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为了逝去的青春

第40章 漫天黄花

那天,我去县城。县城在正北方,距我家40多里,望着身边闪瞬而逝的景象,我明白城市也是我的一块庄稼地,就似我挚心的文学。我有很多的种子要在那儿播种,有很多的汗水要在那儿挥洒。虽然我西装革履,外表上给人一种城里人的假象,其实,我依旧是头顶高粱花子的农人,我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都挥发着泥土的味道,味道是那样的深沉而悠长,醇厚而强烈。

那时,我骑着那辆老掉牙的自行车走在2009年春日的路上,随着村路的坎坷,我的车儿一路欢唱,这条寂寞的路儿登时鲜活起来,满了内容。我发觉我似行驶在海上的一叶帆,随波涛的汹涌在领略着颠簸的快感。脚下的路绳子一样柔韧,一头系在我心上,一头被城市紧紧地攥在手里。城市那边一动,我的心就会莫名地慌起来,痛起来。

此时,道路两旁的麦苗正以奔放抒情的姿势展示她青春的蓬勃,嫩绿成这个季节里最赏心悦目的色彩。随着杨柳的摇摆,荡漾成这个季节的调皮和直率,成为这个日子里最温暖的底色,去湿润我由劳作而愈烈的疲劳和辛苦。

脚下的路逐渐平坦下来,那平坦的感觉仿佛让我这个漂浮者从浩瀚无垠的汪洋里看到了岛屿,那种活下去的欣喜和激动是那样的惊心动魄。

我知道,城市越来越近了。

猛地,我被眼前的一种黄色淹没了,那是铺天盖地的黄,黄得非常纯正。那是晚霞的颜色,里面有金子一样的光泽,光泽是那无孔不入的香,向我扑面打来,我趔趔趄趄,有了一点儿晕头转向。我努力地让自己清醒,我知道这是油菜花,两天时间,她便把原来的绿色全换成了金黄。说起来这两天在春日里很平常,一点儿特殊的内容也没有,可恰恰这两天,花儿一齐绽了,她用生命中金黄的颜色把自己盛开成一种极致的绚丽,成为这个季节里用花朵证明自己的庄稼,成为芬芳地活过、让这个季节无话可说的生命。也许油菜知道,春天是一个挑剔的季节,如果没有艳花,没有芬芳,活在这郁郁葱葱的日子里那是多么痛苦和尴尬啊!所以油菜就用生命的能量,把自己开成这个日子里的一片亮丽的云霞,来美丽我们的视线。

此时我似一条鱼,游进这浩浩荡荡的黄色海洋里,游进这烧刀子酒一样热烈的生命激情里,让那泼辣浪荡的花香拥着我。这时,我似怀春少女,千种风情万种娇媚荡在心头,那是一种全身在飞的感觉。

我知道自己该好好闻闻这香,好好看看这花。因为,花是这个季节和我心对心交流的唯一语言。我放好自行车,来到田头。用手把一株油菜拉至眼前,我被这一小株油菜的开放震撼了。这株油菜很瘦弱,几乎不经意呼出的一口气就可把她弯曲,但她却用小小的身躯撑一蓬云霞,开得异常专注、疯狂。那种疯狂,是不要命的疯狂,是为了开放而不惜一切代价、今日开过明天就死而无憾的疯狂。

望着一望无际的花,嗅着浸人心肺的香,我知道,花香海洋里浩浩荡荡的芬芳都是这一株又一株油菜的开放汇集的。我仿佛看到自己,正伏案在陋室里,用秃笔描述每一株油菜的开放与芬芳,透过每一株油菜的不屈与斗志描述每一个人的生存与顽强,每一篇作品的出现就似每一朵油菜花的开放,在感动着你我,震撼着每一个善良敏感的心灵。这时,我脚下的土地便不安起来,接着便散发出一种黄色的香气,像这浓郁的油菜花香,弥漫开来,越来越烈,逐渐饱满了整个天地,整个天地中的人或物都被净化成了一种颜色——金黄的芬芳。

于是,我明白了这漫天开放的黄花就似茫茫奔波的人海。我骑上自行车,向城市奔去。我骑得飞快,快的原因,是我想尽快地进入城市,进入我的庄稼地,去做一株怒放的油菜花,开出自己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