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情深如梦令

第14章 素云和砜(十)

人群之中,素云愤然疾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强忍着不流下来。她埋着头,走得跌跌撞撞,只想着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莫名其妙!莫名其妙!明明给的是你想要的,为什么会生气?

……岂有此理!

砜越想越恼火,对着素云的背影厉声喝道:“你站住!”

然后抬起右手,拇指和中指捏在一块儿,“你再踏前一步,我就解除法术!”

他正言厉色的模样,仿佛那个响指打下去,便会发生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一喝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人群中停下脚步的素云。好事之人纷纷交头接耳起来,故事一个比一个精彩。

素云依旧没有回头,笔直地站立在原地。

砜看不到她的表情,也猜不透她的想法。说到底,他并没有真想解除法术,只是情势所迫,便借由发泄了一下情绪,现在反而有些怂了。想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抬起的右手也不自觉地放了下来。

一旁卖菜的老妇人来回瞧了两人一眼,然后笑呵呵地对砜说道:“孩子,小两口吵架很正常,姑娘家心思细,多哄哄就好了。”

“哄?”砜听着觉得是个好东西,便颇有兴致地俯身问道:“什么是哄?”

老妇人一听,大笑着拍了拍身边老头子的大腿,“哎哟,又是一个傻小子,跟你当年一模一样。”

那老头显然不乐意了,偏过头去嘟着嘴,小声念道:“就你话多。”

然后习惯性地握着老妇人的右手垫在大腿上轻轻拍打。

还没等砜有所领悟,前方的人群已经骚动起来。

只见素云径直走向一个酒馆小二,掏出几文钱放在托盘上,然后端起酒碗端详着,里面荡漾的是一张不熟悉的脸。

她苦笑了一声,高举酒碗当头淋下,决绝得不像自己。

哗!

冷冽又火辣的感觉令素云差点喘不过气来,似乎体内的水分也随着倾泻而下,有些口干舌燥,有些欲哭无泪。

……辣到眼睛了,好难受!

是不是太浪费了?可以换好几个馒头呢……

滴答之声传入耳朵,思绪却不受控制地四处飞蹿,她不愿意察觉身边出奇的静默。

人群之中仿佛掷下了一道惊雷,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惊叫声,众人退散开来,对着素云指指点点。

素云睁不开眼,心里却如明镜似的,好像看得到周围发生的一切,连看客细微的表情都能明察秋毫。

“怪物!”

“会变法术,肯定是妖人!”

“天啊,我就说这世上怎会有如此标致之人?果然是假的,好可怕啊!”

或惊恐,或嘲讽,或愤慨,或好奇,甚至有人向她扔掷石头,想确认她是人是鬼。

素云站立其中,犹如置身于漩涡,天旋地转。

“素云!”

砜急呼,闪现到她身旁,手臂一弯将她搂入怀中,然后原地一转,便消失无踪。

素云尝试睁开眼,只见漆黑一片,耳边有沉闷的风声,四处弥漫着泥土的芬芳。

她想尖叫,却发现很难张口,静下心来方才感觉到自己在高速地移动中。

“砜……”她轻轻唤了一声,像是自言自语,连自己都听不真切。

耳边的风声停了下来,黑暗中传来砜有些颤抖的声音。“我在。”

“你看得见我吗?”

面对素云没头没脑的问题,砜一时没反应过来,当真犹豫了片刻,然后心虚地回答道:“遁地的时候看不清,只能感觉得到。”

“嗯……那我们……能在这里……呆一会儿吗?”

断断续续的声音,夹杂着若有似无的哭腔,砜感觉到肩膀上多了一些重量,有温热的液体顺着脖颈流淌。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砜的内心一直在追问,却找不到答案,他只是愣愣地杵在那儿,心痛得无以复加。

“……对不起。”

无边无际的黑暗里,那些悲伤显得如此渺小,却始终挥之不去,无处消散。

夜幕降临,两人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小院子。那总是透露着温暖光芒的小茅屋,似乎因为长时间无人搭理而变了样,冷冷清清地躲在月光的阴影里。

腾起落地的瞬间,砜便看到了素云哭得有些红肿的眼睛,但素云一直在回避,令砜有些手足无措。

“素云,今天走累了吧?来,先坐一会儿。”

“素云,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素云,你应该还饿着吧,我给你热几个馒头?”

……

进门的那一刻,砜便如无头的苍蝇到处忙活,又是端茶送水,又是揉肩捶背,但素云总是一副很难堪地模样,并没有太多的回应。

“你想……”

你想怎么样?你说!到底要如何才肯原谅我?

砜险些按耐不住,差点脱口而出,但他突然感觉到,这种氛围下,素云八成是不想和他说话的,所以就住了嘴。

“今儿不早了,你也早点歇息吧……别想太多了……”

砜说着,垂头丧气地走向门口,最后看了一眼别过头去的素云,他第一次体会到如此复杂的情绪是多么地磨人,无奈中关上了门。

盘坐在屋顶上的砜,沐浴着月光,吹拂着晚风,原本应该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奈何现实却只有残云闭月,寒风萧瑟,他在夜色里轻声叹息,寂寞得像空中飘摇的茅草,无比凄凉。

嗖!月光下一道黑影略过,砜的身边便多了一个“人”。

“长时间维持人形,看来你也吃不消啊~”

青冥斜躺在砜的身边,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嘴角弯出很诡异的笑容。

“说不定~下次,我就可以破开你的‘昭岩’了,嘻嘻嘻!”

说着,青冥用修长尖锐的指尖在砜身着的披风上划出一道亮眼的痕迹,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而砜只是不耐烦地拍开他的手,那道痕迹随即消失。

青冥笑着摊了摊手,也没有再去招惹明显一脸不爽的砜。

“我真是不理解,你一块活了几百上千年的石头,怎么就突然开窍了?还爱上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说说,你是怎么爱上她的?”

听到青冥的询问,砜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想明白过这个问题,于是抓挠着脑袋,似懂非懂又无比认真地回答道。

“嗯~大概是那天,阳光明媚,山花烂漫,她踏风而来,对着我甜甜地笑。那一刻,我的心如翩翩起舞的蝴蝶——扑通,扑通……百花丛中只想飞向她身边。”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