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一刀豪侠

第5章 陷阱

齐进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赶了一天的路,搞的我真是闲的紧,正好借这怪物活动活动筋骨!”

邓龙摇了摇头,“你啊,总是这么静不下来,这个怪物可不好对付,你看这几个人,肌肉皮膜都练的不错,显然实力不一般,估计在武者级中段之上,如此也被轻易偷袭杀死,你要是一个人去,还不一定讨得了好!”

“大哥所言极是,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个怪物应该是血睚眦。睚眦者,豹身龙首,性格刚烈,好勇擅斗,嗜杀好斗。血睚眦为睚眦的远亲,继承了睚眦的嗜杀之性,并且残忍异常,平时善于隐匿,非常狡猾,如果不小心,很容易着了它的道。”陈超严肃地道。

“那现在怎么办?”李山亮脸色有点难看,“总不可能一直守着不休息吧!”

“必须要除掉它才行,如果我们一夜不休息,并且处于高度的警惕状态,太过疲惫,并且以后赶路的时候,这怪物就像跗骨之蛆,指不定我们会被偷袭。这样吧,我和阿进还有阿超一起猎杀它,剩下的人先警戒,等我们回来再说。”邓龙看向林玲道,“林玲,你感觉最敏锐,留下来的人就靠你了。”

“放心吧,有我在这里,这怪物再狡猾也逃不过我的眼睛。”林玲整个人一肃,拍了拍傲人的胸脯骄傲地道,从原来看上去一个娇弱的姑娘变成了一个巾帼英雄一般,英姿飒爽。

“咱们走。”邓龙挥了挥手,和齐进跟着陈超一路循着血迹追寻而去。

众人望着邓龙他们离去的身影逐渐消失,陈一新和李山亮一个屁股坐在地上打起了盹,金不凡则走上前来到林玲身边,盘膝坐下道:“林姑娘,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呢。”

“你是不是想说人不可貌相?”林玲瞥了一眼金不凡道。

“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这样的林姑娘应该才是本来的样子。”

“哼,人小鬼大,老娘我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只是。。。”

“只是什么?”

“看到你个少年郎,年纪这么小就不要命地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想逗逗你罢了。”

“看林姑娘这样的心性,感觉才是个少女呢。”

“胡说什么。。。话说你这么年轻就这么有实力了,肯定出生名门吧。”林玲见说不过金不凡,忙转移话题道。

“我自己也不知道出生在什么地方,我刚出生,就被遗弃在一个村子里,抚养我长大的是村子的村长。”

“对不起,好像提起你的伤心事了。。。”林玲脸色一黯,随即又苦笑了一下,“感觉这种桥段哪里见过啊,说着说着就变这样了。”

“没事,村长对我很好,还有村子里的大伙都看待我像亲生儿子和兄弟一般。只是这次出来,我没和他们告别,想一个人找出我的父母是谁,我只是想问清楚为什么要把我遗弃了。他们肯定也有苦衷。。。”还有内心的那股执念到底是什么呢?金不凡没有提起,这种事一说,别人还以为自己练功走火入魔了呢。

金不凡仰起头望向村子的方向,嘴角向上弯起了一个弧度。说到村子就想起了阿秀,好怀念小丫头以前天天叫着自己不凡哥哥,还有她送来的饭菜。一开始味道难吃,一看就是小丫头自己做的,自己还是忍着咽了下去,阿秀看着我难受的样子眼泪都差点出来,后面味道越来越好了,一定是回家后努力改进了,以后一定是个贤妻良母吧。

“看你的眼神,好像在思念谁呢,是不是有喜欢的姑娘了。”林玲双眼一亮,好像抓住了金不凡的把柄,八卦之心燃烧起来。

“额。。。算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吧,感觉更多像是我的妹妹。”林玲目光注视过来,金不凡脸一红,忙躲闪开去。

“其实,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林玲收回了目光,望向了天空,夜空中繁星点点,她似乎在这数不尽的星星中搜寻着什么。“他大概在那边看着我吧。”

“你说的是邓龙队长先前提过,绰号叫‘刀柄’的人吧。”

“你很像他。”林玲回过头打量了一眼金不凡,“他也长的普普通通,但气质不凡,他的眼睛很亮,看人好像都能看穿内心。他很聪明,很多次帮队伍化险为夷,我们都称他是尖刀的刀柄,他更喜欢我们叫他狗头军师。”说道这,林玲妩媚地一笑,如牡丹花开,娇**人。

“看来林姑娘和他关系可不一般呢。”

