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天狱飘渺

第1章 血色光芒

元无极开着新买的橘色大众蔚揽2016版,柳晓晓慵懒的窝在副驾驶,秋日金色的阳光透过打开的车窗洒在她温润如玉的脸上。

元无极瞥了一眼笑道:“懒猫。”

柳晓晓嘟了嘟嘴,做了个可爱的姿势。“你行不行啊,上个月才拿的驾照。注意看路。”

元无极转回头全神贯注开车,大众蔚揽很快出了城,上高速,直奔两百里外的紫霞山而去。一个多小时后,大众蔚揽停在紫霞山脚下的恒通酒店。

两人要了间套间,一进门柳晓晓倒在大床上,“好累,让我先躺会儿。”

“饿了没有?”元无极扑在柳晓晓身上。

柳晓晓尖叫了一声,嗔怒道:“疼死我了,早就让你扔掉它,你却把它当宝。”女孩一把扯断元无极脖子上的银链子,手里多了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石头。这块石头黑黝黝,入手微凉。

“喂,还给我。”元无极话音未落,柳晓晓一甩手,石头从窗口飞了出去。

“你......你把它扔了?”

“膈得我胸口疼,不扔掉才怪!”

元无极嘴唇哆嗦,想说点什么又忍了回去,扭头冲向房门。柳晓晓的愤怒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元无极,老娘还比不上一块破石头吗?”

元无极头也不回出了门,楼道里响起他急促的脚步声和吼叫,“它是我的护身符。”柳晓晓气呼呼从床上跳了起来,把房门反锁上,手里紧紧攥着大众蔚揽的车钥匙。

这辆车是元无极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女孩站在窗口探出脑袋,望着楼下停车场那辆橘色大众蔚揽,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元无极花了半个小时,在花坛下面找到了那块石头。令他有点恶心的是,石头陷落在一坨宠物大便上。他咬了咬牙,摘了片红色枫叶在手,轻轻将石头捏了起来,找到一家酒店附近的超市买了瓶矿泉水,把石头清洗干净,稳稳的握在手心。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警车驶入酒店停车场,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名警官。男警官是个皮肤黝黑,壮实的中年男子。女警官二十四五岁,是个警花。

“车在这里。”女警官道。

“你守在这里,我进去。”中年警官快步迈入酒店,来到前台。

元无极远远看见车子旁边站着的女警官,顿时心惊肉跳。“事情败露了。”他急忙转身,没命的跑开了。

“不行,柳晓晓还在上面。”他停了下来,掏出手机打通柳晓晓的电话。

“你在哪儿,臭元无极。”柳晓晓似乎不那么生气了。

“你快下来,我摔到腿了。”元无极撒个谎。

“笨猪!”

酒店有两部电梯,其中一部正从一楼上来。柳晓晓走进另外一部电梯,来到楼下,出了酒店。

一辆出租车停在她跟前,元无极打开车门,语气有些焦急,“快上车。”

“我们不是有车吗?干嘛打车。”

“先上来。”

一路上元无极不说话,不时往车后瞄上几眼。那辆警车没有跟来,他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出租车在一个叫文港的小镇停下,元无极付了车钱,带着柳晓晓找了间小旅馆住下。这种乡下旅馆,条件差,管理松散,入住也不需要登记身份证信息。

华灯初上,夜色下的小镇非常寂静。元无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根接一根抽着烟,屋子里烟雾弥漫。

柳晓晓发现了不妥的地方,温言道:“你怎么了?”

元无极的行为太不寻常,女人是非常敏感的动物,直觉告诉她,自己的男朋友遇到大麻烦了。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一年,我们大一认识的,算起来五年了。”元无极深深的注视着柳晓晓的眼睛。

“嘻嘻,你傻了,坏蛋,疯够了就算了,别闹了。”柳晓晓道。

“对不起,晓晓,你去报警吧,我犯法了。”元无极憋了半天,总算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元无极的爸妈是普通的工薪阶层,读个大学,家里的钱基本花光。参加工作一年,没存到什么钱。买车的钱来路不正。

柳晓晓惊愕的望着面前这个男人,满脸狐疑。“发生什么事了?别慌,慢慢说给我听好吗?”

