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盛兴v1导航

第5930章 戏猫

坐在车里,我们三个抽烟,舒芷脱了鞋把脚搭在我腿上,我帮她揉着脚腕,脑中想着姑姑的事。
   两天以前的晚上,她被赶出家门,一个落单的女子究竟遇到什么事情?
   第二天来打张鹏的三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若是没发生爷爷的事,很有可能是爷爷派人救走了姑姑,可他的的确确是死了,不然鬼坊集不会碎尸,就算那些亲戚看不惯姑姑被欺负,早不救晚不救,非要等昨天才救?
   张鹏和姑姑天天吵架,动手也是常有的事,从爷爷去世道现在过了快一个月,姑姑早已受了诸多不公,如果他们看不下去,早就会出手。
   我正苦思冥想,胖子将手里的烟头弹飞,肯定道:“鬼坊集干的。”
   “不可能吧?”我反问他:“鬼坊集和我有仇,他们难道在第二天帮我姑姑报仇?”
   “你确定是报仇?”胖子摸着额头,闭着眼睛给我们分析:“鬼坊集的势力遍布天下,也许有些阴谋一直没有真正对你出手,可是三天前的晚上咱们从太平间出来,等于彻底撕破了脸,也许他们现在人手不够,或者碍于你师父不方便大队人马找你麻烦,所以盯上了你姑姑,绑走之后打张鹏一顿,你理解成为是报仇,但我觉得更有可能是借此通知,让你知道她被人带走。”
   很有道理,我急忙说道:“那咱们去找他们麻烦吧,赶紧把我姑姑救出来。”
   “不要冲动,现在还不知道他们藏在哪里,既然你家回不去,咱们暂时先藏起来,一边寻找他们的踪迹,一边等他们联络你,只要你不露面,你姑姑不一定有危险,可你要是按他们的步骤走就会陷入被动,万一你被抓了,你姑姑可就没了用处。”胖子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我找个帮手吧,她虽然年纪小,但对命理相卜一事却无比精通,有她在咱们找人也方便。”
   我感激胖子,正想说几句话,他就对着电话说道:“鲁晓嘛?我是你师叔呀......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师叔一直记挂着你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哪能呢,难道师叔找你必须要有事?我在山西太原,这里的面食好吃到极点,不由自主就想到了你,你赶紧来吧......帅哥?这东西多得是呀,不管你找精壮威武的,还是柔弱像兔子的,这里都有,快点来......鲁晓,算师叔求你了行吗?来给师叔帮点小忙......得嘞我的小姑奶奶,你真是老天爷跟我开的玩笑,快来吧,到了太原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胖子面对我们诡异的眼光,擦着额头冒出的汗水,干笑道:“我们就是这样随意,等她来了就收拾她,让她知道什么叫长幼尊卑。”
   这个笑话不好笑,我也没心情笑,正想再点一根烟排解一下忧闷,秦小飒的口袋里却向起温柔的歌声,是邓紫棋的泡沫。
   这不是他的手机铃声,我记得他的应该是自己录的一句歌,曲调也是自创:我媳妇在我床上,你媳妇也在我床上。
   秦小飒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粉色的手机套上还印了一直可爱的兔子,秦小飒不好意思的笑笑:“桃桃的,我准备找人解锁,看看里面的东西。”
   他把晃晃手机,指着显示屏说:“柳姐,要不要接?”
   “接吧,就说桃桃在出任务不方便,三天以后给她回电话。”
   秦小飒清清嗓子,按下免提接听,用少有的深沉口气说道:“柳姐你好。”
   电话里的人沉默,一个雍容又温柔似水的女声传来:“你好,您是?”
   “我是桃桃的男朋友,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您有事嘛?”
   女声有些惊讶,但语调还是那样轻柔:“她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再给她打。”
   “差不多三到五天吧,桃桃去出任务,手机放在我这里,你也知道,她的工作性质很特殊,有保密协议的。”
   女声沉默,片刻之后继续说道:“你到底是谁?”
   “桃桃的男朋友呀。”秦小飒不愧是贱人,说起谎话从来不结巴。
   “你叫什么?”
   “秦小飒,山西太原人秦家堡人,九一年出生,比桃桃小一些。您相信了吗?”
   柳姐没有多说,只是让他稍等,就这样过了两分钟,秦小飒就快憋不住再次叫她时,柳姐说道:“你父亲名叫秦二小,秦家堡村长,你零九年入伍,一一年退伍,没有固定工作!秦小飒先生,我是公安局二级警察柳玺,请您务必跟我说实话,桃桃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手里,她为什么好几天没有上班?如果你绑架了她,请不要伤害她,无论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
   柳玺洋洋洒洒的长编大论让秦小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好不容易捱到她说完,秦小飒抓着电话的手都开始颤抖,嘴巴一张一合,无声的对我喊救命。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不是柳玺的身份,而是不知道如何对她说桃桃的事。
   想起那个说与我有天定良缘的英武女孩,我心里微微发苦,主动接过电话说道:“柳玺小姐你好,我是顾简安。”
   柳玺再次沉默,这次只有十秒钟,她说道:“顾简安,你父亲叫顾顺,也是我的同事......”
