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走进科学·侦破秘密

第25章 天网恢恢(2)

在玛斯科兴县附近的各交通要道,公路巡警设置了道道路障,拦截所有车辆进行检查。有一部分警察则走上街头挨家挨户搜查可疑人员,并向全体居民提出劝诫:“逃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请严加提防。要锁好门窗,晚间切勿独自外出。为了你及家人的安全,一定不能给来访的陌生人开门……”

早在法庭审判时,希尔曼就曾扬言要杀掉出庭作证的人。他此次越狱成功,使证人们人人自危,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希尔曼的妻子多萝茜深知希尔曼翻脸无情,便匆忙赶到100英里外的地方躲藏起来。乔·马伦和哈尼思则受到警方的特殊保护,被暂时送到监狱中的一间空房里过夜。

紧张的空气笼罩了这一带的城镇和乡村。惟有抓住希尔曼这个魔头,公众才能过上太平日子。

凌晨5时许,俄克拉荷马城的市郊小镇路泽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中。在一条公路旁,值班巡警汤姆·多森站在警车旁边,正等候同伴来换班。

突然,多森看到东边的路面上有车灯的光柱射来,一辆汽车飞奔而来,车速高得惊人。多森出于职责,不得不将这辆车拦下。轿车停稳后,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从车中钻了出来。

“对不起,先生,你的车超速了,请出示证件。”多森接过这个男人的驾驶执照,仔细审视着。由于希尔曼杀人案及其脱逃的消息并未传到这个小镇来,所以多森对司机姓名栏上的“希尔曼”几个字并未在意。但是,出于警务人员特有的直觉,多森对这名违章司机产生了怀疑。他命令这家伙坐进车里,自己则用警车中的电话检查司机的姓名和车号。

突然间,希尔曼一跃而起,手握一把寒气逼人的尖刀捅向多森。只见白光一闪,多森猝不及防,手臂被刺中,鲜血汩汩流了出来。两人在警车的前排座位上展开了生死搏斗,但已经受伤的多森显然处于劣势。在扭打中,多森的脖子又中了一刀,随身佩带的左轮手枪也被对方夺下,黑洞洞的枪口直逼胸前。

此时,多森的一条静脉已被切断,鲜血浸透了警服。希尔曼看到他已奄奄一息,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奸笑,放弃了开枪杀人的念头。他收起左轮枪,用多森腰间的手铐将多森双手铐住,然后把他锁进了警车后半部用来关押犯人的囚笼里。显然,他是想让多森在痛苦和挣扎中慢慢地流尽最后一滴血。

这个恶魔真是残忍之极!

在逃走之前,这个凶恶而又贪婪的家伙,没有忘记顺手牵羊抢走多森的钱包、手枪和一支一点一二口径的长筒猎枪。

但是,多森的颈部主静脉还在剧烈地跳动着。希尔曼驾车逃跑后,这个勇敢的巡警聚集起全身最后的力气,挣扎着从囚笼后窗里爬了出来。他抓起电话,用微弱的声音向总部呼救,并报告了希尔曼的逃窜方向。

此时,情况已是万分危急。希尔曼进入了一个毫无防备的城市,不知又要有多少人惨遭罪犯毒手。于是,俄克拉荷马城电台立即发出紧急通告:“杀人犯希尔曼正在我市逃窜。该犯全副武装,携带手枪、猎枪和匕首等凶器,是个极端危险分子。请市民们注意安全,加强防备,如有发现,请立即报告警察!”

俄克拉荷马城的居民们对希尔曼深恶痛绝,自发行动起来,大力协助警方缉拿凶犯,为警方提供线索。一位市民报告:希尔曼已丢弃了先前使用的汽车,正开着刚偷来的第二辆车匆匆逃跑。当天下午4时许,警方果然在该城一个贸易中心发现了一辆挂有玛斯科兴县车牌照的无主轿车,正是希尔曼所弃。

办案人员据此判断,希尔曼目前正驾驶着新偷来的汽车没命狂奔。对他来说,此刻是逃命要紧,逃得越远越好,所以已无心报复预审时出庭作证的人了。然而,老奸巨猾的希尔曼就像一个幽灵,飘忽不定,踪影难测。两天后,玛斯科兴县警方接到情报:在本州另一座小镇,又有一辆汽车被盗,地点离希尔曼先前丢弃汽车的地方不远。一个报信人暗示:冷血魔头希尔曼又卷土重来了。

如此一来,那些证人们再次陷入极度恐惧之中,他们纷纷跑到警察局,要求保护。一个证人十分害怕地说:“这条疯狗会把我们统统杀掉!”