元无极重新点了支烟,喉咙耸动了几下,说道:“我参加工作一年,其实工资不高,一年赚几十万是骗你的。买车的钱是一个老板那里弄来的。”

“你杀人了?”柳晓晓声音尖锐起来。

“没有。他是搞楼盘开发的,和我在的那家公司有业务联系。我知道他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大学生。”

“你偷拍人家,然后敲诈。”

“五十万,买完车,剩下几万块。”

‘啪’,元无极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柳晓晓浑身发抖,一把将元无极推倒在地。元无极一屁股蹲,重重的砸在坚硬的地面。

“你报警吧!这事跟你无关。”元无极垂头丧气。

柳晓晓坐在床头,低声的抽泣。“元无极,你太不懂事了。你没钱买不起车,就不要逞强。我只是开个玩笑,你怎么这么混蛋。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女人吗?”

“我去自首,整件事你都不知情,都是我干的。”元无极从柳晓晓的背包里取出车钥匙,就要出门去投案。

楼下来了辆面包车,下来几个膀大腰圆的大汉。清一色黑体恤,黑西裤,留着板寸,脖子上挂着手指头粗细的大金链子。

五名大汉横着就进了小旅馆,为首的红脸汉子和旅馆老板说了几句领着手下来到二楼,抬脚踹开房门,冲进元无极,柳晓晓所在的房间。

“男的弄死,女的留给老板处理。”红脸汉子吩咐手下。

“老大,这女的不错,是不是......”一个面容猥琐的大汉笑道。

“办正事。”红脸汉子一声断喝。

元无极一看,这回糟了。被警察找到,最多坐牢,遇见这些人,小命不保。更可怕的后果是柳晓晓处境堪忧。柳晓晓上大学的时候号称系花,落到这帮人手里好不了。

元无极站在柳晓晓身前,护住女孩,低声说道:“跳下去。”

柳晓晓惊恐之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迅速脱掉高跟鞋,毫不犹豫从窗口跳了下去。下面是个垃圾堆,能有小坟包那么大,女孩落在垃圾堆上,并未受伤。

她刚从垃圾堆上下来,元无极就跳了下来。两人没命的往前跑。小镇的夜晚,路灯稀疏,秋风吹得人微醺。五个大汉开着面包车在后面追。

两人钻进一条小巷,五人从车上下来,紧追不放,如附骨之蛆。“元无极,这次被你害死了。”柳晓晓气喘吁吁,杀元无极的心思都有。这个男人以爱的名义将自己拉入深渊,实在太可恶。

“晓晓,对不起。”

“闭嘴,如果这次还能活下来,我弄不死你。”

杂乱的脚步声,人家院子里的犬吠声打破了小镇的宁静。两人刚出小巷,两道刷白的光柱晃得人睁不开眼。

“不许动,蹲下。”一个高大的身影遮断了光柱。

“自己戴上。”女警花掏出两幅手铐,元无极,柳晓晓一人一副。

两人如蒙大赦,老老实实戴上手铐,上了警车。警车呼啸而去,巷子里,五名大汉走了出来。

“老大,怎么办?”

“去你妈的,什么都要问老子。”红脸大汉冲一名手下努了努嘴。

这人会意,在路边停放的大货柜车车门边捣鼓了一阵,车门被打开。“猴子,你跟我去追他们。你们三个开面包车跟在后面。”

猴子把货柜车当飞机开,十分钟后在盘山公路上追上警车。红脸汉子打开微信位置共享,另外三名手下的面包车在后面紧跟。

“老大,撞死他们算了。”猴子道。

“撞上去,撞到山下面去。”盘山公路外边就是万丈悬崖,红脸汉子哈哈大笑。

一声巨响,警车直直的坠了下去。

车里的四人刹那间失去意识。“哈哈哈哈,这还不死。猴子,回去泡个澡,找几个外国妞给你消消火。”红脸汉子跳下车,拍了拍手。

“老大,外国妞是什么味道?给我讲讲呗。”猴子道。

“够劲!”

两人说话间,三名手下开着面包车赶到。“艹,这货柜车也不咋地,车头都烂了。”

盘山公路比较窄,面包车小心翼翼从货柜车边上擦过去,开车的大汉一脚油门,车子蹿了出去。就在这时,山崖下面升起一团血色光芒。

“老大,你看。”猴子道。

“什么鬼东西。”红脸汉子有些迷信,以为是鬼作怪,颤声道:“快走!”

下一刻,面包车淹没在一片血光之中,旋即红光极速收缩,化为一点红遁入夜空。面包车上空无一人,五名大汉凭空消失,面包车失去了控制,一头扎进山崖。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