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大胆说出你的爱:最经典的爱情散文(时文选粹)

第118章 篱笆

◆文/佚名

经过一番忙忙碌碌的婚礼后,昔日的女友终于成了妻子,并成了这间房子的女主人,我立刻发现婚后的生活完全不同了,很难适应。她在一家银行当会计,离家远,骑自行车要半个多小时,中午不回来吃饭,我便泡方便面,或者出去吃碗面条。最烦的是经常要加班,她就得深夜才能回来,我躺在宽大的床上,房子空荡荡的,感到很寂寞。有次我曾懒洋洋地问:“要不要我去接你啊?”

她笑说你不知道吗,我上学的时候就是学校柔道的主力队员。你就安心作你的学问吧。

但我写不下去。每个周末,屋子里冷冷清清的,我伏在桌前,心里有点失望,这种爱情应该不是我的初衷吧?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可是惊心动魄的浪漫:我坐公共汽车到市区买来20朵玫瑰,往返一个多小时,满头大汗地敲响她宿舍的门,从怀里抽出这些鲜艳的玫瑰。那个晚上,我第一次吻了她,她说,你该不是骗我的吧?你要是骗了我的初吻,你会折寿的。我举手说,我以至诚发誓,我爱你,这是事实及事实之全部。在商量结婚的——时候,我说我终于要画地为牢了。她却意味深长地说,不,只不过多了一道篱笆。

快乐的时光转瞬即逝,甚至来不及留恋。这个周末,我想出去转转。

那个心绪烦杂的夜里,我坐在舞池旁边的转椅上,默默地抽着烟,闷闷不乐的啜着橘汁和啤酒,旋转舞灯眼花缭乱,眼前舞影绰约,身姿轻盈,音乐缠绵。我不禁长舒了口气,这花花世界真让我心烦意乱——我正想起身离去,一个女人出现了。我后来才知道她叫陈玮,当时,这个穿着黑色皮裙,身材高挑,削肩细腰的女孩含着毫无顾忌的微笑向我走来,我顿时觉得眼前光芒四射。

刚结婚半年就有了故事,我怀疑自己本质上可能就是个坏男人。简单、平淡的生活总会生出一些诱惑。

道理我都懂,但陈玮是个多可爱的女孩啊!她才19岁,就已经发育得丰盈饱满,眼睛灵动,显得特别聪明。我们谈了文学艺术,啤酒的几种别出心裁的喝法,以及各自的烦恼,非常投机,我发现这完全是个可造就之才,她应该去做服装模特或者公关小姐,我说那样收入会更高一些,她颔首含笑不语。

临别,她留了我的呼机号。回到家里,妻子已经热好小菜,我像个小偷似的低头呷着汤,妻子倒没问什么,只是说银行查账,不知道有什么问题。

第二天中午,陈玮就给我打传呼,约我出去转转。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我们在公园坐了一下午,吃面包,喝饮料,谈得兴致盎然。天色渐晚,她说要回去上班了。我又提起她换个职业的事,她想了想说,当模特有什么好的。

我说:“模特收入很丰厚,而且有前途。”

她笑了笑,扑上来亲了我一下,说,收入嘛,我倒也不单薄。她火辣辣地盯了我一眼:“你就是我的前途。”

我跟陈玮的感情已经收不住了,我觉得都有点离不开她了。我觉得,她的托付终身的暗示并不是开玩笑。这让我心乱如麻。深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看着妻子熟睡的像婴儿一样甜甜的脸,我不禁心里一阵发酸。

我真的出格了。

妻子注意到我神不守舍的样子,奇怪地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她说不对,你怎么这么心神不定的?我烦了,怎么心神不定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陈玮对我的约会开始疯狂起来,而我心中对妻子的歉疚却越来越深。

又过了几天,我觉得吃不住劲了。这样下去,不发疯才怪呢!我给妻子打电话,说晚上早点回来,我有事跟你谈。她似乎没怎么惊讶,爽快地说:“好”。

天还没黑透,妻子已经提着一条鲈鱼推门而入,一边说:“这鱼可新鲜,人家都说这鱼是补脑子的,补补咱们作家的脑子吧。”但我却心惊胆颤让她坐下,告诉有重要的话要说。

我像挤牙膏似的一点点地挤着这个故事的大体情节,挤得很艰难,有点喘息。我目光茫然地看了一眼热气袅袅的茶杯,觉得这的确是一个温暖的屋子,但我不能骗我的妻子,我已经坦白了,她千万不要举起这个茶杯扔到地上来发泄她极度的愤慨啊……

她却平静地说,我都知道。

你都知道?我惊讶地叫起来。

她凝望着茶杯升腾的热气,有点伤感,动情地说,但我又能怎么样呢?爱情不是画地为牢,而只是一道篱笆。篱笆不是阻止别人的,它只是个象征。如果你安心留在里面,篱笆就是一道风景;如果你真的要走,就是电网高墙也拦不住你。

我盯着妻子忧郁的眼睛,内心充满羞愧和折服,昔日多愁善感,娇声娇气的恋人已经成了一个镇定从容、坚强聪颖的女人,我放下茶杯,握住了妻子柔软的小手。

陈玮打来的寻呼都被我婉绝了。过了几天,就没有了音信。大概过了两个月后,我黄昏骑车经过那家舞厅,恰好看见一辆银灰色的奥迪车门打开,戴着遮阳帽、黑丝手套和鸡心项链的陈玮慵懒地走下车来,阳光照耀下那串项链闪闪发亮,余晖洒在她娉婷的身姿上,显得十分妖娆。她看见了我,怔了怔,笑着点了点头。我有些意外,但也冲她点了点头。

晚上,我又想起这件事,追问妻子她是怎么知道?妻子神秘地说:“女人是爱情动物,天生敏感。”

她说,婚姻如同一道篱笆,它能转成一片美丽的风景。在一次越轨的经历中,我体会到,宽容会给我们带来全新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