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大胆说出你的爱:最经典的爱情散文(时文选粹)

第133章 不寻常的婚礼

◆文/佚名

1999年6月6日,这一天是我的大喜日子,因为我就要与自己心爱的姑娘阿倩举行婚礼。我与阿倩本来双双在深圳打工,但我特意把婚礼安排在家乡——四川一个美丽的小山村里举行,就是想让父母和乡亲们共同分享我和阿倩的幸福。

婚礼前的一天,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几乎击垮了我。同乡的一个好友打电话告诉我,阿倩在深圳期间曾经做过小姐,就是陪男人睡觉的那种。我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愤怒地对着话筒叫喊:“你认错人了,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她,绝不会是她!”

好友坚持说:“不会错的,是和她一起做过的姐妹告诉我的,而且我还认识一个和她睡过觉的男人,我是为你好,你千万不要和这种女人结婚呀!”

我手上的电话筒“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等我冷静下来,往事一幕幕的涌上来。记得,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就在《小学生月刊》上发表过诗,上高中的时候,我的诗已频频在地区晚报上亮相,正是因为诗,使我结识了阿倩。

由于沉迷于写作,我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

父母亲见我的情绪十分低落,就对我说:“孩子,你年纪还小,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如果你不愿意呆在家里,就到深圳去找你的外公外婆吧!”

就这样,1990年8月我在父母的安排下来到深圳。我的舅舅在一家公司当经理,是一个交际广泛的商人。舅舅家只有一个独生女,所以对我这个外甥也很宠爱。舅舅说:“听说你喜欢写点东西,就到我的公司办公室去当秘书吧,也算发挥你的一技之长。”

因为有舅舅的管教,我除了工作之外,把业余时间都用在了诗歌创作上了。而且变得小有名气。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阿倩。那天快下班的时候,我接到一位女孩子的电话:“请问你是水舟先生吗?”水舟是我的笔名。

听着电话里甜甜的声音,我怎么也想不起在认识的人当中,哪一位的声音会这么动听,我说:“我就是,请问你是哪一位?”

电话里的女孩子说:“你就叫我阿倩吧,我在报纸上看到你写的好几首诗歌,好喜欢,特地给你打个电话。”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深圳这样充满物质诱惑的城市里,居然有一个女孩子会关注我的诗歌!我在电话中与她聊起诗歌,有一种按捺不住的激动。最后到了不得不放电话的时候,我壮了壮胆子说:“今晚我请你吃晚饭行不?”

想不到她很爽快地答应了,并说:“晚上她在中新酒店门口等我,穿着白色套裙。”

当我有些神魂颠倒地赶到地方时,亭亭玉立的阿倩早已等候在那里。我们在咖啡厅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坐了下来,互递了名片,阿倩中等身材,清秀的脸上长着一颗醒目的美人痣,再配上一头长而飘逸的黑发,实在是一位气质不凡的美丽姑娘。

阿倩说她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她写的一篇散文还和我的诗歌发表在同一期《深圳晚报》上,两个人从徐志摩、胡适、鲁迅谈到北岛、顾城、海子,越谈话越多,越谈越投机,离别时两人都依依不舍,相见恨晚。

不久,我们进入了热恋。阿倩也是四川人,小我3岁,从小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后,又有了两个小弟弟。5年前母亲在一次车祸中丧生,继父待她不好,就只身来深圳打工了。她在餐馆洗过碗,在工厂流水线做过工,后自学取得大专文凭,现在一家公司工作。当我得知阿倩的经历,十分同情她,对她说:“我不会让你再受苦了,我要让你幸福一辈子。”

1999年春节,我和她,这对飘泊在异乡的恋人住到了一起。

同居的那个晚上,阿倩拥抱着我,轻轻地问:“如果我不是处女,你会在乎吗?”

我说:“都什么年代了,谁还那么封建?”

阿倩又问:“你真的不在乎我的过去?”

