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一刀豪侠

第6章 斩杀

金不凡正踌躇之间,双眼一亮,转头看向一边,就见草丛处哗啦啦声响,三个人影出现,竟是邓龙他们回来了。只见齐进在队伍之前,邓龙架着陈超,看这样子,显然陈超是受了伤。

金不凡他们忙过去接应,邓龙喘着粗气道:“妈的,着了那畜牲的道了,被它带到了魔狼的巢穴里,还好阿超发现及时,我们眼见不对马上撤离,不然我们可要变成魔狼的点心了。不过阿超还是被魔狼咬到了左腿。”

陈超从邓龙肩上下来,坐在地上苦着脸道:“是我的责任,没早点发现这怪物的诡计,这下是白白被咬去一块肉。”陈超这时看向林玲,也是一惊,“林玲,你受伤了?那怪物来过了?”

“恩,我还好,只是破了点皮,没伤到骨头,看来那怪物是故意留下血迹引我们队伍分开,然后伺机偷袭!”

“奶奶的,混账东西有本事给我出来,和老子一对一的单挑!没胆子的混蛋就知道在旁边偷偷摸摸的!给老子滚出来!”齐进挥舞着狼牙棒,大声吼着,两只眼睛因为愤怒瞪得像铜铃一般,周围小树被他扫倒一片。

就在齐进的吼声震的周围树叶唰唰连响的时候,在一棵大树的树根旁趴伏着一个怪物,这怪物身长两米,全身血色,豹首蛇身,长长的尾巴蜷曲着,四肢异常发达,爪有四指,四指都长着锋锐的指甲,指甲弯曲倒钩,可见这怪物就是血睚眦无疑了。血睚眦此时安静地潜伏着,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七人的动向,两只眼睛闪动,嘴角弯曲泛着冷笑,显然这怪物灵智不低,狡猾非常。

这血睚眦原本是生活在灵山之上,但最近灵山突然灵气爆发,从山顶处直泄而下,一些实力恐怖的存在都从上面下来,把原来它的地盘都占了。不得已它只能从山上搬出来寻找猎物。那只寒猬是它偶尔抓到,见这只寒猬的能力对自己帮助很大,便留了它的性命。自己体质特殊,只要地静静移动,再强的人也感觉不到它,而灵敏的感知也使得它随时能在危险来临前逃开,只要有这个寒猬在旁边释放雾气,和自己相得益彰,不管猎物人再多,它也信心十足。

而这次灵山的异象显然吸引了不少武人上山,心想这下可以大快朵颐了。一路上寒猬配合它的偷袭,已经杀了很多武人,自己吃的甚是高兴,连被从山上赶下来的闷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这波人却让自己吃了瘪,尤其里面最年轻的那个小子,刚才差点就被他击中,那记刀气就堪堪从它腋下略过,惊的它一身冷汗。其后它的手下寒猬竟然被那小子一下找到劈死,使得自己在这局面动弹不得,恨得自己满嘴尖牙紧咬。

正思索间,就见那些人中一个胖子招呼众人低头说了什么,那些人好似在商量什么事情,没多久纷纷点头,随后竟然在原地留下了两个受伤的家伙,其他人全部分散开去。血睚眦心下兴奋,不管那胖子出了什么愚蠢的主意,现在可是下手的好时机,如今的局面正适合自己各个击破。

血睚眦心性谨慎,仍在原地等了许久,感知了一下,见那受伤的两人坐在地上,警惕的张望四周,其他人没了动静消失不见,的确是走远了。看来这些人琢磨着一定要寻它出来,便冒险分散寻找。它悄悄的爬过去,不久便来到了其中一个男子的背后,这人腿上受了伤,显然行动不便,正是它的首要目标。

瞅准时机,血睚眦正要扑上,突然它四周出现了五个人,把它团团包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被发现了?怎么可能。血睚眦仍不死心,止住作势欲扑的架势,慢慢伏下身体,却听其中一人哈哈大笑,手握狼牙棒指着自己所在,喊道:“哈哈,你这畜牲还不束手就擒,看你这次往哪里跑!”说着便冲了过来,血睚眦一惊,一下子扑出,躲过狼牙棒的挥击,身体灵活的扭曲,一爪向那人抓去。那人挥舞着沉重的狼牙棒却是把周身舞的密不透风,一爪过去就和狼牙棒碰了个面。只听“铿锵”一声,仿佛金铁相击的声响,血睚眦牙齿一禁,爪子隐隐生疼,自己的爪子锋利坚固无比,寻常钢铁都能划开印子,但这人的狼牙棒也不知道什么质地,重如山岳,自己一击上去,竟丝毫讨不了好。那人又畅快一笑,“好,爽快,看我的伏虎势,来降伏你这头怪物!”就见那人右臂突然鼓起,肌肉膨胀,那狼牙棒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形,猛的向下一击,血睚眦一下橫移灵巧地躲过锤击,但那狼牙棒敲在地面竟然震的自己脚下一处地面一阵摇晃,并且冲击的烈风袭来,血睚眦一个不稳就要摔倒,那狼牙棒作势横敲,眼看就要把它砸成肉泥。

