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一刀豪侠

第1章 入世

金不凡这一年的静坐,心神完全沉浸在自然之中,已经与自然相合。这种修行的方法,并不是村长教他,而是他自己自然就去做了。而这就是他与他人不同的地方,也是他一直所困扰的地方。金不凡从出生到现在的修炼看上去村长教会了他很多,其实更多的是精神和身体深处的一股说不清楚的执念在引导他,这股执念像是一个女人在非常遥远的地方不停的低语,这声音如此的熟悉与温暖,感觉就是他的母亲一般,他想循着这股执念追寻过去,却只能看到一片无尽的黑暗。而他每天不间断的修行,就是为了不断变强,强到能打破这无尽的黑暗,找到这股执念的源头。而不知道是这股执念驱使他这样做,还是因为他为了这股执念生出了自己的一份执着。

与自然相合之中,在金不凡的眼中,万物呈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所有物体内部都充满了无数的光点,这些光点在金不凡的理解中是一种“力”。许多碎石与一整块石头的区别,就是碎石之间失去了力。万物之间有一股奇妙的力,这力就像一根纽带,联系着整体与个体。水之所以能容易分开,就是其中的这个力薄弱。而石头却是每个部分之间的力强的多,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要斩断,就必须破坏这种力。而这种能破坏“力”的境界就是一种意!

树叶之所以半空中突然一分为二,首先就是被这股意所摄,失去了自身所有部分之间的力,就像一个武人突然之间感觉自身力量全无,修为尽失,那只能任人揉捏。

而这种隔空断物的本事,看上去也不难,天元世界的一些武人也能办到,但他们靠的是刀气。气就是真气,是天元世界的武人修炼内功所形成的真气。金不凡早在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在身体里形成了真气,而这是天元世界武人有了内功修炼方法的条件下练二十年都不一定能到达的境界。而金不凡在没有内功修炼方法的情况下,不但自己形成了真气,现在还悟出了刀意!而普通的刀气,只是挥刀鼓动空气所形成的气,那只是刀震动空气形成的气流,这样的刀气只具其形,而威力却只是普通的气体切割而已。真正的刀气,其中有武人的意在其中,就像一具尸体有了灵魂,这样的刀气无坚不摧!而像金不凡这样直接用意就斩断了树叶,意已经具其形,有形则能斩,这已经踏入了意的深层境界!

金不凡每天就静坐在那里体会意境,而阿秀每天风雨无阻都来送饭,看到金不凡闭着双眼端坐,她都悄悄走到近处把饭放在地上,在远处看上几眼才走,她想劝他回去休息下,至少清洗下换身衣物,但她知道她不能打扰到他。而每次阿秀在旁边,金不凡嘴角都不禁泛起一丝笑容,感觉自己这么多年辛苦的修行,阿秀都默默陪着自己,自己因为她而丝毫不感到寂寞。但他始终觉得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虽然他看上去和村里的人没什么两样,但他内心的那股执念却始终让他排斥这个世界,他知道阿秀对他的那份心,但他却始终无法面对他自己,究竟自己是谁,从哪里来,他的父母是谁,这股执念到底要他做什么?

眨眼又一年过去,到了新一年夏天的一天下午,村中热火朝天的铁匠铺温度比外面炎热的天气温度还高了好几倍,但铁匠铺中的众人却都精神昂昂,眼光都盯着一个壮汉手中的铁锤,随着一个大汉对着一块像是黑铁一般的刀上重重敲下一锤,周围一圈壮硕的年轻人都兴奋了欢呼起来,那大汉眯起双眼,本来紧抿的双唇也不禁露出笑容。村长从门口冲进来,“陈老大,成了?”“嗯,不错,终于成了!”“好,我马上给不凡送去让他看看!”说完村长就操起那黑铁刀就走。陈老大摇了摇头,和当年一样,还是那么急性子。

村长兴冲冲从村里跑出来,一路到了忘忧林一处湖边。就见阳光洒在湖上,就如点点闪耀的金色晶体,而周围一片绿色的植被,围拱着湖水,如草木从天迎接了雨水汇聚成一汪点缀着上天恩赐黄金的清水,但在这片瑰丽的景色中,村长的焦点却被一处草地上端坐着的青年所吸引。

这青年双眼紧闭,全身脏兮兮,头发蓬乱,衣服烂的挂在身上一般。在他周围,并没有风吹过,空气中却不停卷起大小不一的碎石,而那些石头每一次卷起,就像被无数刀锋斩过,碎成粉末,但落下时却像被某种巨力揉搓碾压,又合并成一块块石头。

村长慢慢走到青年的跟前,还未到近处,就见那青年突然睁开双眼,那一双眼睛原先黑色的双眸突然向金色转变,村长一看他的双眼,就感觉身体不受控制,马上要散架,如果现在有人过来,村长绝对是案板上的鱼肉,随便宰割。

村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时候青年的双眼逐渐黯淡下去恢复了正常,村长这才恢复了身体的控制,但双腿还是有点发软,索性站在原地道:“不凡呐,那块石头终于可以用了,这近两年时间,我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啊!”说着递过来那把黑铁刀,这把刀非常短,比菜刀长了那么几寸,样子奇丑无比。“就是这材料和我们世界上的其他材料好像有某种排斥性,其他材料无法和它互相熔炼,只能锻造出这样不伦不类的刀。”

