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黑暗动乱

第30章 落幕之惨烈,光明之终结!

“开!”同关不顾被封印的危险将大经纶之剑插进白光门户内。

这一刻他出离的安静,仿佛智慧容纳了永恒的黑暗,脑后激荡出层层黑暗的智慧之光,他的脸上没有了狰狞、没有了凶狠。他放佛化身成黑暗之子,独守他那份不变的黑暗与孤寂,不怕沧海桑田,不畏地老天荒,不惧天地破灭,依然无声忍受岁月的无情。

他宁愿打开这座沉寂万载的星空之门,以“负尽天下苍生不负卿”的豪情,毅然决然完成他的承诺与计划。

或许他是无情的人,但他是有义气的人。要是换另外一个人刚刚从封印走出,接着又要放弃永存的自由,甘愿被封印在永无天日的空虚中,度过漫长的余生,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大的决心,多大的愿力!

“嗷嗷!”囚神祖龙的烙印拥有难以想象的威能,即便是物神金钻也不能完全阻挡它的威能,它携带星空之门多年积攒的无尽空间之力,在同关一剑插入白光门户时,一爪裂天,一爪碎空,直接按在同关的脑门上…

而这瞬间,白光门户发出一道贯穿古今未来的光,那是一道象征着人道文明巅峰之光,然而,仅一会儿,只见这道文明之光刺破无尽的虚空,渐渐的光芒暗淡,如迈入了迟暮的上古圣人,散发出黄昏,腐朽,终结的气息。

这道文明之光,如同化身成时空隧道,直接打穿了浩翰的星空之门,穿越了诸多异次元空间,“轰隆····”星空之门摇晃不停,震落了无数厚重的尘埃,绽放的金光彻底染黄了地洞,一处灿若黄金的地洞就此生成,星空之门传来一阵阵开天辟地的轰鸣!

同关魔焰滔滔,尽管他吼碎了虚空,金灿灿的龙爪直接按在他的脑门,囚神祖龙之烙印,身环无尽的黑白之光,它无情无念,直接将所有的黑白空间之力一层层打入同关的脑袋,要将魔性同关永恒放逐在虚无空间中,物神铠甲的阻挡也被一爪粉碎,化作金粉,激扬在虚空。

而同关声音也来越小,紧跟着物神金钻绽放出来的物神之光,射在囚神祖龙的眉心上。

“嗷嗷”之声,龙威浩荡,压迫的同关的身躯不断的破碎之后,在物神之力的帮助下又重组在一起。

“陨神之战中的囚神祖龙!”

炼神之神面对囚神祖龙本能的发出了警告,他们曾经是莫大的天敌,他的白骨之身,相当脆弱,他若上前一步必会惹到囚神祖龙的攻击,以囚神祖龙现在的威能,只要空出一只手来对付他,他就倒了天大的霉了。所以只能站在地洞的出口怯怯地观望,根本不敢上前去找跳骚魔鬼的霉头。

物神之力,虽然威力无边,有物神的神力,但是也奈何不了囚神祖龙的烙印,所以同关他根本反抗不了,如个蚂蚁一样,任囚神祖龙烙印随意拿捏。

在浩瀚的宇宙的另一边,一座无边无际的深红星球,遨游在宇宙星空,什么也阻挡不了它的前进,即使是诞生一切的恒星,也阻挡不了它的前进,即便是浩大的星球不是被切成两瓣,就是被整个吞噬。

它状似一块被剥离出来的大陆,而不是浑圆的星球,的确,确切说来这是一座轰动诸天万古的大陆--名为深红。

深红大陆,在宇宙遨游,一眼望去,浩瀚无边,它所过之处,方圆千亿里的小行星,大陨石无不脱离原本的轨道,从着它飞来,它的身后竟是一群横跨诸天的的碎星带。

突然间,深红大陆的前方出现了一道渺小的光点,相对于恒星的遮天之芒,这渺小的光点就是米粒之光!

“呜呜…”

“休养生息九万载,今日随吾皇灭世!”

深红大陆猛烈震荡,像是沉睡了万古的神魔,发出了苏醒之音,一道至神至尊的混沌之光、从深红大陆的深渊中射向虚空的光点。

“轰轰…”这恐怖的混沌之光冲出深红大陆时,所过之处,遥远的虚空晶壁被全部吞噬,从而开辟出一条灰色的宇宙通道!

“轰隆!”这浩大无比爆炸,震破了诸天,响彻了万界!

光点所在的天宇,破碎了,只见方圆亿万里的虚空全部支离破碎,震荡出无穷无尽的空间碎片,像是一场万古仅见的大流星雨,划破宇宙星空,震慑古今未来!

诸天万界的至高存在都推演到乱世突然提前,大祸将要临头。

一场毁灭九天的风暴正在星空之门而来,无尽的生灵还在茫然未知。

深红大陆的地势极其狰狞,如一张吞天魔鬼扭曲的脸,散发出惊天的气机。

这里的山川湖海都是深红色的,且非常的妖艳,此刻无数魔头也好,魔鬼也罢,也无论是刚出生幼魔,还功参造化的魔尊,他们都纷纷地朝深渊之处,一边大呼始魔天帝万万岁,一边行三跪九拜。

这就是威慑诸天万界的深红大陆,它是众魔之世界,是万魔之天堂,是始魔之起源!

