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谱写生命的乐章

第294章 别把自己当弱者

文/姜钦峰

她出生才三个月的时候,医生诊断她得了先天性白内障,就算做了手术,视力也达不到0.1,这等于宣告她一辈子都将是瞎子!当地流传着这样的习俗:谁家生了看不见的孩子就是上辈子缺了德!这让父母很丢脸,于是商量再三,决定遗弃她,幸好姥姥及时赶来把她抱走了。十个月大时,姥姥带她去医院做了眼睛手术,左眼视力恢复为0.02,只有光感和微弱色感,右眼完全失明,她的世界几乎只有黑暗。

在姥姥的严格管教下,凭着过人的听觉和触觉,她学会了单独出门,甚至拿东西也不必摸索。长大后,她进入盲校学习钢琴调律,毕业后分配到一家钢琴厂,可惜好景不长,最终也失业了。

得找份工作养活自己才行,那时北京有二十多家琴行,她就一家一家上门去应聘。无一例外,当她介绍自己是盲人时,别人先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随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盲人还能调琴?没听说过。”试也不试就把她打发走了。

连吃了几次闭门羹,她有些沮丧,谁叫自己是盲人呢?不被人们信任也不足为奇。那天走在大街上,她忽然灵机一动,反正我可以感觉到光,能做健全人做的事,下次应聘时,干脆冒充健全人。拿定主意后,她又来到一家规模较大的琴行,果然,经理没看出她有什么异常,拿了一台琴给她调,她调得很准。于是经理又找了一台破琴给她修,工夫不大琴也修好了,经理大为折服,当即拍板:“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又能调又能修,还非常熟练,你明天就来上班,月薪八百。”在1996年,这是很高的工资了,她心里暗自得意,真没想到略施小计就马到成功!

哪知道,经理却准备让她做售后服务,也就是琴行卖出钢琴后,由她上门帮顾客调琴。偌大的北京城,四通八达,自己怎么找啊?一定会穿帮。她犹豫了一阵,只好如实相告:“其实我是盲人。”经理一听,吓了一大跳,“盲人?真没看出来,听说过盲人可以调律,但没想到你能调得这样好!”经理这句话让她美滋滋的,心里重新燃起一线希望,于是趁热打铁:“盲人钢琴调律在欧美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我学的就是欧美先进技术,一定会让用户满意,也能给琴行赢得好的信誉。”经理接着说:“你的技术我看到了,也能相信你调得比别人好,但是你的工作只能是上门为用户服务,钢琴卖到哪儿,你就要走到哪儿,没人带着你,你能找到用户家吗?再说,路上那么多车,要是你在路上被车撞了,我还得负责啊!”经理的话虽然说得直白了点,倒也合情合理,看来她只有打道回府了。

可她还是站着没动,稍加思索便反问道:“北京市一年要发生许多交通事故,到底撞死了几个盲人,您知道吗?”

“不知道,没听说有人统计过。”经理真被她给问住了。

“我来告诉您吧,一个也没撞死。俗话说,善泳者溺。我们在视觉上是弱者,但我们在听觉和触觉上是强者。”短短几句话有理有据,步步为营,还不乏幽默风趣,把经理给逗乐了:“没想到你还挺幽默,不过……”她听到经理话锋一转,情知不妙,赶紧打断:“这样吧,您先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去熟悉大街小巷,到时候您再决定要不要我。”话已至此,面对一个盲人女子,哪怕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忍断然拒绝,经理被她的睿智和执著感动了,说:“你要是能胜任,我非常乐意把这份工作给你!”

一个月之后,她果然熟悉了全市的交通和地理位置,顺利得到了这份工作。毕竟是个盲人,她在克服了无数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之后,渐渐在琴行站稳了脚跟。一干就是几年。因为技艺精湛,她的名声越来越大,那家琴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就在老板准备重用她时,她冷静地炒了老板的鱿鱼,开始做个体钢琴调律师。她就是著名的第一代女盲人钢琴调律师陈燕。

回首艰难往事,她一脸灿烂地说:“不管别人怎样看待,你首先不能把自己当弱者!”

不管别人怎样看待,你首先不能把自己当弱者。我们自己相信自己坚强,自己是自己强大的精神支柱和动力支持。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