金不凡接过刀,身体又有了某种感应,就像当初初次看见的那种熟悉的感觉。“无妨,对我来说,万物皆可为刀。”村长点了点头,“看来你已经到了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境界了,这把武器既然已经锻造出来了,你就拿着,虽然丑了点,但这刀坚硬非常,不是寻常可比,就当做村里大伙的心意。”

金不凡眼神突然黯然了下去,抬手握着胸前金色的晶石,低头沉默了半响。村长注视着他,已经看出了他的心事,“不凡,你是想离开村子到外面闯荡了是吗。”金不凡抬起头,眼中的犹豫已经不见,“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我的身世,我的未来,我想出去看看!”村长叹了口气,“我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的,但没想到这么快,不凡,你就放心去吧,不过阿秀对你。。。““请您等我离开后再告诉她,因为我不想她跟着我遇到危险。。。”

这一天,一个青年腰间系着一把破刀,从一个无名的小山村而来。开启了一段传奇!

村长默默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眶也不禁有点湿润。虽然早知道会有今日,但他内心终归非常不舍,养育了十七年的孩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人,而他的眼睛仿佛能斩断万物。这样的年轻人要去外面的世界里闯荡,就感觉雄鹰在天空翱翔一般。但他的身世始终是他的心结,这次他不想和村里的大伙道别,也是想单独的面对自己的命运,不想牵连村子里的人。

就在金不凡悄悄离开村子不久,村里的其他人却都不约而同的集中在村门口,一个个望着他离开的方向。“这孩子真是的,我还想今年把我女儿嫁给他呢!”陈老大叹了口气。“唉,他始终放不下。”“是啊,他这十几年里心里肯定一直想知道他的身世。”“第一次看到这孩子,就觉得他肯定不是凡人。”“呵呵,说不定是天上战神转世呢。”“放心吧,不凡的本事你们还不知道么?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们村里的大人就都不是他对手了。”阿秀站在她爹陈老大身后,眼睛噙满泪花,十五岁的她已经亭亭玉立,如含苞待放的鲜花,大大的眼睛,如远山的眉毛樱桃的小嘴,细腻雪白的肌肤透着红润充满了乡村自然的美。“不凡哥哥,我一定等你回来!”阿秀擦干了眼泪,双眼露出坚定的神色。

村外忘忧林是到达离这里最近的望山城的必经之路,这片忘忧林虽然景色怡人,在其中呆一段时间就能忘记心中的烦恼丢掉身上的包袱那般。但这片树林非常之大,猛兽横行,如果没有经验丰富的当地猎人带路,十个进去九个都进了林中怪物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则永远在里面转悠。而此时忘忧林中,却有一个身影不停向着出口方向飞速行进,每次碰到沼泽陷阱或者猛兽的巢穴,这身影都能提前变换方向绕过。这个身影便是金不凡,金不凡从小就在忘忧林中修行,现在在其中穿行自然轻车熟路,丝毫难不倒他。

一个星期后,金不凡已经来到了忘忧林的出口。“再过去就是另外一片世界了。。。”虽然以前无数次走到这里,但都没有踏出那一步,因为他知道,他和别人不同,未知的身世困扰着他,未知的命运和奇异的本能不停指引驱使着他。望着树林的出口。金不凡那双黑色透着金光的双眼逐渐坚定,脚下一震,消失在了原地。

出了忘忧林,在离望山城十公里的地方仍是荒凉不堪,但前行到五公里处,已经逐渐有道路修葺的痕迹,也慢慢有了人,而路上的行人一个个双目炯炯有神,背上或腰上都系着刀剑,行走之间步子稳健,一看各个都是练家子。

一路向着望山城的方向前行,路上武人越来越多,并且看到有三三两两武人组成的小队,这些武人各个衣着各异,还有些武人两两相对站着,剑拔弩张,眼看就是要打起来的样子,而旁边更是“乒乒乓乓”刀剑相击,显然是另外一些武人已经捉对厮杀了起来,这些人有的是互相交谈后见猎心起,互相切磋,有的是为了了结恩怨情仇,而有的则是一些黑道上的买卖。

之所以尚武之风如此,就是因为天元帝国奉行弱肉强食的规则,在如此规则下,所有人都必然会去习武,而没有武功走在路上就像一个脱光的美女,看到她的人都会忍不住扑上去。虽然在城外如此随意,但如果进了城里,就必须遵从城里的法律,不得胡乱拼斗,如果违反,就必然被城卫军抓起来,基本结局都很悲惨,这也是为了建立帝国在武人心中强大的威信。而路上的行人看到打斗都极少有驻足观看的,大多不当一回事,看了眼就离开了。

“望山城虽然地处偏僻,但如此之地却也有这么多武人,城里不知道有没有人能认得出我胸前这块晶石的来历。”金不凡暗忖,想调查自己的身世,从这块村里无人能说出来历的晶石来入手,显然是最佳的选择,而与自己同样有所感应的这把黑刀,以后再问不迟,因为这把刀的原材料——天外飞石,说出去估计别人也会当做笑话,即使相信的也不可能知道来历,毕竟是天上掉下来的。

刚想着,就见周围的武人渐渐汇聚在了一起,慢慢组成了一条人流,人流的尽头赫然是一座城门,上书“望山城”。城门口两旁及城墙上站着一个个戴甲的军士,一个个体格熊健,双目有神,显然都是好手。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