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追风·逆天修神录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野茫茫此身归何处

“主人,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帝都外的密林中,一个少年状似随意地坐在一棵树上,两脚悬在空中,却并没有动来动去。那样的凝坐,似乎倒像是和自己有意过不去一般。少年的肩头上踞了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无论是谁看到这只小狐狸,都会在心里赞叹一声的。

好漂亮的小狐狸!

此刻这只漂亮的小狐狸正和它口中的主人一起极目远眺,看了一会儿却又失望地收回了目光,因为它实在不知道它的主人到底在看什么,好像远方没有什么啊!

除了那总是繁华着的帝都。

“不知道。”它的主人轻轻地喃着,“我们还能去哪儿呢?这天底下,是不是早就没有白飞羽的容身之处了?”

那——你干吗要走得这么决绝,无视秦歌的一再相求?

这句话在小狐狸心里几乎是当即便冒了出来,但它看了白飞羽一眼,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白飞羽没有注意到小狐狸那一瞬间的犹豫,目光犹自盯着远方不知何处,思绪却飘回了几天前的秦府。

“怎么可能?我……我怎会……”

白飞羽一脸震惊地环视着狼藉不堪的房间,只见木屑碎片遍地都是,屋内已找不到一件成形的器物。秦歌半跪在一地碎屑中,一手按住膝盖,看上去似乎是无力之下为自己寻求一个力量的支撑,另一手则环抱着毫无知觉的凤栖梧。北春凡则仍立在稍远处,只是已不复一直以来的悠然自得,亦没有负手,那只右手却离奇地抚住胸口,倒似是被伤到了一般,脸上的表情也很奇怪,似有惊奇,又似有不甘,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解脱,平日里威严无比的双眼正上下打量着白飞羽。白飞羽觉得自己一定是发了疯了,因为他竟从北春凡的眼神发现了一点点……赞赏!

秦歌虚弱地喘息了几下,“羽弟,这不是你的错……”

“不可能!”

白飞羽急促地打断了秦歌苍白的安慰,低下头注视着自己的双手,面现痛苦,“这怎么可能是我做的?我,我……我之前……不是已经失去了……”

这情形……真是他方才造成的?这怎么可能呢?这样恐怖的破坏力,即使自己没有失去修行,自度也绝不可能千万如此景象。何况——那厢还有个貌似受了伤的北春凡!

北春凡何许人也,自己怎会有如此通天本领让他受伤?

他实在是过于震惊了,竟没有质问为何好端端的秦大哥变成了秦姐姐。

秦歌听到此处,身躯微微一震,面现不忍,将双眼闭了一闭。北春凡则神色一动,却不知在想什么。

白飞羽全然没有注意到他二人的表情,猛然“啊”的一声惊叫:“我的伤!我——刚才不是受了伤吗?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说着缓缓转过头来注视着秦歌怀里的人儿,嘴唇颤抖了许久,终于只问出来一句话:“凤……她,怎么样了?”

这声音沙哑艰涩,全不似他平日里有些冷傲又时刻对事情成竹在胸的安定模样,秦歌只听得心中一惨,眼圈蓦地红了,半晌才下定决心,缓慢地、却是无比坚定地摇了摇头。

轰!

白飞羽只觉得脑中一阵巨响,几乎要失去知觉,惨白着脸后退了半步,摇摇晃晃地勉强站住。

若是能……真的失去知觉,不知道会不会比较好受一些?

秦歌说他闯进门时凤栖梧便已倒地受伤,又见自己垂首跪地,亦不知生死,一怒之下贸然向北春凡出手,恶战之下却被北春凡打倒。关键时刻是自己忽地发威,不知怎的便将北春凡击退,似乎还令他吃了点小亏,这才解了他的围。

是这样吗?真是这样吗?

凤栖梧……是被北春凡所……伤……吗?

他实在……不愿意相信她是……死……

眼前的一切都瞬间模糊,只留下那一声声仿若天籁的呼唤。

“飞羽哥哥,飞羽哥哥……”

这声音……以后再也,听不到了吗?

“主人?主人?”

这是谁?这声音怎的如此熟悉?

