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大胆说出你的爱:最经典的爱情散文(时文选粹)

第136章 忘记他

◆文/佚名

出门的时候,才发现漫天飘起了细细的雪花。白白的,小小的,轻轻落在脸上。这种感觉,让我想起曾经有过的一份牵心的眷恋,冷得让人心痛。淡淡的忧伤,却很清凉……

那年,我进了一所重点高中。从那时起,我喜欢上了一首邓丽君《忘记他》的歌,它的优美旋律和细腻的歌词,深深感动着我。

这一年很快过去,暑假后,我进入了高二。开学第二天就有政治课,上课铃响了,我还在低头看书,教室里一阵小小的骚动,我抬起头,走上讲台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风度翩翩的男老师。在众多惊奇的目光中,他很自然,没有自我介绍,没有开场白,直接开始讲课。我身后的男生小声告诉我,这是李茂,政治组的王牌,历届学生公认的帅哥。

李茂个子比较高,偏瘦,但很挺拔。他长得并不十分英俊,却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尤其是他的眼睛,很大、很有神。他的微笑,透着恰如其分的高傲。

我从没听过如此精彩的政治课,李茂不时联系当今社会经济发展提出独到见解,让人不得不佩服他思维的敏捷和知识面的广博。我愈发感到,李茂出众的气质缘于他充分的自信心,自信而恰如其分。这一点让我欣赏。李茂从我身边走过,我一抬眼,正接触到他的目光,那一瞬间,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忍也忍不住,这节课过得出奇的快,下课的时候,我竟有了一丝留恋。想起自己还有一道数学题要问老师,我去了办公室。李茂站在办公桌旁,我径直走向数学老师,不敢再看李茂,却听见他说:“这是安为吧?”我意外地抬起头:“是的。”数学老师开始讲题了,我始终集中不了注意力,我听见李茂轻声重复了一遍我的名字:“安——为。”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

以后的日子,我开始盼望政治课,对政治的兴趣也开始浓厚,我知道,这完全因为李茂。很多次,我注视他,都会遇到他的目光,很深邃。我却无法坦然地迎接他的注视,飞快地把视线移开,做出若无其事的表情继续听课。我知道自己很不自然。我觉得李茂的眼睛可以读懂一切。

我开始担心李茂简单地以为我不过是又一个幼稚的女孩。果然,李茂从没有叫我回答过问题,直到那本薄薄的点名册一页页地被他翻完。我告诉自己不必在意,可心底还是漾起一丝丝的惆怅。

我开始感到苦恼。我不停地听《忘记他》,已是冬天了,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冰天雪地里一个孤单的雪人,真的好冷。我知道自己好傻。

邻班的一个男孩给我写信,说他喜欢我。那天放学我等到很晚,老师和同学都走了,在教学楼下,我和那男孩简单地说着话。男孩其实很害羞,当我委婉地拒绝他时,他的脸红了。我不想多说什么,于是说声bye—bye,准备回家,一转身看见李茂迎面走来。我一怔,喊了声:“李茂老师。”李茂没有表情,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擦肩而过。我奇怪地有了一种胜利的感觉,我笑了。但这才发觉其实自己想哭。

政治测验成绩出来了,我是全班最高分。其他人都很惊讶,因为我过去从不在意政治,每回测验只刚刚及格。只有我自己明白,我几乎同时倾注了全部热情去学政治,仅仅是为了李茂。

班主任王老师找我谈话。那天办公室只有两个人,李茂在看书。王老师严肃地问我:“据我了解,你和邻班一个男生在交往,是不是?”我一惊,这么久以来一直抑制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没有……”李茂抬起了头。王老师语重心长:“安为,你将来是要考名牌大学的,可别做错事耽误了学业啊!”我忍住眼泪一字一句地说:“我不会那么做的,请您相信我。”王老师叹了口气,挥手让我回教室。转身时我含着泪看了一眼李茂。那天我和男孩说完话遇见他,想起他那深深的一眼,一定是他说给王老师听的,我失望极了!

回到家,我大哭了一场,痛快淋漓。我告诉自己:“安为,不要倾斜你感情的天平。”我拿起梳子,把头发束成高高的马尾巴。心情顿时爽朗了许多。

第二天,最后一节课是政治。李茂的目光打过教室,他看到了我。我平淡地望着他,我觉察到他的眼神轻轻一颤。整整一节课,他的视线再没有移向我。下课了,李茂走过来:“安为,请你到办公室来。”我缓缓地收拾书包,隐隐有些不安,不知他会说些什么。

“昨天在办公室,我听见了王老师和你的谈话,”他看着我,“我想有必要说明一点,我从没有向任何老师谈过你的情况,至于你怎么认为,我无所谓,但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自己的情绪。”他的眼睛坦然地直视着我,我这才发现自己并不了解李茂。“李老师……”不知该说什么,我觉得自己脸红了。李茂微微一笑:“我相信你。”

终于明白了自己这份感情,李茂,最初我以为自己仅仅是欣赏他的风度、才华和他的自信,但那份微妙的感觉一点一点浸入我的心,不知不觉中已凝成了淡不去的深深眷恋。我以为自己太幼稚,但李茂的话让我释怀,甚至感受到一丝纤细的默契。纵使他很远,我也可以寄予一份默默的牵挂。淡淡的忧伤,很清凉。我想我应该快乐。日子平平淡淡地过去,我仍然常常听《忘记他》,一遍遍地听,一遍遍地唱。政治课的时候,李茂有时会走过我的身旁,那一刻,仿佛柔和的阳光洒在心上,暖暖的。

就这样,转眼已是高三,学期期末便是理科班政治结业的时候。又是冬天了,离期末越来越近。很早以前我就想过这天我会怎样的伤感,但真的到了,我却很平静。因为我想,李茂会永远在我心里。细心挑选了一本留言册,只想留下他一个人的名字。当我把留言册递给李茂,他随意地接过,和手中的书夹在一起,只轻轻说了声:“下晚自习到我办公室来拿。”

好不容易等到晚自习结束,我来到李茂的办公室门口,里面的灯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明亮。李茂正在看书,桌上放着我的留言册。他站了起来,把留言册递给我。我接的时候,无意中触到他的指尖,留言册极轻地一抖。“可以现在看吗?”我忍不住问。“随便吧。”李茂开始整理桌上的书。

他写的是一首诗:“春风洒落下来/如同寂寞飘过/是远行的人投下的身影/还有心的感动在记忆中留存。”

我哭了,才发觉这最朦胧的却也最深刻。

李茂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坚强些,以后的路还很长。”

圣诞节了,在迎新春晚会上,我唱了《忘记他》:“忘记他,等于忘记了一切,等于将方和向全部忘记……”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望见李茂,他深深地看着我。我笑了,又泪流满面。

细细碎碎的雪花还在静静地飘着,我想起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一句话:“如果是一朵花,就让它开在我心里,谢在我心里,深埋在我心里……”

我爱上了我的老师,那一段爱便是我青春的记录。事隔多年,那份情感仍常常唤起我心中的一丝丝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