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一刀豪侠

第8章 看破

齐进就感觉自己的狼牙棒像是击在一处水面之上,诡异的力量把自己的攻击全部化解,而且看对方游刃有余的样子,显然没怎么出力,心下纳罕,自己与人交手到现在,从来没出现过现在这种情形。不过齐进不愧是武痴,心里虽然疑惑,但仍然攻击不停,既然不知道原因就攻击到你出破绽。

其实前面齐进自己说的话也是忽悠人的,任谁交手时候也不会每一击都出全力,不然体力跟不跟得上不说,一击之下无法变招,露出破绽就死定了,他这样说只是故意给对方施加压力,给对方下了一个套,只要以后自己故意出个破绽,对方必然以为自己用尽全力后旧力未去新力未出之时,来不及变招而出的破绽,对方如果不假思索抓住了这个“破绽”,那就是被入套了。想齐进在生死搏杀之中二十余年,经验已经非常丰富,只有自己给别人下套的别人想弄他却是难。

想到此处,齐进更加加快攻击的频率,这攻击看似凶猛,其实未尽全力,每次都点到即收,林风只能感觉齐进攻击的力量都很强,但其实这力量都是虚实结合。

两人一个攻击一个防守大约互拼了三十几个回合,齐进一个踉跄,好像是出招时候体力不支,招数变形所致。那林风果然入套,一个箭步挨到齐进身旁,就是一击斜斩砍向齐进的肋下。

齐进大吼一声:“好!”就见他右脚猛的一踏,稳住身形的同时,握着狼牙棒的右臂猛的一震,就听啪啪啪的气流震爆之声,真气鼓荡,硬是在林风出剑之前捣向他的胸口。

齐进的狼牙棒有个特点就是长度很长,平时挥舞之间能护住周身上下,现在直刺过去,再加上施加在上的真气,林风必然在击中他之前自己就先中招。齐进正自兴奋得手,但却看到那林风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一瞬间的直觉告诉他有一点不妙,但他却想不出来,对方即使用了剑气,但距离仍然不足,除非对方是武斗级巅峰的强者,剑气能随心而发,无视距离的限制。

就见那剑斩去势不减,但显然是砍不中齐进了,而旁边观战的众人都叫好起来,本来那林风拦在入口处时日良久,众人早已不耐,现在有人能击败他,自然众人的心都向着齐进了。可是那林风眼见斩不到齐进,却不慌张,就听他低喝一声:“护剑决!”剑鞘又是一个颤抖,就听呼啦一下,剑鞘竟从剑上笔直射出!齐进眼看剑鞘竟然飞来,知道这次已是真的来不及收招,忙起左手向剑鞘抓去,也是齐进的多年搏杀所形成的直觉和敏感,竟让他在剑鞘即将击中胸口前空手抓住了剑鞘!

“哈哈,看你还有。。。。额。。。”齐进刚想了结了林风,却突然身体一动不动,而后“噗”的吐出一口鲜血。他不敢置信的低头一看,却见胸口一个凹陷,“怎么。。。会。。。”“我的剑鞘也有剑气。”林风平淡地说道。“混。。。蛋。。。”轰的一声,齐进仰面倒了下去。林风一跃而起,又回到路边石墩处坐下,俨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邓龙、陈超、林玲、陈一新和李山亮忙从人群中挤出来到齐进跟前,就见他胸口一处凹陷,显然是断了肋骨,陈一新拿出身上带着的一粒疗伤丹药,就给齐进喂了下去。“齐进,伤的怎么样,老子我。。。”陈超就要冲过去和林风拼命,邓龙一把拉住他,“你傻了,齐进都败了,你上去也没用!而且你的腿伤还没完全恢复,等于是送死!”

“没事,这点小伤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前多少次拼杀下来,哪一次不是比这次伤的重的。”齐进捂着胸口慢慢坐起身,“可惜这次让你们失望了,我赢不了那小子。”

“要么我去试试?”邓龙拽着陈超回来,向齐进问道。

“我们两个实力半斤八两,而那小子。。”齐进摇了摇头,“我看下来他明显未出全力,并且总感觉他诡异的很,好像我所有的招都早已经被他看破一般。”

邓龙皱起了眉头,陈一新在旁听的急了,“我这有很多宝物,丹药,你们都看看,说不定有用!”说着从包袱里哗啦啦倒出一滩亮闪闪的东西,匕首、飞刀、拳套等等还有一堆瓶瓶罐罐的丹药,被堵在门口前排的众人齐齐看向这边,有的露出了一丝贪婪的神色。

