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塞隆索和舒马赫

第6章 赛车手舒马赫

“你看到了吗?门口的玻璃箱里有一条大鳄鱼。”赛隆索恨不得把满肚子的话都告诉男人。

“看到了,那是2004年5月,动用了18条巨汉抬进去的,它担任公园的形象大使。”

“2004年啊,那时我还没出生呢,从那个时候开始,它就一直待在那个狭窄的玻璃箱里吗?真可怜啊。”赛隆索不可置信。

男人看看赛隆索,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1亿多年前巨鳄与恐龙的厮杀,昏天黑地,却肆意狂放。

“它会在这里一直待到老,然后死去……”赛隆索开始为它难过起来。

男人摸摸他的头,什么也没说。

……

“鳄作剧,全球最精彩的鳄作剧,来自泰国的驯鳄高手激情表演,勇士与恐怖之王的亲密挑战,马上开始!”——前边的剧场里传来热情澎湃的介绍声。

来参观的学校很多,剧场里早已坐满了人,他们只得站在最外围的边上。赛隆索个子矮,什么也看不到。男人蹲了下来,把赛隆索抱起来放到肩膀上。

赛隆索双手抱着男人的头,紧紧地盯着剧场的中间。

“这是一个死亡之吻,最凶残的扬子鳄与美女的激情相吻,你不要怀疑,你所看到的都是真的!”

一个美女在音乐声中舞蹈一番以后,含情脉脉地蹲下去,搂住一条扬子鳄的大嘴亲吻起来。

“你所看到的不过是雕虫小技,睁大你的双眼,看我们的勇士深入鳄口,挑战生死——”

赛隆索紧张地看着一个黝黑的泰国人准备将头伸进鳄鱼的血盆大嘴里。他的心缩成一团。

“我……我……想尿尿——”赛隆索不好意思地对男人说。

男人把赛隆索从肩上放下来。

“走吧。”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出剧场。

“其实……其实……我并不想尿尿。”赛隆索心里激烈地斗争着。他竟然不想看这些,但是男孩子不都喜欢看这些吗?他不想跟别的男孩子有什么不同,更不想男人因此看不起他。

“你害怕了吗?”男人看着赛隆索的眼睛。

“是的,我怕鳄鱼一不小心把那个黑人给咬死了。”

“这样的事,确实发生过。不想看就不看吧。”

“你觉得我是胆小鬼吗?”赛隆索停下脚步郑重地问。

“哦?”看得出这对赛隆索来说是个重要的问题,男人思索了一下说:“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当然,如果你想当勇士的话,我们去那边比赛卡丁车,用实力来证明好吗?”

不知为什么,一提起卡丁车,男人便眉飞色舞起来。男人笑起来眼角有深深的鱼尾纹,却更像个孩子了。

原来公园里除了有鳄鱼,还有大型的游乐场。卡丁车的赛道就在一片树林与坡地之间。

赛隆索家里的墙壁上贴满了各种赛车的图片,当然也有卡丁车。妈妈说它是赛车运动中的“卡拉OK”,也就是说男女老少无论是否会开汽车都能开卡丁车。

赛隆索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卡丁车。

卡丁车,爸爸……这一切在赛隆索心里翻滚,有一种难言的滋味。

“你知道吗?大部分世界著名的F1车手都是从驾驶卡丁车开始的。巴西车王塞纳,法国名将普罗斯物,德国车王舒马赫,芬兰飞人哈基宁……卡丁车可以说是‘F1的摇篮’。”男人如数家珍。

“来吧。”男人选了一辆蓝色的卡丁车,戴上防护头盔和手套,兴奋地叫着。

赛隆索坐的是一辆儿童用的黄色卡丁车,样子非常可爱。

“我是阿隆索,我是冠军!爸爸,你瞧我的——”赛隆索对着天空大声喊道。

“我是舒马赫,我是世界车王舒马赫!”男人大喊。

“开始——你先走。”看到舒马赫把手一挥,赛隆索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赛隆索右脚一蹬油门,车刷的一下冲了出去。当赛隆索开到第一个弯道时,舒马赫倏地从他身边漂移过去,一溜烟不见了。

赛隆索不会控制方向盘,车子不断地撞在两旁嵌满轮胎的防护栏上。他的心疯狂地跳跃着,似乎经历着生死时速,要去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到第四个弯道时,赛隆索已经能顺利绕过去了。他意识到左脚不能一直死踩刹车,右脚加油要匀速,不能骤加骤放,遇到弯道不能心急大幅度转方向盘,只需轻轻拨一个角度……

当赛隆索满头大汗地到达终点时,舒马赫好整以暇地坐在太阳伞下喝啤酒,几个年轻人围着他热烈地谈论些什么。

“小子,快过来。”一个染着红头发的男人跳下赛道想把赛隆索从车上抱下来。

“我说,你最好别去碰他。”舒马赫舔了舔沾满啤酒泡泡的嘴唇。

还没说完呢,红发男已被赛隆索踹了一脚。

“我是男子汉,不用你抱。”开完赛车的赛隆索满腔热血,正陶醉在飞驰的快乐中,又怎么能忍受别人把自己当做小屁孩。

“哈哈哈……”舒马赫放声大笑。

“我说这小子,倒是个赛车的料。第一次开成这样,挺不错的。”红毛男并不介意赛隆索踹他,反而乐滋滋地看着赛隆索,像是看一件什么稀罕品一样。

“你的卡丁车场冷冷清清的,有人愿意来,你就捧上天去啦。”舒马赫撇撇嘴。

“唉,中国的赛车文化什么时候才能建立起来,赛车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大众运动啊。”红发男满脸惆怅。