白飞羽心头茫然地想着,这样清甜的声音……难道是……

他猛地向秦歌怀中看去,却见凤栖梧依旧双目紧闭,不曾动过分毫。

不是她……不是她……

可是这声音的确如此熟悉,仿佛曾听过多次一般。白飞羽痛苦地轻轻甩一甩头,正要仔细看时,就见秦歌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目光盯着自己,不远处的北春凡亦是目光闪动。他还没来得及问个清楚,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就“噌”地跃上了他的肩头。

“主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啊”的一声惊叫,却是发自秦歌。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只火红色的小狐狸凭空出现在房间中,竟还跃上了白飞羽的肩头,心下只以为那小狐狸要对他不利,忍不住出声提醒:“羽弟,小心!”

白飞羽看都没看小狐狸一眼,疲惫地向秦歌摆一摆手,“放心。”

说了这两个字,后面的话却就说不出来了。他实在是……不知道怎样跟秦歌解释这只小狐狸。

他二人各想心事,谁都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北春凡在小狐狸出现的瞬间,眼睛里闪现出的那一种炽烈的光芒。小狐狸却甚是通灵,见白飞羽没有答它话的意思,“噌”地便在他肩头回过身来向北春凡直视过去,神情倨傲,居然颇有挑衅之意。北春凡脸色变了数变,终究一抿嘴唇,顿在原地未动,也不曾出声。

小狐狸见他败下阵来,嘴角竟似扯出一抹冷笑,高傲地扬起脸来不再看他。北春凡面色一沉,想了一想,却没有发作。

这一番暗地里的较量却并未被秦白二人发现。秦歌见白飞羽神情不对,便将凤栖梧小心地放到地上,勉力站起身来,颇为吃力地走上前,一掌就拍向了白飞羽的肩头。

小狐狸猛地低下头,身子瞬间紧绷,似乎随时准备出手,但又见秦歌没有要对白飞羽不利,这才松了下来。秦歌清晰地感受到了小狐狸那一瞬间的敌意,又联想到方才它似乎称呼白飞羽为“主人”,忍不住皱了皱眉,“羽弟,这小狐狸是……”

“我不叫小狐狸。”

清甜的声音抢在白飞羽开口之前响起,带着浓浓的不悦,“我叫兰心!”

这小狐狸还有名字!

会说话的小狐狸就够让人惊奇的了,更加称奇的是它还有名字!秦歌看着怒气勃发的小狐狸目瞪口呆,半晌才指着它向白飞羽问道:“羽……羽弟,它是……”

“它是一只灵狐。”

冷冽而威严的声音响自身后,却是北春凡冷冷地开了腔。

灵狐!秦歌被这两个字惊得一震:灵狐怎会出现在此处?且慢,方才它称呼白飞羽为主人,那么,白飞羽身上当是拥有一件具有灵魅的圣器了,可她与白飞羽相交甚久,并未见他使用任何武器,更不用说是具有灵魅的圣器了,这是怎么回事?

秦歌未料北春凡居然会开口,诧然回头,却见北春凡并未在意他的视线,只紧紧地盯住小狐狸,口中淡然道:“若我没有猜错,你这一类灵魅应当在玄空大陆上从未出现过。”

小狐狸闻言居然一挑眉毛——秦歌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要么就是疯了,一只小狐狸怎么会挑眉毛?但兰心那表情确确实实让人感觉它就是在挑眉毛。秦歌在心中呻吟了一下,无力地抱了抱头。

“你的眼光还算不错。”小狐狸轻快地回答着,“我是枪灵。”

“枪灵?”北春凡目光一亮,“那么,白飞羽身上的东西是圣枪?”

圣枪?

秦歌大惊失色,却见白飞羽沉默地听完北春凡与小狐狸兰心的问答,右手一翻,一柄奇异的东西便凭空出现在他手中。秦歌注目看去,见那是一把通体透亮的缨枪,长约五尺,枪身似是流动的水一般,枪尖处紫缨飘荡,“水龙吟”三字若隐若现。

圣枪——水龙吟!

秦歌轻轻咝了一口气,猛觉得身边风声响起,北春凡袍袖一展,已从她身边越过,竟是直奔那圣枪而去。

秦歌不料北春凡竟对圣枪起意,一时事出突然,只得大喊“羽弟小心”,却见一片红影晃过眼前,与北春凡灰色的身影一交即离。北春凡痛苦地哼了一声,倏然后退。

“刚才出手的是你吧?”