“陈掌柜,你这些东西在野外的确是有用处,但一对一交手可是效果有限。何况对手不是一般人啊。”邓龙又忙抓住陈掌柜的手,防止他别把身上装金银的包裹也给倒出来了。

“要不让大家一起出手?”李山亮看了一眼四周道。

“我觉得没用,如果大家肯联手早先就一起出手了,可是这么几天下来还是都待在这里,显然所有人都默认了林风的看法,认为灵山现在非常危险,即使现在上去也讨不了好。并且那么多人围攻,就必然会有伤亡,因为如果一对一的比试双方还会留手不害性命,但如果围攻,那林风肯定不会留力全力出手,而在前排的那些人肯定是出头鸟,谁都不愿做这出头鸟。”林玲冷静的分析着。

“我去吧。”这时一个声音响起,邓龙等人循着声音望去,却是一个身影已经向着林风走去,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金不凡。林玲在心里默默念道:“小心。”

林风见又有人走来,眼睛余光扫去,却是脸色一变,他忙站起身,面对金不凡,凝视良久,脸色渐渐从平静到奇怪,再到纠结。金不凡被他看的心下奇怪,正要说话,就见林风突然深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看不透你。”他见金不凡一脸奇怪的神色,又道:“我为命宗弟子,命宗最隐秘的绝技就是能看到一个人过去和未来的命运,我的功力还浅,只能看到过去和未来的几分钟,所以对手想要做什么我都能看穿。”

周围众人听到齐齐惊呼,议论纷纷起来。如果林风说的是真的,那么任何人对上他,一开始就已经被他知晓了自己将要使出的招数和计谋,那如果不是实力高出林风太多,都难以战胜他。“怪不得我的招数被他看穿,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齐进愣住了。“妈的,世上竟然有这种绝技?他还说他的功力太浅,如果功力已经出神入化,是不是人的一生都能被看透?”陈超握紧了拳头。“难道那林风一开始所说都是真的?远古时代的纷乱和神之使者的降临。。。”林玲望向金不凡,眼神中担忧又重了几分。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不被我看透的,不能被看透的就是没有命格的人,而没有命格的只有两种人,神,或者是死人。你显然不是死人,但又不可能是神。。。你,到底是谁!?”林风一改先前的云淡风轻,整个人的气势一变。

“哗啦啦!”只见林风站立的地面生起一股气流包裹着他,如一股飓风,那是他全身的真气在不停爆发,引动周围的气流震荡,整个人的衣袍被风吹的咧咧作响。

“什么!”“那是。。。那好像是真气护体啊!”“没错,这是武斗级巅峰的实力才能有的绝技啊!”人群一下子鼓噪起来。“那小子原来真实实力这么强,怪不得敢一个人就守在入口直面众人,即使他没有看透我,我也必败无疑。”齐进感觉一下子力气被抽空,颓然的坐倒在地上。

金不凡内心咯噔了一下,他并不是惊讶于林风的实力,而是他刚才说的话。从出生到现在,他就觉得自己与常人的不同。自己显然不是林风所说的神,难道自己是个死人?难道我是一个被人操纵的傀儡吗?金不凡抱住了头,思绪完全乱了,他迷茫了。

林风静静的看着他,也不着急,他知道对手不是震惊于他的实力,而是内心被一个问题所阻碍,他要等,等对手恢复过来,然后用自己完全的实力,击溃对手!

他本是一个穷苦的流浪儿,每天靠不停的捡垃圾过活,但他的人生在一天内被完全改变。在他像平时一样在垃圾堆里翻找别人吃剩下的食物的时候,一个神秘的老人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并对他说他的命运早已注定,就是加入命宗,成为命宗在天元帝国的使者。于是他被带入命宗,与其他一群孩子一起,每天接受艰苦的训练。那些日子每天都累的自己爬不起来,但他却觉得幸福。没错,是命宗带给了他新生,他愿意为命宗付出一切。而自从入世以来,他就从来没有失败过,是的,他非常自信,这么多年艰苦的训练,他不惧怕任何敌人!即使命宗无往不利的绝技对眼前这个男人无效,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动摇。

“我不知道你的心突然被什么困住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不透你,但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命运就已经全部注定了,我站在这里,你站在我的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必然。不管你有如何的雄心壮志,如何的不屈服,命运都是不可改变的。之前我碰到很多人,都叫嚣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话,但无一例外都被我看透,倒在我的剑下,我虽然看不透你,但你也要倒在我的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