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为了逝去的青春

第62章 弯腰吃草

一只羊儿,白色的。领着只羔儿,也是白色的,在草丛中低头吃草。在饱她的奶。奶水足了,羔儿才能幸福地长。

那儿的草不肥,黄黄的,营养不良的样子。羊儿弯着腰。为了吃草,羊儿在很久之前就把腰弯了,把腰和腿索性弯成了直角。羊的头伸得很长,在草丛中找可口的草儿。羊吃得很认真,一口一口,嚼得很仔细,小女人似的。有蜻蜓站在一株草上,累得草一弯一弯挺着身子。蜻蜓瞪着双大眼睛,看着羊儿的嘴,一剪一剪的,草儿流出绿绿的汁。来来回回蹦跳着的蚂蚱知道:那是血。草的血。

羔儿不知道,蹦蹦跳跳的年龄里满是新奇,草儿是好东西,奶样的香。羔儿的唇嚼着草的绿,草的香。羔儿只有嫩嫩的唇,牙还软,叶上就残着羔儿的口水,有着羊儿的奶香。

羊儿默默地吃草,在这个日子,只有吃草才是她活着的全部。羊感觉有些累了,就慈祥地看着羔儿,羔儿在调皮,在撒欢。一条蛇蜿蜒而来,蛇是红色的,它被羔儿的欢乐感染了,也想来分享一下。可羔儿怕,慌慌地藏在娘的身下,只留下两只眼睛惊惊地望。蛇儿想,怕啥呢,咱们是邻居,就往羊跟前凑,吐着舌头想和羊说话。羊儿叫了一声,那叫声很严厉。那叫声是在说,你吓着我的孩子了!蛇儿想告诉羊,咱们住得很近的,羊却拒绝了它。羊说你走吧,我的孩子还小,怕你呢!蛇儿有点儿不想离开,蛇儿想,我没得罪你,干吗这么凶呢!羊儿不客气了,伸出了两只角,瞪着两只眼,眼瞪得很圆。蛇儿很生气,只好转过身,扭着她那女人一样的腰,一步三摆地走了。

羊儿用舌头轻舔着羔儿。羔儿偎在羊儿的怀里,羔儿满眼的恐惧。羊儿很爱怜地看着羔儿,羊儿看羔儿那咚咚心跳的样子,很心疼。

有风徐徐流来,水样梳着羊儿的毛发。羔儿渐渐忘却了刚才的恐慌,又幸福地玩去了。羊儿看着羔儿,羊儿很高兴。因为羔儿毕竟不再怕了。

天上有云在飘,白色的,一群一群的。羊儿抬头叫了几声。羊儿觉得很美,仿佛谁在天上牧着他们,让他们愉快地吃草。

吃草是为什么呢?是为了长肥长大。长肥长大是为什么呢?羊儿不敢想了。一想,羊儿的泪就要流。羊儿想,想那么多干啥呢?自己的先人不都是这样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吗?它们之中肯定有很多的智者,可最终怎样了?羊儿想,也许这就是人所说的“命”?羊儿信。

羊儿想,还是教羔儿怎么吃草吧!草是好东西,管肚子不饿,管自己长大。羊儿想,自己这辈子,也就是吃草的过程。有时羊儿就看着那些折腾的羊儿想:别能了,你比谁也高明不到哪去,别觉得一能就不是羊儿了,憨呢!

羊儿发现这儿的草吃得差不多了,便抬头喊了一声。牧羊的是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听到了,看了一下羊儿。男孩正在追着一只大蚂蚱。蚂蚱们惶惶地飞,鲜活了这块草地,使这块草地满是了内容。男孩手里拿着用草茎串着的一穗蚂蚱,就像田里沉甸甸的谷儿。羊儿又叫了一声。男孩这次仔细看了羊儿。男孩发现羊儿四周的草儿光剩下光秃秃的梗儿,梗儿硬硬地戳着天。男孩知道,该给羊儿换个地方了。

男孩又找了一个草茂的地方,比前块草地好一些。羊儿知道肚子没饱,便认真地吃。羊儿弄不明白的是,本觉得饱了,怎么一泡尿下去,肚子又瘪了。羊儿想,只要活着,就得不停地吃草,永远地弯腰吗?

男孩把羊儿拴牢又去追蚂蚱了。羊儿望着男孩,满眼的羡慕。羊儿弄不明白,他怎么就该牵着我呢?是因为我太温存了?太善良了?羊儿想不通,难道善良就该被人用绳牵着过?就该被人欺负?羊儿想不通。

羊儿想,这个造物主真是不公道。有很多的东西,从一出世就注定了。抛开自己不说,就说地上这些开着红花、蓝花的草儿吧,长在这儿,碍着谁了?却要被嘴巴吃掉。也是很残酷的,下场也是很可怜的,羊儿的心颤了,就默默地对着草儿说:对不起呀对不起。

羊儿觉得自己的肚子圆了,饱了。抬头望了一下太阳,太阳活在西天上,像一个熟透的香瓜,熏得整个天地都金灿灿的香。羊儿皱着鼻子嗅了几嗅,真美!

男孩跑了过来。男孩手里捉了几串蚂蚱,有大的有小的,还有怀着仔儿的。蚂蚱串在草茎上,在做垂死挣扎。有几个把脖子都拧断了,勇士一样死在男孩的脚下。男孩没有看到,只是牵着羊走在回家的路上。男孩一边走一边想,让娘把蚂蚱用油炸了,又是爹的一顿下酒菜!

羊儿匆匆跟着男孩走。

羊儿是不愿走进男孩家的。羊儿知道,男孩家有把刀子,很长的一把尖刀,正灼灼放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