又有情况出现了,3月27日,得克萨斯州哈佛县警察局得到报案:郊区的一个加油站在当夜被抢劫一空,39岁的女主人和她15岁的儿子去向不明。

警察很快赶到现场。只见加油站大门敞开,气泵还在运转。自动现金出纳机仍在工作,但里面已空无分文。经过仔细搜查,现场找不到任何能表明加油站母子去向的线索。

后来,在哈弗县的一处荒地里发现了一女一男两具裸尸。经核实,这正是失踪的女站主和她儿子。女尸头部中了两枪,子弹是紧贴着死者头部近距离发射的。男尸头部中了两弹,胸部中了一弹。经初步鉴定,杀人凶器是一支一点二二口径的手枪。尸检结果表明,女死者曾被奸污过。

死者的被害方式,与西奥德夫妇的被害几乎如出一辙。警察在调查中了解到,最后一个来加油站的是一名开天蓝色小型货车的中年男子。听到天蓝色小型货车,办案人员心头为之一动,不由想到另一起发生不久的谋杀案。被害人的尸体是在两天后才由一对年轻恋人偶然发现的。

3月28日下午3时50分左右,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手挽着手甜甜蜜蜜地走进了土耳沙城钱德勒公园。这个公园位于一座小山的顶端,地势十分险要,三面是悬崖。这里游人很少,但却成了恋人们幽会的好地方。当这对情侣爬到半山腰时,隐约看见远处的岩石上似乎有一堆东西。他们感到很好奇,走近一看,不由大惊失色。原来,那里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死人。

当地警察闻讯赶来,立即展开了调查。

死者名叫刘易斯,40岁,是密苏里人,他是为了与贝尔电话公司签订合同而来到了土耳沙城。死者身无分文,钱财已被凶手洗劫一空。这次,凶手也是紧贴着死者头部开的枪,一只大口径猎枪子弹将死者头部打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法医验尸结果表明,死者是在两天前,即26日夜里被害的。

经查,刘易斯的一辆天蓝色福特牌小型货车已丢失。

看样子,这又是那个穷凶恶极的希尔曼干的。

就这样,希尔曼在越狱潜逃后短短一周之内,又杀死了3名无辜者,犯下了杀人、抢劫、强奸、袭警等几条大罪。

这真是一条不折不扣、恶贯满盈的地狱恶狗。

3月28日,星期六,下午5时左右,亚利桑那州皮玛县的一条高速公路上,巡警帕利什正在值勤。

按照规定,在这段路面上行驶的车辆时速不得低于45英里。帕利什发现,一辆天蓝色福特牌小货车慢吞吞地开来,时速只有30英里,属于违章低速行驶。于是,帕利什拦下了这辆车。从车里走出的司机正是希尔曼。夕阳的余辉撒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又宽又大的下巴。也许因为过去两次因超速而惹了麻烦,希尔曼已神经过敏,这次竟因低速违章而再次被拦了下来。他故作镇静,愤愤地抗议道:“警察先生,我的车开得很谨慎,为什么要拦我?”

