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大胆说出你的爱:最经典的爱情散文(时文选粹)

第117章 旅途偶遇

◆文/张静

记得那是在秋天,霜蚀了的树叶从枝上落下正随了风儿舞着的日子。虽是雨日,但在我的心中却是暖暖的。就在这样一个有些清冷的秋的雨日,我依然以一种晴朗的心情打着雨伞,挎上一只简约的小包去了小城的车站。我是应了与好友芸的约定去300里外的江城与她相聚的。

那天,因为下着雨,乘车的人就显得比平日少了些,司机们的脸上写着一些我无法看明白的内容,看不出它们是闲适还是焦急。我选择了一辆较为洁净的客车从容地坐在前排的位子上,然后便随了车上录音机里流动的萨克斯管优美的旋律想象着几小时后与芸在江城相见的那一刻……

经过近两小时的行程,在另一个同是雨天的地名叫“石泉”的小城,客车终于停了下来。在司乘人员真诚的“一路平安”的祝福声中,我与他们匆匆地道了别。无暇浏览绵绵秋雨中秀美的小城街景,迎面看见一辆出租车正向我缓缓地驶来,便乘了它并催促着司机尽快把我送到火车站,那司机看着我焦急的神情,便告诉了我开往江城的列车时刻,我的心才渐渐地安宁下来,然而,当我下车后踏着泥泞急匆匆地赶至站台时,那列车的长笛正高声地鸣响着!眼睁睁地瞅着火车从我的身边急速驶过,当时,我的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沮丧,无精打采地想着:“雨就这样没完没了地下着,要坐上火车还得干等五、六个小时,就这样傻傻地呆在候车室里吗?”想归想,几分种后我还是打起精神从候车室的座椅上站起来依然撑着伞,挎了包,手拿一张IC卡步出室外欲寻一处打电话的地方将我面临的现状及火车到达的时刻告知于友。当我正要小心翼翼地从一个个小水洼边迈过时,一个陌生的却带给我一种可信赖的直觉的约有30岁左右的男子向我走来,他就那样随意地将手机递给我并以一种坦诚的目光望着有些狼狈的我说:“外面没有磁卡话亭,用我的手机打吧?雨大,出去不方便”。我看看他,默默地接过手机给芸打去了电话,并低声地跟她提到了陌生的人,而电话那头的芸却满是关切地对我说:“小心点,防着点儿!别轻易相信那人!”关了机,回过头来的我已是在用另一种眼光看那人了。起先的一些朦胧的好感只因了友的关照心中不觉生出几分警觉来。谢过他之后,我又走向另一把空着的椅子从包里取出一本书刊坐下来翻阅着,渴了就用小刀削一只水果,饿了就吃一块“沙琪玛”,那人则端直走向离我较近的座位一边看着我傻傻的样子,一边与我说起话来。话语是诚恳的,而友的劝告也一遍一遍地提醒着我,于是,就像编故事一样我心中不无戒备地与他海阔天空地聊起天来。

时光飞速地流转着,屋外的雨也越来越小,而那不知何时涌起的阵阵寒意不觉中也烟消云散了!然而就在我露出开心的无丝毫顾忌的笑脸时,那趟车也正点开进了小小的车站。买了票,我便急匆匆地想要进站了,而他却显得不疾不徐,以一种沉稳的神态笑着对我说:“别着急,还有一刻钟呢,天儿冷,屋里挺暖和的,再坐会儿吧!”就在此时,那曾藏在心间的差不多已消失了的戒备又重新回到了我的心里!我也笑着说:“不冷,真的,人挺多的,晚了就挤不上车了!”说完,我拎着包就往站台上去,他什么也没说只笑着摇摇头即站起来随我走到了站台。

冷寂的站台上,瑟瑟的风儿吹着,上、下牙齿仿佛也失去了往日的和谐不住地打起架来,而他依然与我一同站在冷风中,时而,也关切地望一眼有些单薄的我。这时,火车站的乘务员已开始催促旅客们上车了,可一上、一下的人流却显得十分拥挤,我只好站在那儿等等再登上去,而他不由分说,竟将我一把拉到了车上,并以一句让我一直到今天还感动着的话语:“还说不冷?手都冰成这样了”,一下子将我带到了温暖如春的车厢,我也就以一种莫名的感动随他坐了靠窗的座位。窗外的风景在我的眼中一闪而过,我从窗玻璃上无意中发觉他正以一种只有亲友才会有的关切目光注视着我!当他从包里拿出水果、小食品递给我而我就那样无顾虑地吃着时,莫名地,在我的心里竟一下子想起了离家时家中那浓浓的亲情!而此刻,我也正感动在一种亲情里!我的心在这漫长又觉着短暂的几小时里就那样忽而感动忽而戒备地轮翻交替着,就这样,我为自己加了一层厚厚的“保护色”!我竭力不让他看出藏在内心的忐忑,只以一种矛盾着的心情佯装坦然地面对着他!

很快地,我们乘坐的这列火车驶进了江城站,我起身仅对他说了一声“谢谢你一路上的关照”,没等他说出话来,便随着人群走向火车站广场,当他欲叫车顺便也请司机送我一程时,我却不假思索地脱口而:“你走你的!”不知是处于戒备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我看了他一眼,而在他的眼中却只是写着诧异与不解!就那样看着我也不再说什么径自走向一辆夏利出租,我也正好看见前来接站的芸,满心的喜悦使我顾不得多想便与久违的友像孩子一样牵了手欢笑着坐上了另一辆开往市区的车。

从江城回到小城后没多久,不知何故,除了时常想念与芸共同相处的短暂时光,我竟也会常常想到那陌生人连同临别之际他那诧异不解的一瞥!我不曾留意他的手机号码,根植在我心里的就只有那抹不掉的记忆和无尽的悔意了!在未来的旅途中,我想,我还会再次相逢于他——一个如同兄长般关爱过我的“陌生人”!

窗外的风景在我的眼中一闪而过,我从窗玻璃上无意中发觉他正以一种只有亲友才会有的关切目光注视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