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生死源经

第51章 一阶圆满,金刚巨猿

“师弟,我们回去吧。”

良久,白依依抬起头来,神色平静的说道,平静到好似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呃…好。”金卫唯唯诺诺的开口,先前在山洞时那嚣张的气势,此时早已消退得一干二净。

运转元力猛的踹了两脚,踩灭了篝火后,两人就这样快步的离开。

一路上,白依依表现得十分安静,再没有和金卫说过一句话,这让他感到十分的忐忑不安。

“这样根本不是办法啊!”一声不响的跟在师姐身后,金卫感觉到气氛过于压抑了。

“哎,毕竟是自己理亏了,还是道个歉吧。”金卫想到这,便赶身跃过白依依,拦住了她。

身前,金卫的身体停了下来,满怀心事的白依依没有发觉,竟是措不及防的撞了上去。

少女柔软而玲珑的娇躯紧紧贴在金卫的胸膛,那种柔软的触感,令得他忍不住的哼了一声。

此情此景,白依依则是俏脸通红,连忙退后,但却被金卫抓住了玉手。

“师姐,刚才的事,对不起。”金卫低下头看着她,郑重的说道。

嘭!

正当白依依想要开口说话时,布满着枯叶的林间,地面突然轰隆的颤抖了一番,树上的叶子被震得满天飞扬。

随即而来的是一道充满着暴戾的嘶吼声远远的传入于耳。

金卫顾不得深情演绎了,视线顺着嘶吼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得一头约莫一丈高大的金黄色巨猿,正挥舞着它那重如铁锤般的巨掌,暴冲而来。

“一阶大圆满荒兽,金刚巨猿。”金卫仔细看清了巨猿的实力,凝重之色顿现。

“师弟,该怎么办?”

金卫看向白依依,少女俏脸略微有点发白,这明显是受到金刚巨猿等级的压制所带来的反应。

毕竟她不是金卫,没他两世为人经历过无数危险,早已经习惯了越阶战斗。

“不要怕,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金卫微笑着坚定的说道。

正对着巨猿的狂暴冲击,金卫率先将她的身体向自己身后拉了拉。

“师姐你在这里等我。”

金卫一声轻喝,身形已是冲了出去,直接是带起地动山摇般的步伐,犹如一道闪电,快若奔雷般。

唰!唰!唰!

一人一兽掠过,狂风掀起满地枯叶。

然而就在双方即将轰撞的霎那间,金卫的身体猛的斜跨一步,在白依依看不到的死角中,死之力凝聚掌心,飞快的汇聚,缠绕而上。

金卫右手划起刁钻弧度,就在那金刚巨猿冲过来的瞬间,黑光乍现,一抹寒光印在了它的胸膛上。

嘭!

金刚巨猿被金卫这强力的一掌狠狠的攻中,如同被弯弓射出的箭,接连撞断了后方的几颗大树。

轰隆!

大树倒下之际,连大地都是震开了数道深浅不一的裂痕。

“吼!”

剧痛令得金刚巨猿几欲疯狂,它凭借着空气中的味道,再度转身疯狂的对着金卫冲击而去。

浑身的金色鬃毛,犹如钢刺一般的竖起,俨然一座钢铁堡垒。

金卫盯着那头对着他再次冲击而来的金刚巨猿,眼中并没有露出慌张,反而是掠过一抹兴奋之色,脚掌一跺,居然是想与其硬碰硬。

这是一个可以检验自身实力的好机会,自突破了胎息境中期,他还没有真正的战斗过一次呢。

那晚临阵突破,对战两名黑衣人时,是二长老及时赶来,而今日一早遇上的两名不称职的劫匪,则是实力太低,让他根本无法发挥突破中期后的全部实力。

“一阶大圆满的金刚巨猿?嘿嘿,正好让我瞧瞧自己的实力到了何等层次。”

行进间,金卫一掌轰出,犹如迸射而出的长弓,擦过空气发出吱吱声!

又是一个斜跨,右掌在师姐的视线不及之处,死之力暴涨,犹如一道死神镰刀,闪电般的自那金刚巨猿腹下划过。

嗤!

鲜血一下子就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

吼!

腹中传来的剧痛,使金刚巨猿那双眼珠顷刻间通红了起来,本就硕大的身躯,竟是陡然膨胀了一圈。

“狂暴了?”金卫见状,眉头一紧。

在他的声音刚刚脱口而出时,金刚巨猿那壮硕的身影已是轰然逼近。

“来的好。”

金卫双目一眯,步伐猛的踏出,五指并拢,带起一股极为凌厉的劲风,快若闪电般的对着巨猿轰去。

轰!轰!轰!

两道身影不断的纠缠着,如此约莫一刻钟后,那金刚巨猿终于是承受不住这种消耗,庞大的身躯犹如山岩一般轰然倒地。

见到终于耗死了这巨熊,金卫如释重负的抹去额头上的汗。

“看来以胎息中期的境界对上一阶大圆满的荒兽还是有些勉强。”金卫气喘吁吁的说道,紧接着蹲下身子,伸手直探巨猿的脑袋。

“你这家伙,真的是太变态了。”

一直沉默的白依依走上前来,看着倒地的巨猿,忍不住咋舌。

“哪里变态了,就这实力,还差得远呢。”金卫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到现在还只会一种武技,杀敌手段太单一了。

不然的话,干掉这头猿的过程会更简单,看来,这次回去后要多修炼几门高阶武技傍身了。

“要是你这实力还差得远,那这世上就没有强者了。”白依依撅了撅嘴。

在没遇上师弟之前,她根本就不会想象得到,胎息境这个境界还能这么厉害。

这一路过来,她是有眼目睹的,师弟每一次的战斗都是极其凶险的越阶而战。

若是换做其他胎息境武者遇上,恐怕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但他遇上却是每战必胜。

这些在她眼中都是足以心惊胆颤的危险,在他的眼中,仿佛微不足道一般。

白依依眼波流转,望着那蹲下身子收取着兽晶的少年,那有些认真的脸庞,散发着一种寻常青涩少年不曾具备的气质,竟让得她俏脸微微的有些绯红。

“师弟,你刚才的话算不算数?”白依依低下头,用连自己都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问了一句。

“嗯?师姐是你在说话么?”背对着白依依的金卫,疑惑的问道。

“没。”

“哦,那是我听错了。”金卫先是挠了挠头,随后又是咧嘴一笑。

看见师姐恢复了以往的状态和他说话,他忐忑的心情终于是放松了下来。

这位猿兄,你死得不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