻哦。不过他长什么样子我都不记得了。”我说得云淡风轻的,不过心里涩涩的,真的如我所说的那样真的放下了么?

我不知道。

后来和燕聊了一会,就回去了。因为旧事一提就没那个心情聊天了。

我和他,其实说起来,也没发生过什么事。

刚进初一那会,我和他不知怎么的,一见面的就吵架,而且吵得莫名其妙的。我们一下课,就很有默契的“开战”。我不吵他也会引起话题吵,我同样也是。于是,我们天天吵,吵得不亦乐乎。

初中三年,我们天天都要练钢笔字,每天都要交一张给语文老师看。我那时是一个小组长,而他每天都要在我的催促下他才交作业,有时他还会故意不交给我,惹急了我,又得吵。那时的我们吵得很厉害,连祖宗十八代都挖了出来,在我们班算得上“轰轰烈烈”的了。

初中时我和燕是最好的朋友,每天一起来学校,一起回家。隔壁班的一个不太熟的朋友问我,你和燕是孪生姐妹么?怎么那么像?我听了付之一笑,我说,我和她姓都不同,你说呢?她“嘿嘿”的笑着说,真的好像,我都分不出来了。后来我向燕转述了她的话,燕乐呵呵的说,当然,我们是好姐妹,自然就像了。于是我们哈哈大笑。正因为这样,我习惯每天上课都扭头向后对着隔壁组的燕微笑。不过,从我这个角度望燕时正好经过他。

快到期末时,我和他依然吵得如火如荼,班上的同学早就对我们的这种幼稚行为司空见惯了。幸好那时才初一,早恋这个敏感问题在我们纯纯的思想中还没反映过来,不然如果放在现在,早就谣言满天飞了。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一大堆女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然后大声的笑着。我也是一个好奇宝宝,我钻进去,把副班长拉出来问,什么事这么热闹啊?她神秘兮兮的笑看了我一会,看得我发毛。我用手肘顶了她一下,欸,说话。她贴近我耳边小声说,珍说她同桌景和她说,说你笑的时候很漂亮。说完还暧昧的向我眨了眨眼。

我惊讶地指着自己说,我?她点了点头。我脸一红,假装生气的说,乱说。她急了,说,我真的没乱说,珍是这么说的。然后用手撞撞我,你呢?喜欢他么?他可是我们的校草哦。我嗔笑的打了她一下,说,既然你那么喜欢他,就向他告白不就行了。她边笑边躲过我的拳头,说,他喜欢的人是你啊,我还是算了吧。我说,什么啊,又在乱讲了,想找打啊。虽然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甜滋滋的。那时的我们虽还不懂什么是爱情,但朦胧的好感还是明白的。

不过我这人也很怪,平时对什么都大大咧咧的,唯独碰到感情的事,却畏畏缩缩的,即使现在也是这样。于是,班上很快便有了关于我和景的传言,我也是从那时起,再也不敢和景吵架了,任他怎么说我也不回他了,实在受不了了就冷冷地盯着他,久了他自讨无趣再加上那些传闻就没有再和我吵了。于是我的生活又恢复了以前的平静,燕还曾笑我,怎么突然变淑女了。我白了她一眼,说,许你淑女就不许我淑女啊,再说我一向都很淑女的拉。她作呕吐状地唾弃我说,幸好我没吃饭,不然呕死我。说完,我们都笑了起来,然后去吃饭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说过话了,谣言也渐渐平息了。他依然很不自觉地交作业,而我则每次都敲敲他的桌子,然后扬扬我手上的作业,他便把作业交给我。不过,第二个学期他就调到其他组了,我们也几乎没什么交集了,就算偶尔眼神碰到一起,我也迅速别开。我也不知自己到底怕什么。

有一个星期六,我们练完字后,我和燕推着自行车说说笑笑地向校门走去,景也刚好在校门。他突然笑嘻嘻的拉住我的车尾,我拧过头,冷冷的冒出一句,你干什么啊?神经病!说完我自己也愣住了。我望着他,只见他脸红的放开我的车尾,原本明亮的眼睛黯淡了下去。我想说点什么,但张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低着头向前走,看着他那落寞的身影,我的罪恶感迅速泛起,但已无力弥补了。

于是,本来就没什么话说的我们,关系更是到了瓶颈。

不久,传出我们班的一个女的倒追她,而且那个女孩是我的一个好朋友。

再后来,在校园看到他们手牵手。

一个月后,那个女孩告诉我,他们分手了。

之后,他陆陆续续又交了几个女朋友。分分合合。

我和他依然没有交集。

就这样到了初三体育的毕业考。

那时我们的体育成绩是要算到升中考的成绩上的,占50分,一个不少的分数。

当时50米和仰卧起坐考得不太理想,只是刚及格那个水平,而第三项是投实心球,我三项中最弱的一项,平时状态好也只是投6米多一点。可这天不知是不是受前两项的影响,投了两次都是不够6米,不够6米就意味着不能及格。第三次拿起球的时候,我手在微抖。就在我正要投的时候,景突然喊道:“加油!投到6米我就娶你。”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用力向前掷去。然后就听到燕的欢呼声。我睁开眼,感激的望向他,他微笑的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我也被燕拉走了,不过我们的方向刚好相反。

这件事之后,我们依然没有交集,我还是以前的我,他还是以前的他。

紧接着,快升中考了,个个都处在的紧张的复习阶段,谁也没心思关注别人的事。

考完升中试之后,我们全班照了一张毕业照,这是我唯一一张有他的相片。

拿成绩单的时候,他没有来,是他一个好朋友代他拿的。

我只考到了职高,语文老师叹息地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连高中也没考上啊?我涩涩的微笑着低声说,我也不知道。

后来听其他同学说他考上了二中,不过他家里人出钱让他上了五中。

之后,杳无音信。

现在回想,如果我和他不是相遇太早,我和他现在会怎样呢?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