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为了逝去的青春

第65章 活鱼的水面不结冰

入了冬,我很少赶集,我们这儿的集说起来就是一处农贸市场。有的地方说场,有的地方说圩,我们这儿说集市。后来嫌带着个市拗口,就干脆把后面的市省略了,叫集了。

集是老集,年代很久了,具体起于什么年代,也无从考起了。集在我们村的西面,10天4个。

恰巧数九的这天,妻子要烙煎饼,早早地就去打糊子了。糊子就是把花生、黄豆、小麦一起放到电磨里加水磨出的浆。妻子在走之前安排我:我分不开身了,你去赶集吧,这两天,宝刚想吃鱼,你看着买一条吧。宝刚是我的小儿子,今年才5岁。

领了老婆的“圣旨”,我不可怠慢,急匆匆地来到村西的集市。天虽冷,人还是不少,大家都急急惶惶地购买着自己需要的物品和蔬菜。我首先来到了鱼市。

鱼市上的人不少,摊点也比平时多了几家。因为再过几天就是冬至了。冬至在我们这儿叫“数九”,是进入真正冬天的开始。俗语说: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抬头望柳;七九六十三,路上行人把衣搬;八九七十二,耕牛遍地是;九九八十一,家里送饭地里吃。九九复九九,麦子入了口。我们这儿有在数九喝羊肉汤的习惯,还有女儿给娘家送羊腿的习俗。现在羊肉贵了,很多女儿就买黑鱼替代,表示个孝心。

我在一个摊点前站住了。因为这个老板卖的鱼都是活鱼。买鱼我一般都是买活鱼,死的白送也不要。我看中了一条白鲢鱼,是里面活得最欢的一条,也是里面最大的一条。一称,3斤半。好,就这条!

我把鱼拎回了家。老婆看我买了这么大的一条鱼,忙把她洗衣服的大铁盆端了出来。我把鱼忙放了进去,鱼儿也许是在方便兜里憋屈的原因,入了大盆,一个翻身,用尾巴啪啪地拍了拍水,就钻进水里,舒展着自己了。

看着鱼儿的游动,我的心禁不住地抖动起来。鱼啊鱼,你知道我为什么买你回家吗?就是因为想吃你的肉啊,吃了你,我和我的孩子们才能身体强壮,脑筋灵活,才能有更多的精力去做一些我们自认为有意义的事。

鱼是不知道我此时的心理的,只是在水中来来回回地游动,快乐而幸福。在这条鱼身上,我看到了从容和平静,坦然和热爱。

快要入九的天,作为我们鲁南的天气来说,已要到滴水成冰的时候。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说今晚将有一场寒流从北向南,影响我国东南部。受其影响,我处的降温达到8摄氏度。也就是说,明天我们这儿的温度最高也就零下六七摄氏度了。

不到晚上,我就觉着冷了。赶紧躺到被窝里看书,看着看着,我竟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了。老婆早就起床了,正在做着她揽的一些加工的活计。

我忙穿衣起床。当打开屋门,一股寒流扑面而至,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妻子说,多穿点衣服吧,今天特冷。

我只好又加了件厚线衣。走出屋门的时候心里才感觉到有底气。是啊,夏和冬是气候的两个极端,是对人自身物质和体能的两个挑战,只要能把这两个极点跨越,四季就不在话下了。

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好像下了一地的雪,我知道,那是霜,是湿气遇冷而显现出的状态。脚下的土路铁硬铁硬的,有着金属的质地,完全失去了母亲般柔性的亲和力。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寒流的缘故。这是没办法的事。

所有的水都结冰了,很多的生机都在冬日里低下了他们不可一世的头颅。面对大自然,所有的生机都只有叹气,我就想大自然的强大,我们谁也抗拒不了她。在大自然面前,人真是太渺小啊!

我猛然想起了昨天买的鱼——那条在水盆里欢腾的鱼。在这么冷的漫漫长夜里,一定会被冻死的啊!

我忙向盛鱼的水盆走去,水盆在自来水龙头旁。水龙头已经冻住了,再也流不出一滴水了——只流着一段长长的冰凌,要用水只好用开水烫了。几个有水的盆里也都结着冰,可有鱼的那个例外。水还是像昨天上午那样清澈着,一点儿冰凌也没有。鱼儿在自由自在地游,很欢实,欢得一个水盆里都是生机了。

我真的很惊喜。这个盆里的水怎么没结冰呢?我问妻子,妻子看了一眼鱼,说:还作家呢,这一点翘头都看不出来?因为这个盆里有鱼,你看鱼的这个欢腾劲,水面能结冰吗?

妻子一语道破天机。是啊,无论一个人或一个家庭,只要充满活力,充满激情,即使是再严寒的季节,自己的“水面”也永不会结冰!因为,你的活力融化了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