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玄迹天极

第6章 :达成玄识!

清幽的莲池底静落着一个玉棺,在其中有个年不过十七的青年静躺着,若非有着呼吸,恐怕被人见着都会以为是个死人。

这个青年自然是玄极了,此时他正领悟着“玄”。

“世人皆认同天地生玄,玄不可能超脱这片天地,吾虽不反对,但却不苟同。以吾之见,天地生玄,玄亦能创生天地...”

“后生者,若不同我,劝弃之...”

此刻的玄极感觉自己正站在浩渺的虚空之中,四周星辰无数,在身前,有个如恒星般庞大的身影,模糊不清的脸庞为其增添几分神秘。

“学习玄文都是如此奇异么...”玄极看着眼前神秘的虚影,心中对这玄文越发的好奇。

随后,玄极继续听着这虚影对玄的讲解,同时心中也渐渐对这玄有了见解。

只是他不知的是,他对这片大陆玄之力的理解,与这片大陆上的人对玄之力的理解越来越远。

当玄极结束第一次修习时,外界已经是过去了十四天,正好两周的时间。

但玄极却是不知。

“没想到这简简单单的,最基础的玄竟然是有如此多的知识。奇怪,明明感觉过了很久,怎么我一点也不觉得饿...”

现实中,玄极早已经睁开了双眼,但令玄极惊讶的是,他没有感觉到饥饿,只是觉得头一阵沉重,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不行,得加快进度了,只怕我还到达这玄识一阶,就已经先饿死在这里了。”玄极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小憩了一会后便有继续开始了学习。

终于,一周后玄极将这玄文中所有的初步知识学完。

“后生,这些便是我对玄的认识,但是老夫始终有着不全的感觉,但是为夫寻求了上百年,依旧未果...甚至老夫也差点认为自己的想法错了。”

“直到我发现了那一族...与它们的交流让我发现了希望,但是却为时已晚...只恨大陆人根深蒂固的观念让我寸步难行...后生者,我希望你能拜托这根深蒂固的思想。”

在结束后的话语中,玄极却是有些茫然。因为本来就不是生于这片大陆他根本不知道常人对玄的认知是什么。

“接下来是对玄力的感悟...老夫在研究玄的同时,偶然发现在河畔湖水之中更能清晰的感受到玄的存在。对于没有天生接受玄的洗礼的人来说,这或许是很重要的。”

“至于为何,或许是这湖水与这玄之力接触最为长久,水中参杂着大量的玄之力。也是因此,在湖底处常有仙草诞生,但湖中也有着半玄兽...”

“所以,后生者,对于这玄的感悟我并不能做过多的帮助,这只能靠你自己的感悟能力。至于方法,潜心静气,将自己所有的感知摒弃,感悟周身的空气。若是在水中,那便感受水的流动...”

听完这感悟之法,玄极便开始照做。

“潜心静气,将感知摒弃...”

一炷香之后,玄极没有任何的感悟,但是他并未就此放弃,若是在冰封前,他早已烦躁不安。

可是在他冰封百年间,和始魔共同行走在那黑色空间已经让他有了异于常人的心。

对于这一点,玄极倒是未发现。

半晌之后,玄极躺于玉棺纹丝不动。

日落星起,玄极犹如陷入了昏迷。

第二日清晨。

“这,这感觉是...流水?!我是在水中么...”玄极渐渐感受到异于空气流动的存在。

日月如梭,很快便过去了三日,同时玄极也终于渐感饥饿,无奈,玄极只能忍耐着。

“这就是‘玄’...”此时的玄极感受到那流水之中还存在这不同于水的物质,它明明与水丝毫不同,但却能在水中自由穿梭。

第四日,玄极缓缓睁开了双眼,这并不是代表他失败了,想法,玄极此刻已经觉得没有必要再感悟了。

因为玄极不仅能感受到流水中的玄,还能感受到其它物质中的玄,就如这玉棺。

使之震惊的是,玉棺中的玄之力并不单纯,似乎在玄之力中还有着其它的存在。

这让玄极苦恼了一阵子,在无果后玄极才退出了感悟。

“呼~第二阶段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最重要,也是代表彻底踏入这个世界的阶段了。”玄极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并未着急着进入下一阶段,而是让自己稍做休整。

“好!究竟玄之力有多强就让我来瞧一瞧吧!”