“开什么玩笑啊。中国连真正意义自主研发的汽车都没有,说什么赛车文化啊。”一个高个子男人尖声细气地说。

赛隆索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觉得这几个年轻人像是真正的赛车手。更重要的是他们跟舒马赫一样,愿意跟自己说话。

“你们是F1赛车手吗?”赛隆索仰慕地问。

“哈哈哈!!中国……中国……还没诞生过F1赛车手呢。”

“不过,赛隆索,这几位哥哥参加过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呢。”怕他失望,舒马赫赶紧安慰道。

“什么?你叫赛隆索?”红发男惊诧地说。

“是啊!因为我出生那年,阿隆索获得F1的冠军啊。”赛隆索自豪地说。

赛隆索等这个机会很久了,上次舒马赫告诉他之后,他一直没机会告诉任何人。胡蝶飞不再跟叶田田玩“心口不一”的游戏了,而毕盖茨从来就不会跟他交谈。

“赛隆索的爸爸是赛车手。”舒马赫轻轻地说。

“小子,以后你就来我这里玩卡丁车吧,你知道吗?阿隆索3岁就玩卡丁车,8岁就不断往家里拿奖杯了。你可不能落后哦,中国的赛车事业就指望你们这些小屁孩了。”红发男摸着赛隆索的头说。

红发男叫赛隆索“小屁孩”,但这次赛隆索没有推开他。他听得出红发男是真心热爱赛车的,而他对自己的喜欢也是真心的,跟舒马赫一样。

“舒马赫,你还会带我来这里吗?”赛隆索小心翼翼地问。

“什么,你叫他舒马赫?哈哈哈!!”几个年轻人顿时狂笑起来。

“你知道舒马赫是谁吗?”红发男问赛隆索。

赛隆索摇摇头。

“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赛车手,F1之王,获得过7届F1冠军!”

男人的脸微微红了。赛隆索发现除了赛车的时候能看到他开怀的笑脸,大多时候他是斯文甚至有些腼腆的,这非常有趣。

“哈哈,舒马赫连续五年获得冠军,直到2005年被阿隆索夺去王位,注意,是在你出生那年哦……赛隆索,你们实在太有意思了。”红发男想到这里,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们走吧,我还要玩卡丁车!”赛隆索不想别人取笑舒马赫,他拉着男人的手,往赛场走去。

……

“你觉得我是胆小鬼吗?”

“不,你是个真正的赛车手。”

“真的吗?”赛隆索双眼放光。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舒马赫吗?”

“为什么?因为他是车王?”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我喜欢他对赛车的热情。喜欢一样东西,应该是一种长久的热情,不是今天说喜欢明天忽然又说不喜欢的,这不是真正的喜欢。这么多年,舒马赫偏执般坚持在赛道上,不管获不获冠军,赛车就是他的生命。一个人在一生中能坚持爱一样东西,这种品质值得赞叹……”

“嗯……”说实在,赛隆索不是很明白,但他被男人的真诚深深打动了,从来没有人这么认真地跟自己说心里话。

“你刚才问我还带不带你来,这要问你自己,如果你决定喜欢这项运动的话。”男人眼睛并没有看赛隆索,他抬头看着蓝得有些刺眼的天空。

“我喜欢。而且,我决定以后还叫你舒马赫。”

赛隆索不知道男人赛车的本领怎么样,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男人跟舒马赫一样喜欢赛车,而且是真正地喜欢。

“嗯……好吧。”男人脸又红了,但分明是高兴的。

……

他们离开赛道,穿过形形色色的鳄鱼池,舒马赫耐心地听赛隆索的每一声惊叹,每一个疑问。舒马赫给赛隆索读那些对他来说像天书一样的文字介绍。

最后他们来到门口集中。

工作人员正在给老师们赠送礼品。苏蕾蕾笑吟吟地拎着一小袋礼品走过来。

舒马赫轻轻拍拍赛隆索的肩膀,用手顶顶滑下来的墨镜,走了。

“那是什么?”赛隆索好奇地问苏蕾蕾。

苏蕾蕾笑得像朵花似的说:“这是鳄鱼肉,鳄鱼肉能补气血,提高免疫力。法国大文学家卢梭说‘身体虚弱,它将永远不会培养有活力的灵魂和智慧’。瑞士的亚美路说‘健康是一种自由——在一切自由首屈一指’。而英国的培根说‘健康的身体是灵魂的客厅,病弱的身体是灵魂的监狱。’……”

苏蕾蕾滔滔不绝地说着有关健康重要的格言。

可是赛隆索什么也听不进去,他看看塑料袋里切得薄而雪白的肉片,再看看囚禁在玻璃箱里的鳄鱼王。

“鳄鱼好可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