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淘气小子好事坏事一火车——聪明鬼就是牛

第21章 聪明鬼就是牛

原来每个单元都安了电子门,门关得严严实实的。要想进去除非变成一只苍蝇,可惜,谁也变不成苍蝇。

“就说我们是修下水道的。”李晓果耍起了小聪明。

“没有侏儒管道工。”大齐来了一句。

“就说我们是送报纸的。”李晓果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还不如直接说我们是贼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李晓果急了。

三个人一时被难住了。

几人贼眉鼠眼地四下张望。无法进去,就只能离开这里。他们像没头苍蝇似的在小区里到处乱撞。

然而他们只想着如何散发广告单了,却没有想到,他们的光辉形象早已进入了监控录像,保安已经盯上了他们。

“等这三个小毛贼得手了,我们再抓也不迟!”

小区里发生了多起盗窃案,至今还没有找到线索,眼下,线索终于出现了。

巴奇他们来到一栋楼前,恰恰一个单元的电子门开着。三个人一闪身钻了进去,随手关严了电子门。

“他们进入了楼道,”保安密切注视着三个人的动作,“准备抓捕。”

楼道里很静。三个人蹑手蹑脚地散发完广告单,又贼一样溜了出来。

保安守株待兔,把三个人逮了个正着。

三个人当时就傻了。

“叔叔……”李晓果声音发颤,他用手抹了一下眼睛,竟然湿乎乎的——吓哭了。

“别废话,走!”保安威严地说。

“我们没有废话,我们说的都是真话。”大齐临阵不慌。

“到里面说。”保安推搡着他们。

几人被带到了保安办公室里。

“说吧!都做了什么事?”问话的保安严肃得像只老虎。

“我们来这里只是散发广告单。”巴奇说,“可惜,刚发了一点点就被你们发现了。”

李晓果怕对方不相信,立即补充:“真的!”

“没问你!”保安瞪了李晓果一眼。

李晓果吓得一吐舌头。

“鬼才相信你们的话!”

“不信,你们看!”大齐一伸手,从怀里拿出广告单,“这是有力证据!”

“这种小把戏我们见得多了。”保安甲说。

“放心,我们不会上当的!”保安乙说。

“别看人小,贼心眼倒不少。”保安丙说。

“你说我们是——贼?!”三个小心翼翼地问。

“我说你们是贼还会假啊!”保安停了停,“如果你们不是贼,谁来为你们证明?”

“我们可以证明!”

嗯?三个人一回头,眼珠差点掉出来,惊喜的。

还是李晓果反应快,一下奔了过去:“章添、纪阳,你们来得太及时了。”

章添和纪阳从天而降。

原来,巴奇他们被保安带走的一幕,恰恰被侯洋看见了。

侯洋吓得转身就跑了,跑出一段距离才反应过来:咦?我跑什么?我又没有进入小区。他停了下来,不过,又犯难了。现在三个人被保安带走,生死不明,他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看来,只有回去搬救兵了!

就在侯洋跑得大汗淋漓时,突然被人拦住了。他吓了一跳,以为是保安来了,掉头就往回跑。意想不到的是,又有人拦住了他。

侯洋瘫倒在地上。

“侯洋,你怎么了?”

侯洋仔细一看,差点没把他气死,竟然是章添和纪阳。

“捣什么乱!”侯洋大吼一声,“他们被抓了!”

“啊?”章添和纪阳吓得不知所措。

经过侯洋断断续续地讲述,两人终于明白了巴奇他们为什么被抓。

“好啊!”两人笑嘻嘻地说。

“他们被抓,你们还喊好,真没良心。”

“谁让你们甩掉我们了?害得我们好找。”

“既然不讲信誉,就让别人教训教训好了。”

“同学身陷囹圄,你们还幸灾乐祸。”侯洋一来气,走了。

“哎,你干什么去?”

侯洋不理两人,脚步飞快。

“侯洋,你回来,我能帮你。”纪阳喊道。

“真的?”侯洋一阵风似的跑回来。看纪阳无动于衷的样子,他又急了:“快,越快越好……”

“那你们怎么报答我?”

