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文学大胆说出你的爱:最经典的爱情散文(时文选粹)

第115章 陌生人

◆文/陈佳霖

走廊的另一头分明是海诺,走廊的这一头的确是真实的我。两个人在空无一人的走廊擦肩而过,淡淡的一丝笑容颇让人感到是一个写字楼里的白领在不知对方姓名,不曾了解情况下的无声问好。

早已经习惯了海诺的目中无人,早已经适应了自己的傲气相争。在高考时节,这样也许是明智的。我们没有时间去享受生活,更没有机会去逃避现实,我相信自己的自制力,与两年前都能抵挡住的诱惑相比,这算不了什么。但是,我怀念两年前,两年前的海诺是如此的天真,两年前的我是如此的洒脱。可能是花季时内心无法压抑的冲动。当一个女孩在自以为成熟的年龄向我表白,未经风雨的我却也不能表现出一种成熟的心理。

那晚,海诺伤心地哭了,揪心的哭声确实带走了我所不需要的眷恋与缠绵,但它也同时带走了真挚的友谊,拆散了心与心之间架起的桥梁。我不知道自己的回绝是对还是错。16岁的我无法勇敢地去面对她而高挂免战牌。我曾经扪心自问:“我懦弱吗?我胆怯吗?”但我又一次一次地回答:“不!我理智,我坚强,我不屈服于情感的束缚。”

坐在空无一人的平台,体味着风给予的美妙感觉……

突然间,喧闹的操场融进一个我所熟悉却又陌生的人。棕红色的头发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引人,这已经不能使我感到惊讶与茫然,一身所谓的休闲装,酷似中国男模胡兵,高高的个儿在人海中显得鹤立鸡群。说句实话,明皓的自我感觉真是不错。对于考大学,他又似乎如此轻松,现在,每每当我站在他的身边,总觉得一种陌生的恐惧。他是与我称兄道弟的明皓吗?以前的理科王牌现在连考个及格都很困难。这是明皓吗?七年前,当我们刚刚踏入这个校园,明皓的平头,大眼镜,蓝线裤,一张虎虎有生气却又稚气未脱的脸仍记忆犹新,我俩玩耍嬉戏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可现在,我们很少有机会去交流与沟通。我有满腹的话想对过去的明皓去倾吐,他却是没有闲功夫听我说这些的。

回家的路上,夕阳的余辉像一条大大的、薄薄的微黄色的地毯铺满了长街小巷,但是,我却似乎不属于这幅《夕阳余辉图》。今天,也许是我18年来最不快乐的一天。我渴望生日的祝福,渴望掌声与喝彩,可今天什么也没有。余辉隐没后,只有这凄凉的风和隐藏于夕阳之后的南国冬雨。但是,不久雨就停了……“67072。”“先生,67072关机了。”电台小姐的回答证明明皓不想有人来打扰他宝贵的娱乐时间,他一定踏着风火轮驰骋在滚轴溜冰场上。

……

如果说我对海诺的陌生,是由于朦胧的依恋所导致的友情危机,那么对白萧的陌生则是由于短时间不可弥补的差距,是由于她表现出的平淡与坦然。当莘莘学子在汪洋中争抢救生船的时候,我们的白萧却已经早早地登上了心驰神往的绿洲。交大的书香定会滋润她,使之羽翼更为丰满。我衷心地祝福我的朋友白萧,然而她平静异常。没有了少女兴奋时的手舞足蹈,没有了我想象中的那般疯狂。

“喂,白萧,你怎么了?”电话一头的我好奇万分。

“谢谢你的祝贺。”这是她的回答。

放下电话,我凝视窗外许久,黑暗笼罩的工地像旷野一样显得威严,又像茫茫的沙漠,让我在陌生的环境拥有干涸……

呼呼的北风伴着漆黑的夜,我问苍天。海诺,明皓,白萧和我,曾几何时,我们像帆与橹一样地维系,共同分享快乐,共同分担忧愁。而现在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在游戏之后脱胎换骨。只有我一无所有,在无边的题海中遨游,在空虚与迷惘之中等待第二天的黎明。真希望这是一场梦。梦醒时分,我能再次拥有……

真希望这是一场梦。梦醒时分,我能再次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