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塞隆索和舒马赫

第15章 在“海边”“山上”露营

“嘀——”一阵尖利的警示铃响后,全校同学从各班冲了出来。

“冯雨婷,你快点跑啊,你挡住我了!!”毕盖茨一心想第一个冲到操场。

“我怕……我腿都软了……”看着人潮涌动,冯雨婷哆哆嗦嗦地说,没等她说完,毕盖茨已经绕开她,冲到楼下去了。

“保持冷静!保持队形!不能推推搡搡,注意安全!”在危急关头还能指挥若定的人,不用说,肯定是胡蝶飞。只见她以标准的小跑姿势,按指定的路线,坚定不移地跑去。

“我说,真要有事,这有用吗?”陈如丝腿下倒不怠慢,但嘴里保持她一贯的怀疑一切的作风。

“我说,要是真的来场地震就好了,世界末日来了——”麦子舒唯恐天下不乱,一边跑一边扭着屁股,兴奋地大叫。

“就算是世界末日我也不怕,我是天蝎座的。”陈如丝面无表情地说。

“哈哈哈,那你快逃离地球吧——”

麦子舒记得陈如丝讲过当世界末日来临,12星座会怎么度过的笑话。

“白羊座会去抢劫银行,金牛座会吃破肚皮,双子座疯狂玩乐,巨蟹座会陪伴家人,处女座会勇敢表白……只有我们这些神秘莫测高瞻远瞩的天蝎座,会坐上研制多年的星际飞船,逃离地球……”说的时候,陈如丝头微扬起,睥睨一切。

“我们狮子座会挥霍一空,尽情享受人生!”麦子舒倒是很满意自己的星座表现。

……

当全班同学疯跑的时候,赛隆索懒洋洋地靠在教室后走廊的窗前,看着人潮无动于衷。等到大家走得一半了,他悄悄来到后走廊的栏杆边,熟练地顺着一根粗大的水管轻轻一滑,不费吹灰之力就到了地面。

他径直来到操场上。那里全都是幸福地尖叫的孩子。

“同学们,不可置信,不可置信,这次我们只用了一分半钟,就实现了全校安全撤离!!!”训导主任站在台上手舞足蹈,红光满脸。

“哗,我们好棒哦!”冯雨婷早忘了自己的胆怯表现,自我陶醉起来。

“喂喂喂,你大概是说错了吧,是‘我’好棒好不好。我在操场站到都累了你们才下来的。”毕盖茨自我夸耀道。

“其实我们还可以更快,太多人挤东楼梯了,下次可以多一个班从西楼梯撤退。”陈如丝永远冷静。

“不管怎样,我们的安全演习是一次次有进步了!”胡蝶飞不由分说,作最后有力的总结。

……

“校长先生让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明天晚上,学校会举行一次露营活动,要邀请家长参加哦。喜欢在海边露营的同学请带上泳衣、游泳圈之类的用具;喜欢在山上露营的同学可以涂上驱蚊水等,不过,一定记得带帐篷和望远镜。”训导主任神秘兮兮地说。

“耶——”全校欢呼。大家再一次觉得,校长先生真是个非常神秘且重要的人物。他掌控着某些跟“快乐”有关的密码。

……

体育课上,马老师在教孩子们搭帐篷,教得满头大汗。

“这个,这个得先把内帐篷打开,接着,接着,把支架串成长竿,对,就这样一节一节串……”马老师笨拙地把支架一根根连接起来。

“我知道了,我家有一种蚊帐也是这样搭的!!”毕盖茨兴奋极了。

“不,搭帐篷是不一样的,注意,把长竿穿过管道后,要找到这个针环,要穿过去,这个环是要打地钉的,以防帐篷被风刮走……”马老师笨手笨脚地搭着,累得气喘吁吁。

“老师,你以前没搭过帐篷吧,嘻嘻……”麦子舒奚落道。

“这个……这个……校长先生昨天教我们的……没事谁去露什么营嘛。”马老师喜欢去旅游,但一定要住星级酒店,噢,露营这种事情,太头疼了。

“最后我们来挂外帐,要注意内帐、外帐的门可要朝一个方向,四个角挂在内帐的四个角上,把外帐的四个角也用地钉钉在内帐四角附近……”

……

下午最后一节课,同学们心里已经按捺不住了。

“晚上,就可以去到海边了吗?”

