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大胆说出你的爱:最经典的爱情散文(时文选粹)

第128章 青梅之交

◆文/周冰心

那时候我跟我外公外婆住,他家就在外婆家隔壁,窄窄的弄堂,低而暗的屋檐。我是个沉默而敏感的女孩子,我没有朋友,他是我唯有的一个。很多事情现在想来已经很远了,像飘在水面上的红纸伞,若隐若现。

外公外婆每日都很忙,确切的说,只是没有人陪我玩而已。那个时候,我大约只有五六岁,父母在远得我说不清的地方,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会见面,反正我是见不到他们。

我们两家的屋子是并排的,都是老老的两层楼的那种。我从未走进过他家的房间,每次都是他过来,带上吃的,听我编故事。他不是个好听众,他总是不时的插话,在他看来,没有打斗情节的故事不是好故事。而那时,我唯一熟读的书是一本《红楼梦》的简图本,我编不出打斗的情节。事实上,我从不因为他的建议觉得难过,我沉醉在自己虚构的世界里,只是需要有一个人来做我的听众,需要有一个人来证明,我不是孤独的。

那时候的冬天,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趴在外婆家楼上的窗台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一边吃着糖炒栗子一边帮他们编他们的故事。我觉得自己像一棵路边的树,孤单而快乐。栗子总是凉了的,所以很难剥。于是他便会自告奋勇地来帮我剥。印象中,我是不让他上楼的,我忘记了当时我们用的是什么办法才达到两全其美,总之,我吃的是他帮我剥好的栗子,虽然坑坑洼洼,很不好看。

上了幼儿园之后,我有了两个很要好的女朋友。有一日,她们在我外婆家玩,她们在的时候,我便不愿意让他也进来。于是他在门外不停地敲门,我只当没听见。那天在下雨,挺大的雨。他一直站在门外,我不知道他在门外究竟做了什么,那么久。直到一个小时后,午睡的外婆醒来,先是大骂我竟然如此狠心,然后把他迎了进来。我很不耐烦地看着满身湿透的他,问,你到底要干什么?他一言不发,一脸的坚毅。于是我又问,那你长大后要做什么?至于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们刚才正在讨论,我们普遍认为在幼儿园当阿姨比较舒服。他用手抹了抹额上的雨水,说,长大后我要娶你。这句惊世骇俗的话一说出,大家都愣住了,万万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这样的理想。然后,我很正义凛然地说,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时光静静地走着,我们也渐渐地长大。直到有一天,我跟着父母走了,他也搬家了,从此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杳无音讯。所有儿时的诺言全成了戏言,而事实上,即使是海誓山盟也不过是句戏言。

又遇到他是在十多年后了,那是在高中,他高我一届。偶尔有一次在停车的时候见到他,他什么反应也没有,我想他大概没有看到我。我原是个懒鬼,碰到认识的人能避则避,实在避不过才打个招呼。我想,既然他没有看到我,我也犯不着去喊他一声。然而,几次下来,我终于悲哀地发现,他已经不认得我了,或许是我变漂亮了变丑了,也或许是,他根本就没有记住我这样一个人。

他比我早一年毕业了,每年,考上大学的人的名字和考上的学校报纸上都会登出来,我在报上看到他的名字和学校,然后我记下了,然后,忘了。

在一个人的生命旅程中,很多事情就这样,在不经意中,便被忘了。

在一个人的生命旅程中,很多事情就这样,在不经意中,便被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