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一刀豪侠

第7章 命宗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元帝国还未成立的时候,那是荒凉的远古,这片世界没有名字,天空大部分时间都被黑暗所笼罩,所有的生命都艰难的活着。不知是哪一天,在遥远的异世界来了许多神之使者,他们来临时像是光降下了大地,其中一位使者非常的强大,他一来到地面就向天空一剑斩下,黑暗的天空竟被他一剑劈开,笼罩着大地的混沌渐渐远离,世界从此有了生机。

人们在神之使者的帮助下,开始建立了自己的家园,快速地发展起来。但人的欲望也一天比一天膨胀,他们开始利用、抢夺身边的一切资源,比黑暗时代更加残酷的时代来临了。为了强大,人类发展出了武力,而之中的强大人物一拳能崩坏一座山峰,一脚能震裂大地,他们建立了一个个国家,国家之间互相征伐,大地完全陷入了战火的侵蚀。

神之使者眼看这片世界反而要因为自己的帮助而陷入毁灭的境地,于是在人类中选出良心未泯之人,集结起来建立了命宗。而命宗的使命,则是应天命把时代引领向正确的方向。于是,不久之后国家之间停止了征伐,因为一个神使所选出的天之子在命宗的帮助下打败了其他所有的国家统一了世界,成立了天元帝国,而那一年则为天之元年。这片世界从此被称为天元世界。

可是时间是洗刷一切的利器,在时间的面前,所有的辉煌、所有的历史都渐渐消亡,命宗从此也淡出了天元世界。

“喂喂,你个神棍又开始宣扬神神道道的故事了,到底放不放我们过去啊!”“就是啊,我们在这等着可不是为了听你的破故事的,什么命宗,听都没听说过啊!”“快点让开吧,你再拦着,灵山的重宝就要被别人抢先了!”“妈的,要不大伙一起上,我看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有三头六臂!”聚集在灵山入口处的人群纷纷叫嚷起来,那坐在大路中央石墩上的白衫年轻人眉头皱了皱,一头黑线。

“我不是看大伙无聊讲个故事打发打发时间嘛。先前我都说了,只要谁能打赢我,我就放谁上山,说话算话,你们这些个武人怎么都听不进劝呢。”那年轻人扬了扬手中的宝剑。“不过你们也看到了,前面上来的几个我用剑鞘就一招击败了。这次灵山如此诡异凶险,你们这些乌合之众连逼我出剑的资格都没有,就别上去送死了。”

“那我问你,你三天前挡在这里,但再前段日子上山的人怎么办,他们就能上去,我们就上不去啊!”人群中站出一个大汉喊道,那满脸的胡子,竟是原先在城里拦住李山亮的黑胡。“就是就是,你这是不公平啊。”黑胡身边几个同伙也叫嚷起来。

“嘁。”那年轻人不屑的哼了声,“先前上去的人就上去了,但既然我现在在这了,就得按我的规矩来。你们不知道我是哪个宗门的吗?命宗!这都是命!你们命不好,就留在这了呗。”说着那年轻人头晃了下头,清秀的脸上突然现出一副老成的神色来,惋惜地道:“其实那些人的命太差了,说不定已经死在山上了。

金不凡一行已经来到了人群中央,邓龙看这情形有点无语,他拉住身边的一个武人询问:“我说兄弟,这灵山那么大的范围,怎么都堵在一块地方不上去啊?”那武人一脸愁苦的样子,“唉,这次灵山出现了异象,周围全部笼罩在一股未知的力量之下,想进去听说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只有一处,我们这里就是这一处了。”

邓龙看向了前方四周,就见一些不晓得情况的武人从其他路上山,人刚进去,就从同一个位置出来了,显然是被那未知之力送了出来。“龙哥,我刚才都探明白了,似乎的确就这一处能上去。如果我们这时候换灵山其他的方位,要花上很多很多时间,显然不可能。而且其他地方我估计也有相似的人守着。”陈超望了一眼四周轻声道,“但情况不太妙,因为我看人群里不乏高手,都是武斗级的人物,可是却都没能上去,那年轻人不好对付。”

邓龙也观察了人群,看到几处双眼一眯,“哼哼,有几个人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我发现了,他们都是武斗级中段以上的高手,我不相信他们也打不过这年轻人,估计是还不急着出手,还在等着,因为在这里早早暴露了自己的底牌,等在山上遇到了危险就不好说了。”李山亮在旁点点头道:“是的,我猜现在的情况的确就像那年轻人所说,山上肯定比以往危险很多倍,所以之前上去的人不一定就讨得了好,不如让这些人在上面先探探虚实。”