“你说怎么报答就怎么报答!”侯洋痛快地说。

“好,我们走!”

章添和纪阳雄纠纠气昂昂地向小区走去。

“喂,我们就这样去啊?”侯洋不放心,“这不等于往狼嘴里送肉吗?”

“如果是肉,也是你这块肉。”纪阳也开起了玩笑。

侯洋不知纪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紧紧跟着。离小区越近,侯洋越没有信心,渐渐地,他与两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章添和纪阳来到小区门口,只见她与一个保安不知说了什么,保安就带着他们进入了小区。

侯洋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想方设法要进入的小区,两人竟然轻松搞定了。早知如此,不如带上两人就好了,这能省去多少麻烦啊!

就在他胡思乱想时,巴奇他们出现了。

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高大英俊的大人——纪阳的爸爸,这里的经理。

“你们没有受伤吧?”侯洋问几个人。

“我们能受什么伤!”李晓果说得天花乱坠,“我们来到这里,受到贵宾待遇,对我们嘘寒问暖……”

“是,都有人感动地哭了。”大齐接过话茬。

李晓果就像身子突然触电了,僵在哪里。

章添和纪阳笑出声来。

巴奇出来以后,一直没有说话。

“喂,巴奇,你没事吧?”侯洋关心地问。

“我们应该去找那个男的理论。”巴奇认真地说,“我们上当受骗了。”

“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在受骗。”大齐说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

“欺人太甚,走!”李晓果义愤填膺,“我们不仅要要回押金,还要要回我们的劳动所得。”

一行人轻车熟路来到了胡同。

男子本来是笑脸相迎的,当他看见那一摞广告单,眼睛一下立起来了:“你们又没完成任务!没完成任务,报酬……”

“其实,我们完成完不成,你都不会给我们应有的劳动所得。”巴奇说。

“你一直在利用我们!”大齐说。

“我们不仅要要回押金,还要要回我们的劳动所得!”李晓果说。

“我们可是有言在先的,”男子不慌不忙地说,“你们也是同意了的。反悔的是你们,要找,也应该是我找你们,赔偿我的损失。”

男子倒打一耙。

几个人一听,也是这个理儿,自始至终都是他们违约。但好像又不对,可不对在哪儿呢?一时又无法说清。

他们看着巴奇。

巴奇一脸沉思状,严肃得像个老人。

“你心里最清楚。一,我们不可能在你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因为你给的时间是无法完成的。”巴奇像说绕口令,“二,你要求我们每家每户都塞广告单,这是个很巧妙的借口,你只要嘴一歪,我们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都是徒劳的。还有,去最后一个小区散发广告单根本是不可能的,你是想借此打消我们的积极性,让我们自动退出来。”

大齐眼前一亮,做补充发言:“你一直在利用我们,既散发了广告单,又不付出任何代价,而且还得了押金。”

“还我们的押金,付给我们劳动所得!”李晓果最干脆。

男子面无表情。不过,他还是挺佩服几个人的,他的想法无一例外地都被对方说中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对于他这个老江湖,对付几个小毛孩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只是你们的一面之辞。又没有证人,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男子笑吟吟地说,“好了,你们回去吧,我要工作了。”

李晓果真想往男子嘴巴上来一拳,可又不敢。

侯洋急得团团转,眼看着被骗了,却讨不回公道。

大家又开始看巴奇。

巴奇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大脑飞快地转着,对于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人,只能以牙还牙。

“如果你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就报警。”巴奇突然说道。

“给!”纪阳把手机塞到巴奇手里。

男子一愣,马上镇定下来:“警察不管这种事。”

“我们不向警察举报。”

众人也呆了。

“我们向工商部门举报,”巴奇不慌不忙地说,“你私自散发小广告,破坏了市容市貌,吊销你的营业执照。再向劳动部门举报你使用了童工。”

巴奇话不多,却句句击中要害。

“好说好说……”男子一脸堆笑,乖乖把押金退还给了几人,并付给几个人应得的报酬。

一行人以胜利者的姿态走出了胡同。

“巴奇,真有你的!”

“巴奇,你真聪明!”

……

“聪明鬼,就是牛!”大齐的话最能代表大家的心思。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