“是的,先生,你过于谨慎了。请出示驾驶执照!”帕利什不无嘲讽地答道。

希尔曼一边出示执照,一边撒谎:“我从得克萨斯来,开了一夜车,实在太疲惫了,所以尽量开得慢一些,以免发生什么意外。这是我父亲的车,他叫刘易斯,住在密苏里州。”

帕利什觉得希尔曼这个名字很耳熟,但匆忙间又想不清楚为什么耳熟。于是,他说:“希尔曼先生,请稍等一会儿,很快就可以上路了。”

帕利什转身走向自己的警车,想通过无线电查询一下。突然,他听到背后“哗啦”一声响,这是枪上膛的声音。帕利什意识到了危险,但是他并不惊慌,缓缓转过身来,只见那司机双手紧握一把左轮手枪,两腿叉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

希尔曼凶相毕露,咬牙切齿地命令着帕利什老实点,帕利什突然醒悟过来,站在面前的希尔曼正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此刻,任何轻举妄动都是无济于事的,应静观其变,等候战机。于是,帕利什装出了一副顺从的样子。

希尔曼动作利索地取下帕利什腰间的手铐,将帕利什紧紧铐上,然后就像对待多森一样,把帕利什锁进了警车囚笼。帕利什巴不得这个家伙赶快逃走,不料希尔曼却扔下了天蓝色货车,驾着警车开上了公路。

感到绝望的帕利什知道希尔曼已把车驶离3公路,但不清楚到底行驶的是哪条路。

突然,警车内的报话机中传来警察局交通调度员那熟悉的声音:“各值班警官请注意,据一位公民报告,一歹徒持枪劫持警察,正驾驶警车逃窜……”这声音给帕利什带来了一线生机,却使希尔曼惶恐不安。希尔曼一个急转弯调过车头,折回原路。

希尔曼将警车停在那辆天蓝色小货车旁,隔着后窗玻璃对帕利什奸笑着说:“警官先生,你很听话,暂且饶你一命。”说着,他钻进小型货车,飞快地逃走了。

帕利什挣扎着站起来,一脚踢碎后窗玻璃,钻出囚笼。他一把抓起报话机,紧急呼叫:“我发现了希尔曼!罪犯携带枪支,正驾驶一辆天蓝色小货车向西奔逃……”

一架亚利桑那州警用直升飞机正在附近空中执行巡逻任务。听到呼叫后,它立即掉头搜寻罪犯。刚飞出不到l英里,希尔曼的小货车便出现在视野中了。为了紧紧咬住目标,直升飞机飞得低得不能再低了。

希尔曼驱车发疯似地狂奔,但汽车毕竟不是飞机的对手。直升飞机穷追不舍,像一只巨大的蚊子牢牢盯住了科尔曼,在他头上发出嗡嗡的轰鸣,想甩也甩不掉。它一边追击,一边向赶来参加追捕的警车报告希尔曼的行踪。

“罪犯已弃车而逃,正奔向路边一处堆满砾石的植物林。”从飞机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希尔曼跌跌撞撞、气急败坏的熊样。

飞机继续报告:“逃犯正掏空口袋,扔掉里面的所有东西。”

“现在,逃犯已停下脚步,猫腰躲在几块巨大的砾石后面。”直升飞机步步紧跟,在手枪射程之外,密切注视着希尔曼的一举一动。在飞机的指挥下,地面警察将包围圈越缩越小。

直升飞机、地面警察对希尔曼形成一张密实的包围网,等待着他的束手就擒。希尔曼疯狂起来,频频向直升机射击。这时地面上的警察已经逐渐形成了包围圈。

在场参战的每位警察都料定,像希尔曼这样的亡命之徒一定会负隅顽抗,这场追捕将以一场惊心动魄的枪战而结束。于是,警察们各就个位,聚精会神,子弹上膛,做好了战斗准备。双方僵持着,一分钟,两分钟……空气似乎停留在了这一时刻。

然而,植物林中却戏剧性地传出了一个颤抖的声音:

“别开枪,我这就出来!”只见希尔曼万分沮丧,哆哆嗦嗦地从植物林中钻了出来。长时间的逃窜使这个家伙疲惫不堪,神经极度紧张,口干难忍。在戴上手铐后,他一个劲地干嚎着:“水!水!快给我点水喝吧!”

中国有句俗语说的好,多行不义必自毙。希尔曼这只凶残的恶狼终于受到了正义之神公正的惩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居心不良、凶狠残暴的罪恶分子都将逃不出法律的严惩!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