血睚眦心猛的一跳,双爪猛的用力向袭来的狼牙棒挡去,就听“轰”的一声巨响,血睚眦这下被震的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暗想不可力敌,先逃出包围再寻他们的晦气,它双眼快速扫过,就看到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站在一起正紧张地看着这边,两人一看就是软柿子,从他们这处突破最佳。于是血睚眦借着被震之力一个翻滚就朝那两人窜去,一个飞跃扑去,那两人好像是惊呆了,一动不动地望着。血睚眦心下正自得意,眼见就要逃出重围,但就感觉自己失去了下半身的感应,往下一看,就见自己竟然被横斩而断,那刀太快,以至于自己的下半身还在地面往前飞窜了十几米倒了下去,血睚眦一下就感觉失去了所有力气,上半身紧接着摔落地面。

此时金不凡手握破刀,双眼金光渐渐敛去。旁边陈一新和李山亮同时呼了口气,齐进从旁边跑过来盯着血睚眦的尸体,舌头在嘴唇旁舔了一下,显然是意犹未尽。“小兄弟好快的刀,什么时候和我切磋一把?”

“雕虫小技而已,怎么敢再次献丑。”金不凡忙谦让,他可不想招惹这个武痴。

“小兄弟刀法不凡,这次可是全靠你了,那怪物速度太快,只有比它更快,才能干掉它。”邓龙在一旁拍了拍金不凡的肩膀。

“陈掌柜的普气散才是功劳啊,没想到这粉末竟然能隔绝血睚眦的感知。”金不凡忙转移话题。

旁边陈掌柜的一挺胸,满脸横肉的脸上浮现傲然的神色,“好歹我也是百宝斋的一个掌柜,身上还是有些东西的!以后你们缺什么尽管来问我要,这次我可是带了不少好东西。”

“这血睚眦就是对自己的感知太自信了,却没想到有这普气散,有这普气散涂抹在身上,就能消除身上的气味,等我们在不远处埋伏好后,就等它入瓮。并且埋伏圈故意留着陈掌柜和李山亮作为弱点,让它在逃跑的时候必然选择这个方向,然后只要守株待兔,等它上钩就行了。”陈超在一旁解释道。

原来刚才陈掌柜的正焦急间,手不经意摸到了怀里的普气散,就突然心生一计,和众人商议后布下了这个埋伏之计,终于是把血睚眦这心头之患除去。

邓龙道:“这次灵山估计因为重宝出世的缘故,已经使得山上的各种怪物发生了异动,虽然不知道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血睚眦一直在灵山上活动现在却下山来看,灵山上面肯定比以前更加危险。”

众人都点了点头,脸上不禁露出担忧的神色。陈一新道:“不管这次有什么变化,我都要上山,我女儿的病情已经拖不得了,这次我亲自跟着来,也是表明我自己的决心。”

“我和李兄都不会放弃的。”金不凡简短了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李山亮一旁也点了点头。

“那好,现在天已经亮了,我们就继续赶路,这次需要加快步伐,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变化。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几天不休息也支持的住。”

众人随着邓龙继续赶路,这次换成齐进背着陈超,显然齐进看上去瘦,其实力气最大,浑身用不完的劲,背着陈超赶路脚步也丝毫不慢。

这天陈超在前面探路回来,双眉微蹙,脸色有点奇怪地道:“前面似乎出了什么事情。”众人跟着陈超走了百米,就见眼前突然一片开阔,原本茂密的树林已经消失不见,前方的空地上正站着许多人,密密麻麻不知有几何。而最前方却有一处大路,大路口有一身着白衫的青年坐在一个石墩上,修长的身材,脸庞甚是清秀。这年轻人双手怀抱着一柄剑,这柄剑虽在剑鞘之中,但见这剑鞘古朴典雅,不是凡品,可见其内中必是一把宝剑。

陈超一指那青年所在的方向道:“前面就是灵山真正的入口了。”原来众人紧赶了四天的路,终于是真正的到了灵山的山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