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大胆说出你的爱:最经典的爱情散文(时文选粹)

第116章 不要迷惑你的季节

◆文/石崇

你的明信片摆在桌上,香了很久,总有你女孩子一张口一低眉似的姿态。你的羞涩和温柔分明润在墨迹里,时间去了很远,你又向我走来。

参加你所在地举办的笔会,你来接站,一身合体的衣裙,一副秀雅的变色镜,一只手伸过来,款款一个大家闺秀。

问你也在笔会上?你羞羞言说,只是来服务。你的热情,分明在迎接四方文朋好友。

你必然地成了笔会之花,香在晚会上,香在饭桌前,香在宿舍中……舞会上,那些男孩子把你搂得好紧。你不得喘息,不得回味,你没了自己的选择,你只是完成了别人选择的快慰。

女孩子,你好幸运。你的自豪红朴朴地挂在脸上,你的衣裙换了一套又一套,一天一个新自己,在那长长的然而却是非常短暂的五天里,你成了永远的明星。

深深的太行山,你举一束黄黄野菊,亮了那么多照相机的眼睛,甚至电视台的摄像小组,恨不得改作一个电视剧组,专为你导演摄制镜头。三叠泉瀑布,你脱袜,裸足,高高撩起裙衣,露一双健美白腿,蜂蜂蝶蝶溅起水浪花,溅起高处低处观者的悯惜,尚是五月天气,小小年纪不知山水浸了骨髓。待摄像机摄够拍够,你冰冷中湿了裙裾,那么多人伸手拉你。

这一天你也许畅快到了极点。

不用怎么操心,渴了会有汽水,饿了会有面包,热了会有一把阳伞举自你的身后。这一切都很自然,很随便,爱护一个女孩子,许是那些男孩子的天性。

终是应了王熙凤的话语,天底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最后一晚夜幕降临,人们早已是长亭话短亭,更有的摆起龙门阵,去咏“杨柳岸晓风残月”。

我与两位心道老态之友闭门对弈,正杀得红火,一貌不惊人女子贸然敲门,言室室屋空,无人对语,言下令人生悯。三人歇战聊以慰之,就有一新闻披露于世。云刚刚有一女孩要拉她为伴,向一男性表白心迹,那男性早已婚娶,早过而立,且尚懵在鼓里。看她犹疑,便慌忙骑车而去。

她说是你吗?那么令人吃惊,令人好笑。令人好久对不上你的面目。

时近午夜,布谷鸟在窗外奏响了静夜曲。早到了歇息的时候,敲门声又起。轻轻的,怯怯的,竟然是你,走进这楼层最里的房间要求题字。那番真诚,依然清纯如水。

你穿一件素雅的旗袍,一个洋学生的“林道静”。

接过特意买的签名簿,前边密匝匝尽是妙笔警言,真是欣赏一部赞美诗大全。

相对笔羞。还是什么呢?想起那则新闻,不禁写道:热情地对待生活,审慎地迎接爱情。题了又悔,一个陌路男性,何资格训诫女孩。不想你大感真诚,坐我面前把自己晾晒开来。我方知道你心地是那般可悯。

二十岁刚过的年纪,衬了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黛玉。你说你出身工人家庭,你说你没有学历,你说你只是在一个小店上班,你偏爱文学而无大成绩,你把自己诋毁得甚至不能与我们这些人平坐等齐。

你渴望与这些人在一起,渴望得到他们的热情,甚至一个大胆的暗示。然而你被许多人喜欢过,却没有得到爱情,一如你走过的浅浅的二十岁的年华。

你失落了,你把一切都看得太美好、太简单、太自然,因而你经受不住任何一场风雨。

那么你又是何时把目光投在一个已婚大男的身上?那是你一时突来的感情触动,还是你矢志不渝的终身选择?

我终于没有提出不符合身份的问题。

你离去时候很美丽,漾着一种忧伤的思索和感激。

我也许真的敲醒了一春晨钟,女孩子,你还没有认识你自己,更不要说认识爱情,认识生活,在你二十岁年华的季节里,一切艳丽都在向你展示着,只是你不曾察觉。

愿您走出自己季节的误区。

你离去时候很美丽,漾着一种忧伤的思索和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