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陨山记

第19章 风月楼

在这铸剑室,找一个剑鞘,将长剑收入。拿着青峰剑,萧廪便朝外走去。对于之后的剑,未看一眼。

他就是这样,只要适合他的,不要最好的。既然得到青峰剑,他便不去看后面的剑。便是有一把绝世好剑,他也不觉可惜。

他认准的,就是对的。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

走出铸剑室,离开陈家铺。萧廪没有停留,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此行目的,只是寻一把好剑,寻一把中意之剑。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对于之后的事,他的心中,也有计算。既然已经来了这里,他就不会坐以待毙。既然也有人对他出手,那就陪他们好好玩玩。

这皇城之中,有一些地方,是那些富家子弟的专属之地,是让青年才俊流连忘返之地。

这其中,又有四个地方最为有名。有那城东流传千古的武神殿,有那城西威风凛凛的跑马场。有那城南名满皇城的风月楼,也有那城北蕴含书香的才子阁。

在皇城长大的,这四个地方,有三个萧廪去过,只剩下风月楼他没去过。毕竟,当年她还小,去那里,并不合适。

去风月楼,也不一定是为了美色,也有可能,只是纯粹地想品尝一下风月楼的美酒佳肴,风月楼的酒菜,在皇城也是一绝。吃一次,便是回味无穷。

但有些自视清高之人,对风月楼与跑马场却是避之如虎,流连之处,便是武神殿和才子阁。

离开剑之谷,走了不久,萧廪便走到了风月楼门前。大门大开,楼前挂满红布,一排大红灯笼挂在前面。这风月楼,一副喜气洋洋之感。

在其门前,人来人往,进进出出,好生热闹。进出之人,都是一些富家公子。来往之客,皆是达官贵人。

这南方的风月楼,他还没有进去过。不知这里面,是何风景,能让人流连忘返。

手握青峰,萧廪慢慢跨入风月楼。

风月楼有两层,大厅很大,这里面,摆放着无数桌椅。此时,有许多客人正在里面谈笑风生,好生欢快。

在大厅正中,还有一个高台。在那高台之上,有一个舞女,一身鲜红长衫,长长的头发高高地挽起,露出一个小小的脸庞,大大的眼睛精致的鼻子,看起美丽无比。妩媚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柔弱的身躯正在翩翩起舞。仔细看来,令人心动无比。

便是心智坚毅的萧廪,也有那么一丝的心动。这与情爱无关,只是单纯的心动。

‘曾经以为,这风月楼,都是一些庸俗之人。此番一见,这才知道,在这风月场所也有如此妙人’萧廪心中想到。这红衫舞女虽是妩媚,看起却是高贵无比。

“公子请坐,不知要吃点什么?”在这时,一个青年女子走上前来,开口说道。语气轻柔,带有微笑。

萧廪走到一空桌坐下,将青峰放在桌上,这才回道:“来一壶好酒,再来几碟小菜。”

这风月楼,他没有来过,也不知有什么美味,便随意点了。

“好嘞!”一声回答,她便转身离去。

不消多久,便有几名小厮端来酒菜,摆在桌上。速度很快,他也没想到,会是如此之快。这只有一种可能,这些酒菜,都是早也备好,需要何种,便端何种。

而几盘菜肴之上,还冒有丝丝热气。再传入萧廪鼻中,便是浓浓的清香。

“这风月楼风伊人,真是名不虚传,果然是绝代佳人。此次一见,便是深入我心。”在旁边,有人开口说道。

“是呀!在以前,这风月楼还是百花争艳,美人无数。但自从半月之前,这风伊人来了之后。这风月楼,便是她一人的风月楼了。”又有人说道。

“以前我还以为,除了那几个身份超然的贵家小姐,就只有这风月楼的女子,最为动人。但自从见了她之后,才知道,原来之前那些,都是一些胭脂水粉而已。”也有人这样说道。

萧廪身旁,众人议论纷纷。但议论之事,无一例外,都是那高台之上的红衫舞女风伊人。众人对她,无不感惊艳。

从众人议论之中,他也知道了一些事。这红衫舞女名为风伊人,只是半月之前才到这风月楼的。

半月之前,差不多就是他出山之时。

倒一杯美酒,慢慢品尝。看着高台之上的舞女,慢慢欣赏。他今日来此,不只是吃饭喝酒看美人,有一个计划,便是从这里开始。就看看,是谁有那荣幸,成为他计划的开端。

他耐心很好,不急这一时。这开端之人,不能随便。在这皇城之中,必须是有身份地位之人,才可入他法眼。

寻常达官贵族,对于他的计划,根本没有任何帮助,只会惹来一生骚。

红衫舞女跳完一支舞,便朝前鞠了一躬,下了高台,朝内院走去。换来的,是一个身穿白衣的清秀女子,看起清纯可爱。平常看来,也是引人遐想的美丽女子。

但刚经过红衫女子的惊艳,对于这相貌相对平庸的女子,众人都对白衣女子没有兴趣。

台下之人,皆是举杯饮酒笑语相谈。言语之中,总会出现风伊人之名。对于高台子上,白衣女子的精彩舞蹈,却是少有人欣赏。

萧廪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白衣女子翩翩起舞,却也是觉得优美好看。他不拿之与红衫舞女比较,每个人,都有她的美。用心去看,就能发现,那与众不同的独特之美。

