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小说Q星球的最后一个人

第43章 贾县长出使苦瓜村

刘万里

吴绩县的贾县长好大喜功,每年他都要带着小车队浩浩荡荡直奔苦瓜村,警车在前往边“呼呼”开道,随同的电视台记者便不停录像。电视台每年都要播放贾县长帮助苦瓜村民致富的消息,可苦瓜村越治越穷,原来贾县长致富是假,而是来苦瓜村吃各种新鲜的野生动物。村民们一见贾县长一来就大吃大喝的,走时还大包小包的,就是不见办正事,背后里都叫贾县长为鸟县长。

今年,贾县长又带着他的车队,7辆毫华的小车直奔苦瓜村。当车队经过村口的一条窄窄的小桥时,小桥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开道的警车便拉响了警笛,少年受了惊吓躲闪不及一失足掉进了河里。贾县长见有人落水了,便停车钻出小车望着河面,少年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救命。贾县长就问,“谁去救一下他?”随同的人没人吱声。众人眼睁睁地望着少年沉入水中。

贾县长说:“只怪那人不会游泳。”便没事一般钻进小车,车队又浩浩荡荡驶进了苦瓜村。村长早已做好了丰盛的野味等候着他们,村长说:“你们辛苦了,先吃一点今天刚打的野味,下午我安排你们去打猎,晚上就打麻将……”贾县长说:“客随主便。”这时一个老头破门而入,他说道:“谁是鸟县长?”贾县长说:“我是贾县长,不是鸟县长。”村长就对老头道,“任老头,有啥事明天再说。”任老头大声说:“我要找鸟县长算账,我儿子被他们挤下河里淹死了。”村长说:“你先回去,公家不会亏待你的。”支走了任老头,贾县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才松了一口气。由于出了事,贾县长心事重重,第二天一早就打道回府了。

贾县长回后就吩咐公安局长去给他了结此事,大不了给死者家属一点钱。几天后,公安局孟局长给贾县长汇报工作,他说:“尸体至今还没找到,那死老头给他再多的钱他都不要,他只要他的儿子。”贾县长说:“你再去给他做工作,实在不行,你就另想办法。”这时任老头突然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他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望着贾县长说:“还我儿子。”贾县长不由得退了几步,说:“人死不能复活,有啥事慢慢商量。”任老头扑上去对贾县长就是两巴掌,说:“你一天就知道大吃大喝,从不关心老百姓的生活。”这时冲进来两个警察把任老头拷了起来。贾县长说:“放了他吧,如果以后再敢放肆,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任老头被押出了县政府大门。

第二天,贾县长回家时见一个人躺在他的门前,他就怒斥道:“滚开!”那人腾的站了起来,说:“我今天就不滚开,你走到哪,我跟到哪。”贾县长见那人就是任老头,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说:“我给你10万,此事就算了结了,行不?”任老头说:“再多的钱我都不要,我只要我儿子。”贾县长就匆匆下楼,钻进小车走了,他城外还有一套别墅。

贾县长每天下班后就回他城外的别墅,他没想到的是三天后任老头又找上门来了。贾县长感到任老头像一个幽灵时时在缠绕着他,他必须要铲除心头之患。他就给公安局孟局长拔了一个电话,一会儿警车就“呼呼”开来了,从上面冲出几个警察拷住任老头拖进车里就走了。任老头被带进了局里,几个警察对他就是一阵毒打,任老头被打得鼻青脸肿,孟局长这时出现了,他说:“任老头,贾县长给你面子,你要知好歹,如果你在倔强下去,我们就给你扣上杀人、偷盗等罪名,你不但得不到一分钱,还要判你坐几年大牢。”任老头说:“我要我儿子。”孟局长一招手,一名警察拿出提前已做好了笔录,捉住任老头的手就是不停的按手印。孟局长笑着说:“你死定了。”任老头有点胆怯了,他说:“我不告贾县长,也不要他一分钱行不?”孟局长说:“你早说不就勉了皮肉之苦了吗!如果你以后再找贾县长的麻烦,你是没好日子过得。”

任老头回家后心里越想越气,就请人写了一封信给在省报当记者的侄子。几天后,省报记者找到了任老头了解情况,不久头版头条就报道了贾县长借考察之名,车队把一少年挤下河,竟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少年沉入河底。一石击起千层浪,全国各大媒体也都先后报道了这一消息。再说贾县长也看到了这条消息,便让孟局长把任老头请到局里又是一次毒打,任老头被打得遍体鳞伤,差点死掉。当记者得知任老头被关在看守所里时,又在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一消息,接着各大媒体又转载了这一条消息,再一次击起千层浪。此事惊动了中央,中央派人来调查,没想到的是从贾县长的别墅里搜出了几百万的存折以及大量的现金,从贾县长身上又挖出了一大批贪官……

贾县长被关进大牢的那天,苦瓜村村民喜气洋洋,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这时从人群中突然跑出了一位少年,任老头扑了过去说:“儿啊,你受苦了。”原来,任老头的儿子落水是任老头安排的,他让儿子故意落水,然后游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爬上岸,再躲到亲戚家里。任老头想通过此事引起媒体的注意,整治一下贾县长的吃喝玩乐、不干正事的歪风邪气,没想到却揪出一大批贪官。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