轻轻吸了一口气,北春凡冷冷地盯住小狐狸问道。

“刚才?”小狐狸将北春凡一招逼退,还令他又吃了亏,却似是浑不费力一般,轻轻巧巧地再次跃上白飞羽的肩头,神态似在睥睨着竭力掩藏情绪的北春凡:“你说的是哪个刚才?是阻止你杀那小丫头的刚才吗?”

一面说着,小狐狸一面将前爪伸出来,优雅地指向秦歌。秦歌听它称呼自己小丫头,出人意料地竟没有发怒。

——那样优雅的神态,几令人觉得它不是一只小狐狸,而是一个出身高贵的妙龄少女!

这样回想着的时候,白飞羽的脸上难得地划过一丝浅笑。

小狐狸一直在注意着他的表情,这时却就呆了一下,脸上竟泛起一丝红晕,倏然即逝,仿佛只是错觉一般。

“主人在想什么?”

嗫嚅了半天,它还是抵不过自己的好奇心,将小脑袋凑到白飞羽眼前,悄声问道。

白飞羽斜了它一眼,“没什么。小狐狸,据你说是圣枪水龙吟在极短的时间里治愈了我的伤势,并且神奇地暂时归还了我的修行,还能让我有余力再战的?”

“是啊。”小狐狸点一点头,随即又现出懊恼的神情,“主人,人家叫兰心啦!”

尖尖的小鼻子可爱地皱了起来,小狐狸努力瞪大眼睛做出气愤的模样,却怎么也达不到如期的效果——那一双似乎总是笑着的眼睛实在让人无法与“生气”二字联系起来。白飞羽盯了它一会,忽地起了捉弄之心,笑道:“可我就是喜欢叫你小狐狸啊。小狐狸,小狐狸!”

小狐狸气鼓鼓地看着他,白飞羽坏坏地笑着与它对视。半晌,小狐狸终于败下阵来,“好吧,谁让你是主人呢!小狐狸就小狐狸吧!”

看着它有些懊丧的模样,白飞羽忍不住又微笑了,“好了。你的修行——似乎很高,北春凡……”

他没有说下去,小狐狸却了然地点一点头,“主人,兰心是圣枪的枪灵,自然要比普通灵魅好上一些的。”

比普通灵魅好上一些——却又是个怎样的程度?小狐狸没有明说,但白飞羽知道,单凭它轻易便能让北春凡受伤,这份艺业便足够惊人的了。

“那么,以后我便须时常仰仗你了?我现在……仍然是个没有修行的普通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说这话的时候,白飞羽的声音低低的,苦苦的,倒像是自语一般。他想起了……尊神的嘱咐。

小狐狸知它这个主人心高气傲,当下伸出两只前爪来,如人一般握住他的手,深深地看着白飞羽,“主人,兰心只是一个枪灵,虽然现在因为种种意外能够得以长久地现身在外,但终究是一只灵魅而已。对于灵魅来说,修行高低是天生的,兰心作为圣枪的枪灵,生来便有这样的修行能力,并非兰心自身有多么厉害,而且以后也只能如此,再不会有突破了。”

说到这儿,小狐狸顿了一下,见白飞羽目光仍盯着远处,神情却有所松动,便又续道:“可是主人你不同啊!兰心可以感觉得出来,主人在修行的功夫和玄空大陆上的通行功夫有很大的不一样……”

“嗯?”

白飞羽终于有了反应,诧异地转过头看着它。小狐狸微微一笑——真奇怪,明明它只是一只小狐狸,白飞羽却非常肯定它是在微微一笑,“圣枪本也不能算是玄空大陆之物,兰心自然也不能算是玄空大陆的生灵,知道得多一些也不奇怪啊!”

这倒也是。白飞羽想了想便点一点头,只听小狐狸又道:“既然方才圣枪能使主人暂时回复修行,这就说明这一身修行是有办法的,不会就这么废了啊!而一旦主人重新掌握了力量,以主人的聪明才智加上刻苦努力,轻易便可超越兰心啊!”

有风吹过,拂乱了发丝。白飞羽深深地吸了口气,忽然再次有了水龙吟出世时的感觉:这天地间竟是如此的美好!

便是不知道此身当归何处,又如何呢?

(卷一完)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