   “柳小姐,我知道你们有特殊的居民资料储备,但不要对我说这些。”我打断她的话:“桃桃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也不是你想象中的坏人,更不会对你提那些绑匪的条件,之所以没有说实话,是因为桃桃出事了,三天之后,我们会救她,怕你们提前担心,所以没有说。”
   “你们在哪里,我想过去看看桃桃,仅仅是探望她,我们情同姐妹,这是应当的。”
   就凭这句话,我断定柳玺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问发生了什么事,而是很委婉的征求我的意见,言语间落落大方,措辞得体,即便真是坏人,也不会被激怒。
   “柳小姐,救桃桃的事你帮不上忙,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她的家人,尤其是她的父亲,当然,如果你坚持要来,到了太原之后打这个电话,不要动用你们的网络找我,我也有些麻烦,会打草惊蛇。”
   “好的,我下午就到,需要我准备什么?”
   好聪明的女人,我不禁赞扬,听她声音,年纪应该不大,可处理起事情却圆润如玉,再配上她优雅的嗓音,完全没有人会拒绝。
   表面上看,柳玺已经完全相信我的话,若我真是绑匪,应该会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以及又骗了一个傻女人,但谁知道她真正到来的时候,暗地里带了多少人。
   “柳小姐,不要准备,请你务必相信我,这关系到桃桃的安危。就算你不放心,也应该先确定我话里的真假,如果桃桃的父亲知道这件事,有百害而无一利。”
   柳玺习惯性的沉默一下,毕竟是女人,考虑事情还要经过大脑,若她真的玲珑八面到不需要时间就能做出完美决定,这种女人也注定嫁不出去。
   “好的,我相信你,请你也不要让我失望,我到了太原之后会跟你联系,先这样,再见。”
   挂了电话,我疲惫的靠在座椅上,和柳玺简单的交锋,确实废脑子。
   秦小飒还蒙在鼓里,左看看右瞅瞅,抓耳挠腮的样子很是着急,胖子为他解释道:“师弟,师兄很兴慰你没有暴露低劣的智商,师兄给你解答吧,桃桃爸的势力虽然大,但凭他一人应该对付不了鬼坊集,如果他知道桃桃的事情,随便找几个人打听,说不定会被鬼坊集发现,与简安长的一模一样的厉鬼收到我们准备救桃桃的消息,说不定会抢先出手抢走桃桃的肉身,到时候桃桃爸就会迫于压力倒向鬼坊集,那天你不是也听到了?鬼坊集有意联络桃桃爸。”
   “原来是这样。”秦小飒恍然大悟:“咱们还是低调一些吧,先把桃桃救活再说。”
   “桃桃一定要救,但是咱们现在去哪?”家里的哥们还在地上趴着,只要他背后的人报个警,就算我有再多的客户,也免不了被抓走调查一番,到时候进了局子,真成了砧板上的肉。
   胖子还没说话,舒芷就插嘴道:“先回家,毁尸灭迹,不要授人以柄,然后咱们藏起来,让他们无觅影踪,咱们顺藤摸瓜,直捣黄龙。”
   我们三人都诧异的望着她,舒芷脸红,问问颔首:“怎么了?我说的不对?”
   “说的挺对,不过这是你第一次出主意,以前也没见你贡献出北大才女的智商。”
   舒芷认真道:“男人不喜欢聪明的女人,所以我一直没有多说话,把一切都交给你处理,可是现在不行了,再撒手不管,你很可能死掉的。”
   “颇有道理。”我赞同道,看来她是准备用这样的办法让我接受她,既然能帮我筹谋划策躲避鬼坊集,想来和他们也不会是一伙。我让秦小飒开车回家,脑子里琢磨舒芷的办法,到了楼底下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她是在嘲笑我的智商不如她?
   进屋的时候废了一番周折,实在是舒芷的手铐脚镣需要遮掩,她走动起来,皮肉被划得生疼,看的我心里一阵悲戚,这个小丫头居然把钥匙仍进河里,现在时间紧迫,又找不到破锁的人,只好先委屈一下,秦小飒倒是主动要背她上楼,舒芷淡淡拒绝,说是只有我能抱她。
   我是个大瘸子,自己走路都费劲,怎么抱她?
   最后我还是抱了,她缠在我腰上,秦小飒和胖子抬着我俩上楼,一路上胖子骂骂咧咧,恨不得把我俩摔死。
   除了电梯,秦小飒先去开门,等我们快进门的时候,秦小飒却冲出来,满脸惊惧的跑到我面前低声道:“尸体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