此时的深红大陆自行驾驶加速向混沌之光,开辟出来的宇宙大道深红大陆,散发无尽的铁血之芒,令天地崩溃,这是征战诸天的信号。

一个黑暗动乱的新时代,从此刻掀开了,它将祸及诸天万界,席卷宇宙洪荒。

······

五更天,桃花源,梧桐院。

“嗡嗡···”之声,依旧熟悉,却有了悲伤之意。大经纶之剑化作一道血光,穿越桃花源的天空,越过祖龙堂,在阿公恭敬而担忧的目光中,毫无阻拦的飞进了梧桐院。

“族长,这把带血的剑,好熟悉,它为什么能自由进出梧桐院呢?”九霄面向阿公虚心而惊疑道,实在是好奇的很,族长要强行花费了很大心机才打开九扇门,才能进入梧桐院,而今一把通灵的宝剑,却能自由进出,这不得不让他惊异万分。

“九儿,你应该要称呼它为至高无上的大经纶之剑,连我这个族长见了它也要行长辈礼。因为它是二世祖的心血结晶,昔日梧桐院的建造就有它的一份,只是可惜它不复当盛况了,这是人世的哀哉啊。不过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我们隐龙一族也自古以来也遵循这个祖训,谁也无法逾矩。”阿公显得云淡风轻。

九霄抹了抹额头的冷汗,鞠躬而恭敬道:“族长之话,令九儿茅塞顿开,九儿定会鞠躬尽瘁,为我们的桃花源,为我们隐龙族而奋斗!”

阿公慈祥一笑,摆手道:“行了,你随我进来,其他族人,不必理会,门开之时,自会苏醒。”

与此同时····

“经纶?”

“喝!”七夜毫不畏惧,碎步凌空,掌心光芒大盛,一张可怕的符篆欲要阻挡大经纶之剑的降临。

“误会,误会。”

小薇薇突然抱着七夜的玉手,眼里闪过泪花道:“是经纶!!”

而大经纶之剑刷的一声,带着血光,掉进了灵药温泉里,净秽莲花瞬间将它包裹。血光一闪,没入了同关的肉身。

······

同关的元神回归肉体的刹那,重回肉体的爽快,一下子僵硬的肉体,变得富有弹性,静止的心脏也碰碰直跳,很是欢愉。

“咿呀···”

梧桐院门,打开了,门开之时,就是同关睁眼之际。只是深邃平静的眼里有浓得化不开悲伤。而七夜羞涩在躲在小薇薇的身后。

那是魔性同关即便被重新封印,他无言的悲伤却弥漫着整个神魂,依然消散不了。记忆里的画面,令他眩晕的感觉,短短一夜,令他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那发自神魂的剧痛与疲累,却是那么真实。

“我的记忆怎么又有了空白?”在感知七夜与小薇薇闯进他的院子,站在他身边,他也没有在乎,只是幻化出一件月白色的长袍,从灵药温泉中从容迈出。时光飞掠,画面重叠,然而他无论回忆,记忆只有到白骨碎星上解开封印的那瞬间。

“同关哥哥,你醒了?呼呼···”小薇薇立马化作泪人,小手捏住同关的腰际,把粉嫩可爱的脸蛋埋进同关的腹部。只剩七夜默然站在一边。

“关儿,你们?”阿公开门就看见了这一幅画面,于是老怀大开的笑道:“小薇薇,七儿,你们两个也在这儿啊。别担心,有阿公在,老是说关儿有没有欺负你们?”

“阿公,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同关抢先道,飞人感觉是想要解释,却好像要掩饰一般。

“哎,不管了。可我真的是在做梦吗?为什么我会这么悲伤?二世祖您告诉我,为什么解开封印是这样的。我不想失去自我,我不想忘却自己…”同关脸色惨白,泡在灵药温泉身子,颤抖个不停,阿公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心海微微惊动了一下。

“关儿,你也长大了,阿公有你那么大的时候,都有娃了。”阿公不在乎七夜对同关的举动,甚至也没在意小薇薇怯生生地捏衣服,只是慈祥带笑说:“小七夜,小薇薇,今晚桃花源发生了些许不安的事情,你们都在这里,那就说明关儿应该没有踏出梧桐院吧?”

小薇薇恢复小女孩儿的心性道:“城爷爷,黄昏的时候,同关哥哥跟那个大笨牛比斗完后,身体有感不适,我就迟他一步来到这儿的。”

她拉着同关的手,整个人轻灵灵地飘了起来,抚摸同关的脸,泪珠仿佛不争气地、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楚楚可怜的模样,摇晃着小辫子,更加几分灵动与可爱,真是让人忍不住疼爱万分的小宝贝。

“城爷爷,您看,同关哥哥泡了一夜的灵药温泉,脸色还是那么苍白,都是大笨牛出手太重啦!城爷爷,呜呜…”

······

······

“同关哥哥,你在看什么?星星很漂亮吗?那也不比我的眼睛更好看呢。”小薇薇坐在屋顶上,踩着老旧的瓦片,轻轻地试探在仰望星空地同关道。

清风吹来,那是黎明的清凉,黑暗还未散去。

同关苍白的脸上,布满了凝重之色,似乎冒出滚滚黑云,令人心绪沉闷。

(更新迟到了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