当时我想也没想地说:“阿倩,我们都是20多岁的人了,都会有自己的感情经历。即使我们过去做错过什么,那也是过去的事情。我们共同拥有的是今天和明天,而不是昨天。”

听了我的话,阿倩感动得热泪盈眶,扑进我的怀里说:“过年了,我把自己给你……”

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我认为对方就是自己一生的所爱。不久,阿倩怀孕了。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时,我兴奋得一把抱起了他,内心狂喜地想:“我有儿子啦!我有老婆啦!”于是我们决定尽快结婚,日子就定在6月6日。

一切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打断了,经过一夜痛苦的煎熬,我还是决定和她谈一次。见到我,没等我开口,她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抽咽地说:“我对不起你,我觉得有些事必须告诉你,否则我不会心安的。”

我这才知道了她那一段惨痛的经历:阿倩18岁那年,母亲车祸去世后,继父就对她图谋不轨,多次偷看她洗澡,有一次还深夜闯进她的房间企图占有她。她以死相拼,继父的阴谋才没有得逞。眼看在家呆不下去,有一天她偷偷地收拾起自己的几件衣服,坐上南下深圳的列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乡。她发誓一辈子也不回那个叫她充满屈辱和愤恨的家了。

到深圳后,她带的200元钱很快就花光了,只好在一家发廊当洗头妹。她人长得漂亮,服务态度也好,很多来洗头的老板都点名要她洗。有时她忙不过来,人家宁愿坐在那里等她,也不叫别的洗头妹洗,为此引起同行的忌恨,几个姑娘常常合起来欺侮她。好在30多岁的女老板见她是棵摇钱树,有时会护着她。

一天晚上11点多,干了一天活的阿倩累得直打瞌睡。这时女老板叫她去按摩室,她进去一看,只见里面有四个手臂上文着刺青的男人。其中一个叫刘哥的请她出去吃夜宵。她不想去,女老板软硬兼施地非要她去。上车后刘哥对她冷笑道:“你别在这里装天真了,你们老板收了我3000元,把你的初夜权卖给老子了!”

那一晚,阿倩流尽了眼泪。第二天,女老板就撕破了伪善的面孔,正式逼她接客。她稍有反抗,就会招来一顿拳打脚踢。直到两个月以后,深圳公安局查封了这家发廊,她才逃了出来。

在派出所一位大姐的帮助下,她进了一家纺织厂当工人。流水线作业十分辛苦,每月只能拿到几百元钱,但她的心里比以往要踏实得多。为了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她报考了自学大专,并把节约下来的钱都用在买书上。拿到大专文凭后,她先后换了五六个单位,周围也有不少的追求者,但她因自己有那么一段不光彩的经历,不敢轻易对任何人流露自己的感情。业余她无事可做,就开始练习写东西,向报社投稿,居然也有几篇被采用了。这对她是极大的鼓舞,从此她十分注意翻阅报纸,因此有机会注意到我写的诗。

她深深地爱上了我,心里又总担心我知道她曾当过三陪女会离她而去。所以每当与我亲亲热热的时候,她内心就有一种可能被抛弃的恐惧,她曾忧虑地对我说:“将来有一天,你如果不要我了,我就去庙里当尼姑。”

听了她那段悲惨的遭遇,更坚定了我的信心,我对她说:“我们感情这么好,你为什么老是说这些悲观的话呢?我会娶你做老婆,爱你一辈子的。”

我虽然不是一个圣人,但是我相信我们之间的爱,这才是最重要的,我相信阿倩,即使她当过“三陪女”,那也一定不是她的错。我决定永远不让阿倩知道,在结婚的大喜日子里曾经有过一个电话。婚礼照常举行,没有任何东西能干扰我们的现在,生活必须用你非凡的勇气去面对、去感动,一切才能变得美好起来。

没有人相信我能做到——娶一个有过不贞经历的女人。生活需你有勇气接纳一切,包括耻辱,这样你才能感动生活,得到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