看白衣女子的舞蹈,让他心中平静无波。心中的戾气,好似都消失殆尽。

就在这时,门外走来两位公子。一身华贵的丝绸锦衣,一双目中无人的眼睛,很是嚣张。自身的傲气,毫不掩饰。

两人走到高台前站着,双眼看着台上的白衣女子,眼中露出一丝不屑。

“老板!你们风月楼,还拿这些过时的舞女出来,怎么不见风伊人的身影?快将她叫下去,让风伊人上台献舞。”其中一人,对着高台,直接开口说道。对于台上之人,丝毫不留面子。

“吴公子!凌公子!您二人来得真是不巧,我们伊人这才刚下台太不久,如今也是累了。要不您们明日来早一些,定能看到伊人舞姿。”这时内院快速赶来以为老妇人,毕恭毕敬说道。

她是这风月楼的老板崔姨,也可以说是一个管事的,真正的主人,站在幕后。只有出事之时,才会出手解决。寻常时候,都是只管收钱。

“她面子有多大?还要我明日再来。你快去把她叫出来,再跳一次。”吴公子大声说道。语气嚣张,没将崔姨放在眼里。

“吴公子!实在是对不起,伊人已经休息了,不会再跳了。”崔姨这样说道。

要说其他人,跳完下台了。有贵人点她,再叫出来,为之跳一次舞,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伊人,却是不一样。她的身份,并不简单。便是她风月楼管事的身份,也是对之毕恭毕敬。

“休息了,在哪间房?带我们去见她。不能欣赏他优美的舞姿,去结识一番也好。”拉住要暴动的吴公子,凌公子笑着说道。

他们二人,对于这风月楼的风伊人,觊觎也久。在初见之时,便心中痒痒。

以前,像这种头牌,都是有明码标价的,或是价高者得。但这次,头牌风伊人,好似与以往不同。

“凌公子说笑了,没有伊人的允许,不能带你们去。”崔姨也是收起笑容,淡淡地说道。能在这皇城之中,支撑着怎么大的风月楼,背景又岂是寻常。

即便是两位公子背景强大,但身后之人,却不一定能为了他,与风月楼背后之人为敌。

“今日我还非见不可了,要么叫她出来,要么我们就自己进去找了。我看在你们这风月楼,有谁敢阻拦。”吴公子忍不住,怒声说道。

对他们来说,崔姨的态度,是一种羞辱,在这皇城,除了少数几个背景深厚之人,还没有人能拒绝他们。

今日前来,不达目的不罢休。

在风月楼二楼,一个房间之中,红衫舞女风伊人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一幕。脸色难看,眼中露出一丝怒色。在其中,还有一丝不屑。

对于这些仗着家中势力,出来胡作非为之人,她最是不屑。

“吴公子!您这不是为难我吗,我……”崔姨面露难色,这样说道。但话还没说完,便被萧廪打断。

“两位公子,我知道她在那里,我带你们去吧。”这时,萧廪站了出来,开口说道。对于这吴公子与凌公子,他大概猜到是何人了。

听见有人说话,凌公子与吴公子都转头,看向萧廪。见是陌生人,文文弱弱的模样,看起清秀柔和。

他们不认识萧廪,虽是听说皇长子萧廪回来了,但也没有见过,也就认不出萧廪。此时见之书生模样,心中也是信了几分。

“你是谁?你这么知道?”凌公子看着萧廪,开口问道。

“我是谁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她在哪里,我能带你去。”萧廪回道。对于这二人,他不愿多说,多说也是无用。

两人相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出一丝喜意。心中便下了决定,要去瞧瞧。

“好!就相信你一次。”吴公子开口说道。

他们觉得,萧廪就是一个想攀附他们的小角色,想以此邀功,不敢欺骗他们。况且,要是敢骗他们,他们绝对会让萧廪生不如死。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便带你去。”萧廪转身,看着崔姨,又开口问道:“我这酒菜多少银子?”

“不用!不用!这次的,算我请您。”崔姨连忙答道。此时对萧廪,她也是心生感激。这两位公子,她实在是不愿与之打交道,此番萧廪要将之带走,也是一桩好事。

至于萧廪带他们二人去找风伊人,她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此时,风伊人就在楼上。倒是对萧廪,还有一丝担心,骗了两位煞星,又岂能好过。

“那就多谢了。”萧廪也没有推辞,这样说道。话音一落,便带着两位公子,朝外走去。

在二楼的一个房间中,风伊人看着萧廪离去的背影,眼中露出一丝好奇,嘴上喃喃自语说道:“这人好生熟悉,却也想不起来。不过,看他气度不凡,绝不是寻常人物。”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