感觉自己状态进入巅峰后,玄极便再度开启这卷轴进入学习。

依旧是那浩瀚之宇,玄极站与虚空,看着眼前模糊的虚影,眼中充满了敬仰。

“己身适玄是最为重要的一步,而这也是验证一个人天赋的一个阶段。每个人在适应玄的最后一瞬,总会后些许异象产生。”

“而一个人天赋的不同,所产生的异象也不同。人们也借此将天赋分为了几个等阶。”

“以下往上分别是‘劣’,‘平’,‘引地’,‘通天’,‘融天地’...”

“但在这些之上还有一种,也是必将受人们所畏惧的‘禁’...‘禁’之称,不过是因为在适应天地的一瞬时,天地异动,犹如天地不容一般。”

“实则不然,天地异动不过是因为其适应的玄在这天地并不存在,倒不如说是这玄在适应他,这天地在努力接纳他。”

“但这样的人至今未出,‘禁’天赋的由来也不得而知...或许是人们早已忘记了它是何时出现的,或许将来会有人不知如此天赋了吧。”

“话至此,接下来我便授予你,我这独特的适玄之法...前面感悟玄之力时,你已经练就的最为修行最为重要的东西,那便是——神识。”

然而接下来,这虚影的话让玄极一阵头大。

“修得神识后,你需要寻得一处玄之力足够的地方,并且能够直接接触到它们,比如我此前所说的湖水之中...”

玄极不知所措,纵然在棺外的确感受到了大量的玄之力,但是玄极并不能直接接触到它们。

没办法,玄极只得硬着头皮学。

适应玄便是需要沟通这四周的玄之力于身,让其改造自己的身体,使之能承受玄之力。

而那些生下来便被父母用玄之力洗礼的人,可以说完全能够忽略这一步。

随后,玄极便按照这虚影所教授的方法开始接纳这玄之力,并让自己的身体适应。

然而还未正式开始,玄极便发现这玉棺内的玄之力不够用了。

“这该怎么办...除非能打开这玉棺,可是我不就是为了打开这玉棺才修炼的吗...”

玄极一阵头大,两者的矛盾让他顿感绝望。

“可恶!难道我就此结束了...”玄极一头撞向这棺壁,可玄极并未感觉到疼痛,反而灵光一闪。

“这棺材...不正是完美的玄之力啊!”玄极睁大双眼激动的摸着这棺材,同时准备再度修炼。

可是接下来又来一难题,虽然这玉棺的玄之力够多,但是想要将其中的玄之力抽出是何等的困难。

然而玄极却未因此烦躁,而是更加耐心的感悟并抽取这玄之力,纵然一次的量很少。

“心静,用这神识去牵引玄之力。”玄极静若止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玄极却并不能清楚的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只知道自己的身体正一步步改变着,从一开始十分排斥玄之力到如今开始初步接纳玄之力。

就在玄极抽取着这玉棺中的玄之力时,这玉棺也在逐渐改变着。外观虽变化无几,但其重量却在发生巨大的改变。

就这样玄极不分昼夜的修炼着,原本的他十分的饥饿,但在修炼的过程中,饥饿感渐渐消失。

过去不知几日后,某一刻。

原本幽僻无人的莲池开始剧烈的颤抖,生活在四周的半玄兽竞相暴走,并且都努力的远离这莲池,似乎诞生了令他们畏惧的存在。

然而有动静的仅仅是这莲池,这片天地却是安静如祥。但在这片大陆之外...

虚空之中本就是异流涌动,被大气包裹的天极大陆的四周,却有着异样的虚空,这些虚空之流比之四周的虚空之流要更加的暴躁。

说是暴躁,倒不如说它们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只是这样的场景却无人能见。

仙莲池处,本奔腾的池水逐渐安静了下来,但四周的半玄兽却并未回到原来的栖息之地。

在池底,玄极感受到就那么一瞬,自己身体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

“这便是被玄之力改造后的身体么...”玄极微微握了握拳头。

“再让我试一试这棺材重量...”说完,玄极便伸手去推这这玉棺的盖子。

“咦?!如此的轻,似乎比第一次尝试要轻许多...”玄极发现这重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

然而刚刚推开一个缝隙,棺外的水便涌入。

“真的在水底!”玄极迅速将盖子推开,就在他想要快速游向水面的时候,忽然一个犹如玻璃般的透明薄膜将水隔开,并将他笼罩。

“这是?”玄极一脸诧异,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卡着一枚不起眼的小珠子。

“是它的作用么?”玄极将他拿于手中,“看来那几个老家伙还是担心我的嘛,知道用这样的东西来保护我。”

玄极笑了笑,同时看向水面,冰封百年之后,真正的旅途才就此开启...

“百年时间,让我看看这个世界究竟如何...”

....(未完待续)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