“他们可以等,我可不行,我女儿的病情要紧,等不了这么久。”陈一新摇着头,就要上前。林玲忙拉住他,“掌柜的你上去又不是对手,还是让齐进去试试手。”说完向一边努了努嘴,就见旁边的齐进早不见踪影了,但他们没注意到的是,金不凡也不见了。

这时,人群中出来一个中年汉子,这汉子全身肌肉壮硕,手上戴着拳套,这拳套是用精铁打造,覆盖至小臂处,是个使拳法的。“小兄弟,我陈大牛来领教你的高招!”说完摆开了架势,看来是要上前挑战的。那年轻人看也不看他,就这么斜坐着,抱着剑道:“快出手吧。”

那汉子双眼一眯,牙齿紧咬显然是动了怒,心想你个小子也太目中无人了,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喝的一声,全身之力爆开,就听见噼里啪啦的脆响,那大汉全身皮膜泛起了红色,看来是武者级巅峰的强者,皮膜练的已经圆满。那大汉几个踏步冲上前一拳击出,“金刚拳!”轰隆隆,这一拳出去带动空气炸响,声势惊人。

眼看这拳就要砸在那年轻人的脸上,那汉子嘴角一翘,得手了!却见年轻人也不躲闪,左手拿着剑向旁边一指,只听啪的一声,剑柄正抵在大汉的拳头上。那大汉拼命用力却无法前进分毫,一张本来就红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伏虎拳!”大汉一咬牙,收回右拳,整个人一个跨步蓄力,双拳齐出,一拳捣向年轻人的头,一拳捣下腹部。

那年轻人看也不看,左手一转,改指为拦。又是啪的一声,双拳全部击在剑上。那年轻人突然右手抬起,那大汉吓了一跳,忙收拳防守,却听“啊——”的一声,那年轻人右手对着嘴巴拍了几下,竟是打了个哈欠。那大汉看此情景,也自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小兄弟好身手,陈大牛不是你的对手!”那汉子倒也爽快,认输后直接就退下回到了人群之中。

“小子,有两下子。刚才那人用力太过虚浮,虽然实力不弱,但没有把力量集中在一点爆发,始终留着力变招。我可不同,和人比武招招全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可要小心了!”就见一人扛着一根巨大的狼牙棒,那瘦长的身体别人一看都怀疑会不会被这狼牙棒给压垮了。

“呵呵,比武又不是拼命,如果招招不留手,命很容易就没了,没了命,很多事就不能干了。”那年轻人站直了身体,挥了挥手中的剑,那剑鞘甚是古老,但在那大汉的打击下一点痕迹都没有,不是凡物。

“哼,小子,如果不拼命,怎么有提高,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在无数生死拼杀中活下来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我齐进自从练武到现在二十载,可是一路拼死拼出来的,像你这种宗门里培养的人,见不到生死,还是回家喝奶去罢!”那瘦高个就是齐进,在他一旁站着一个长相平平的青年,正抚着额头叹气,正是金不凡。原来齐进看到这种热闹的场景,自然手痒难耐,拉住金不凡就往前走,金不凡心中也存了试试手的心思,就这样被齐进拖着过来了。

那年轻人也不着恼,两眼望向齐进精光一闪,刚刚老成的神色又变成了清秀的样子,好像一位翩翩美少年,“这次来了个实力强点的了,武斗级吧,我也是武斗级。这几天虽然也上来了不少武斗级的人,但都不是我的对手,你也肯定不例外。”

面对齐进的挑衅,那年轻人轻飘飘地回击,齐进也不废话,狼牙棒一指,“那就比一比!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我齐进不杀无名之人。”

“林风。”年轻人淡淡一笑,手握剑鞘,仍不出剑。齐进看他仍不出剑,也不怒,手底下见真章,人影一晃,就是一步来到年轻人身旁,狼牙棒一下挥出,带出一股气流之力。武斗级强者身体里已经生成了真气,这一击齐进就使出了七八分的力量,把真气灌注其中,如果一块精铁被这几击中,也要被打的凹陷。

那年轻人收起了原先轻蔑的神色,脸色凝重起来,左脚一跺,人沉腰跨马,手中之剑横斩,那剑鞘隐隐颤抖,发出刺啦啦的声响。“轰隆隆啪啪”,剑鞘斩在狼牙棒上,两者相击之下,空气连爆,那精铁都要被砸的凹陷的狼牙棒却仍未能在剑鞘上留下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