“被你看出来了,那时候我们两个专门负责队伍计划的制定,他的眼光和大局观很强,而我则对细节的把握很好,说句骄傲的话,我们两个一起可是所向披靡呢。在一起时间久了,自然互相有了感情。在一次任务前,他说完成了这次任务,就会风风光光地娶我。我那时候听了好开心,感觉是一生最幸福的时刻了。可是。。没想到。。。”林玲美丽的眼眸一滴滴晶莹滑落,肩膀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林姑娘。。。”

“呵呵,说着说着又到了狗血的桥段了,其实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放下了,让你见笑了。。。”林玲一拂眼眶,飞快地擦掉了眼泪,脸色一肃,“现在可是危险的状态,我可不能分心了。”

“阿嚏——”李山亮在一旁猛的打了个喷嚏,人一下子翻到了一旁陈一新的身上,陈一新一个哆嗦醒来,就看到一张粘满鼻涕口水的脸在自己胸前擦着,“唉唉,我说你个李三两,你擦鼻涕怎么用我的衣服擦啊,去去去,那边包里拿块布去。”李山亮揉着眼睛坐起身挪到火堆旁边,手不停搓着,“你们有没有觉得奇怪啊,即使现在是晚上还是在森林里面,可这夏天的天气怎么会这么冷呢?”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我们实力都是武者级之上,却会在这么热的天里感到冷。”陈一新裹紧了身上的袍子,感觉像个大粽子。

“这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雾了啊。”李山亮打了个哈哈道。这时,就在他们的背后,雾气中两点红色的光点闪动,迅速靠了过来。

“恩?不好!林姑娘小心!”金不凡大吼了一声。

林玲下意识的往前一扑,就见后方一个影子夹杂着一团雾气划过,“唔。。。”林玲痛哼了一声,右边肩膀被抓破,鲜血射了出来。“畜牲,敢尔!”金不凡一记手刀斩过,“啪”的一声脆响,前方草丛仿佛一阵刀锋划过,齐齐断成两截,就见雾气中一阵晃动,影子已经消失不见。

金不凡双眼一眯,这怪物竟能躲过自己的手刀,速度非常快,而且从背后偷袭而来,应该是血睚眦无疑了,可是邓龙队长他们已经去猎杀它了,它却能回来偷袭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不测。金不凡心下有点担心,眼下这个怪物善于隐藏,刚刚一击不中,必定远遁寻找机会,此情此景又陷入原来的局面,但刚才好歹有邓龙队长他们在,但现在邓龙队长吉凶未卜,队伍少了三个人,剩下的陈一新和李山亮武力应不是对手,如果不快点了结了这血睚眦,恐怕会有不测。

“林姑娘,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我没事,没有伤到骨头!”林玲按住伤口,撕下随身携带的一块布头熟练的包扎起来。她一边包扎一边看下四周,突然眼睛一闪,想到了什么,“我知道了,陈超刚忘记了一点,血睚眦极少情况下会跟着一只比它弱小的怪物辅助。我们刚才周围弥漫着雾气,并且感到天气变冷,这是寒猬身上散发的冷气,血睚眦在这股雾气下偷袭,很难被发现。我们先要找到寒猬,把雾气散去,才能找到血睚眦。”

李山亮和陈一新这时候已经睡意全无,紧张地看向四周,“林姑娘,寒猬现在在这雾气中,但血睚眦也在,我们可别没找到寒猬,先被偷袭了啊。”

“相比被动的等在这里,还是主动出击的好。三两兄,刚刚这怪物差点就偷袭成功,如果这样等着,必定是坐以待毙,凶多吉少。”陈一新慢慢稳住了心神道。

金不凡此时静下心来,微闭双眼,用平时修行时候融入自然的方法,感知周围一切,把周围万物包容于心,一切风吹草动,不在话下。

“那里!”在金不凡的感知中,前方百米内一处气流一收一缩,金不凡猛的睁开眼睛,一个箭步窜出几十米,手刀竖劈一斩,刀气扫过之处,雾气中被分割出一个通道,就见通道前出现一只硕大的白色刺猬正蹲在地上使劲的向空气中喷着气体,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刀气劈成两半,那白色刺猬两半的身体一下子化为冰块,咚地摔落在地面。

失去了寒猬散发的气体,空气逐渐变的明朗起来。林玲见此惊讶地看向金不凡,“小弟弟原来这么猛,有你在,姐姐我可是放下心了呢。”

“还有个罪魁祸首没有除掉,不能掉以轻心。”金不凡仍未露出轻松的神色,神情慎重,在刚刚的感知下,寒猬死后明显有一处地方出现了一丝异动,但马上又消失了,这血睚眦也太会躲了。如果自己出绝招,虽然能把它干掉,但太过惊世骇俗,也暴露了自己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