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大胆说出你的爱:最经典的爱情散文(时文选粹)

第138章 红色的初恋

◆文/涛声

我是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孩,从小无忧无虑,我的生活中从来没有阴天。虽说学习比较枯燥,可是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我会开一个夜车轻松搞定,所以很轻松地考上了大学。

上了大学以后,生活与高中时代有所不同了,天地好像大了,生活也是丰富多彩了。像我这样的女孩是不会把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用在学习上的,我要品味更美妙的人生。于是我也像很多大学生一样恋爱了。我的那个他,才华横逸,气度非凡。是女生们追逐的对象,绝对的白马王子类型。说来也怪,他居然没有女朋友。总之,我们开始交往了。年轻人的感情,理由总是那么简单。

第一次的恋爱很浪漫,伴随着我们的,是诗歌、散文,是夜空中的星星。

我们曾想找一件最特别的东西作为我们相恋的纪念物,可找遍了西单、王府井、新街口大大小小的店铺,都没有理想的。那些礼品都显得俗不可耐,不是太卡通,就是太幼稚,一点都没有我们所想要的浪漫。最后便在新华书店买了一张地图,写上我们的名字,相约写到的地方我们以后都要去。

我俩最喜欢的事就是去散步,去得最多的就是迎宾路。所谓迎宾路,就是通往钓鱼台国宾馆的一条大道。他总是说我以后也会让你像国宾一样生活,你就是我的公主。其实,我们爱到这里并不是为了享受这样免费的国宾待遇,而是因为这实在是非常幽静的地方。笔直的大道,嫩绿色的小草、迎春花、蔷薇错落有致地装点在两旁。特别是那些高大的银杏树,夏天它们挺拔苍密,像一道绿色围墙把阳光挡走;而秋天就像童话一般,满树的叶子一下变成金色,随着秋风散落下来,就铺成了一条金色的路。我们很是不忍心踩上去,真怕把这个童话的世界踩碎。那个秋天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美的秋天了,我感谢他带给我了一个童话。我们彼此坚信,我们的未来会像这道路一样,笔直而灿烂。

大学的生活是美好的,但是压力也非常大,不像高中时可以轻松过关。这里聚集着许多省市的优秀生,竞争非常激烈。而我全然不在意,只是天天生活在童话故事中,我就是公主,他就是王子。每天晚上,我以学习的名义跑出来,就是为了和他一起躺在草地上看星星,一直到晚上十点宿舍熄灯才回来。

但是,也许是天意吧,童话故事中不可以只有公主和王子,否则将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

那时候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茜儿。茜儿是我们系学生会的宣传员,是个聪明可爱的小精灵,还画着一手好画。我的王子是宣传部部长,所以自然而然我们成了好朋友,茜儿的美丽活泼从来不能被任何东西掩盖住,总有一大帮男孩子围着她团团转,她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却从来不肯在一个人面前驻足。

我们有时也一起出去玩,逛西单买衣服是我们经常的节目。王子是我们的护花使者,我们两个总乐于把他指使得晕头转向。有时我们会从劝业场的一层逛到六层,当我们看到他无奈的表情时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时我们也会安慰他:“你真是我们的好王子,那么有耐心,谁叫你是那么有品位呢,我们不找你当参谋请谁呀?”王子总会无奈地说:“你们不要讨好我了,我就是你们的苦力,只求大小姐们快一点吧。”别看他这么说,可他帮我们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时,总是很快乐的神情,好像比我更高兴。每当这时,茜儿总是很羡慕地对我说:“你可真幸福,我要是也能有这样一个王子就好了。”我就毫不犹豫地说:“那就借给你吧!”“借的我可不要!”“你们把我当成你们这些衣服了?”王子无奈地叹息道。

可是好日子不长,由于我一门心思沉浸在我的爱情童话中,耽误了学业,期末考试居然有三科不及格。这下我可急了。我从来没有过不及格,而且学校规定,有三门未通过不能拿到学位。我必须补考全部通过才有可能保住学位。于是我卧薪尝胆,决定一个暑假闭门学习,王子也很支持。在那个灿烂的夏天,我只有苦心读书,忍痛把相思之苦放在一旁。

假期里,学生会组织了许多活动,如郊游、社会实践等,我都不能参加,王子和茜儿却全力以赴地组织着活动。王子还把许多趣事电传给我,让我羡慕不已。他告诉我,在我不能陪他的日子里,茜儿也会跟他出去散步。

他们的家都住在什刹海一带,那是京城享誉盛名的风景区,也是城内老北京风貌保存最完好的地方。王子说,他们俩常去的地方就是柳荫街。这条街两边种的都是柳树。最近,柳树下新装了好多低矮的街灯,都是绿色的。每到傍晚,街灯亮起,总是把柳树照得分外漂亮。

一次,王子在和我的通话中说:“你以后不要再说‘把我借给茜儿’之类的话了。”我哈哈大笑说:“你别自作多情!那么多男孩追茜儿,她都没有动心,怎么会突然喜欢上你?”王子说:“也是,但为了避免误会,以后我还是少和她单独出去的好。”

一个月后,茜儿突然去了王子家。茜儿脸色通红,劈头就问:“我先问你一句话,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你的公主?”

王子说:“你们两个我都喜欢。但你是妹妹,她是女朋友。”

茜儿扔下一句“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她”后决然而去。

我不知道茜儿此前还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她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因为这一生,我再也没有机会问她。

一个晚上,茜儿从楼上翩然落下,口袋里只有一张纸条:这与任何人无关。

我知道这件事时已经很晚了。因为王子拜托所有的人,在我补考之前一定瞒着我。

我在夏天的阳光下浑身发抖。像我们这样的年龄,很难经得起生死。我只觉得我是凶手,我的手每天都是冰凉的,唯一温暖的是王子的胸膛。他像个心理医生,每天带我到迎宾路散步,强迫我一遍遍地跟他重复:这不是我的错,这不是我的错……

半年后,我终于从这个阴影中走了出来。最后一次说“这不是我的错”时,我再也没有流泪。

而此时,王子却一下病倒了,所有的坚强都不复存在。病床上,我看见了他的泪水。“你终于可以面对这件事了,可是我不行。和你在一起,我总是看见茜儿站在我们中间,看见茜儿在画画……”

一个美丽的童话就这样悲惨地结束了。我和王子分手了,因为我们都无法面对所发生的一切,无法忘记茜儿。我们唯一懂得的是我们需要的并不是绚丽多彩的童话,而是平平淡淡的日子。只有平平淡淡才是真,而这是许多人用一生才能领悟到的。

我在夏天的阳光下浑身发抖。像我们这样的年龄,很难经得起生死。我只觉得我是凶手,我的手每天都是冰凉的,唯一温暖的是王子的胸膛。他像个心理医生,每天带我到迎宾路散步,强迫我一遍遍地跟他重复:这不是我的错,这不是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