“山上,会不会有野兽?”

“我爸爸妈妈都会来……”

……

“同学们,这节课我们来学习露营的相关知识。”石榴香打开电脑,跟所有孩子一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那是校长先生为大家准备的一个视频。

石榴香从来没试过去露营,当她看到从“安营扎寨”到“选择水源”一系列介绍时,不禁吐吐舌头——真是麻烦啊,就算是放假有充裕的时间,情愿在家看电视也不遭这个罪啊。

正当孩子们看得津津有味时,屏幕上忽然出现一排字“今天晚上,让我们一起欣赏牧夫座的流星雨哦……”

“耶——太棒啦!”全班同学轰然大叫。

赛隆索看不懂那排字所以不知道大家在兴奋些什么,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晚上能不能回来。妈妈还在法国,照顾自己的阿姨做好晚饭就会离开。没有帐篷,也没有望远镜……他看着窗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

“到海边露营的孩子请到学校旁边的广场上集中,到山上露营的孩子请到土坡上的草地集中……”训导主任拿着麦克风扯开嗓子大叫。

“那——大海呢?”

“哦,就在那里——”训导主任指着广场边上的喷水池,池边有一排椰子树。

“山呢?”

“你坐在草坡上,闭上眼睛,你会闻到山林间草木的芬芳,对哦,天亮时,你会看到,晶莹的露水——”训导主任得意洋洋。

大人孩子们先是瞪大眼睛,接着都哈哈大笑。

不一会儿工夫,麦子舒穿着小泳裤,背着小鸭游泳圈在广场上跳起了草裙舞。他的妈妈披着大浴巾坐在椰树下喝汽水……

广场、草坡上一片沸腾,有的孩子在指挥家长搭帐篷、架天文望远镜,有的在帐篷间钻来钻去,还有的家长们戴着游泳帽坐在树下聊天。

“我得说,这主意不错!”毕盖茨的爸爸一本正经地对陈如丝的妈妈说。

“噢,是的。我大概十三年零九个月没有参加露营了。”陈如丝妈妈穿着运动短T恤,扎着马尾,精确地说。

“天哪,不敢相信,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露营,孩子他爸,你就从来没想过带我们去露营。”冯雨婷妈妈喜滋滋地埋怨着。

“你们不觉得,这更像是一个大型的派对吗?”麦子舒的妈妈穿着泳衣手持高脚杯边喝葡萄酒边夸张地走来走去。

“她一定也是狮子座的,跟她儿子一样。”陈如丝小声对妈妈说。

草坡上尖叫声不断。有的帐篷没钉牢被调皮的邻居揭翻了,有的索性玩起了捉迷藏,捉鬼的游戏……

……

赛隆索是在吃饭时接到电话的。

“我在楼下等你,你慢慢吃,不急。”舒马赫轻轻地说。

“露营吗?”赛隆索觉得自己的声音也在颤抖。

“嗯,我们还可以一起看牧夫座的流星雨。”

“我马上就来——”赛隆索边说边挂了电话跑下去。

一打开车门,赛隆索就扑到舒马赫的怀里。“爸爸——对不起舒马赫,我想这样叫你,就一次好吗?”

舒马赫轻轻拍拍赛隆索的背。

“傻孩子。”

赛隆索泪眼蒙胧,还想说点什么。

舒马赫制止了他。“不要轻易说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你知道吗?我……我也是单亲家庭长大的。他们分开了。可是你看,我过得很好。”

舒马赫轻踩油门,车倏地开了。

车里放着粤语老歌,驶过一片灯火昏黄的老街区。赛隆索看着舒马赫的脸,觉得心里一片安定。

“这张CD,是年少时喜欢的,那时我无法拥有,十几年过去了,前段时间,终于在香港的二手店里淘得。很多时候,不要急着去拥有什么,一切,总会来的……”舒马赫说。

……

远远地,赛隆索看到了广场上五彩缤纷的帐篷。

“在广场上露营?”赛隆索不可置信。

“是的。”

“为什么?”

沉吟一会儿,舒马赫缓缓地说:

“不想待在那样的家庭里,年少时一放假,我就会背着背囊去旅行,我从不问他们要钱,我试过一边摆地摊卖牛仔裤,一边四处流浪。”

“记得有一晚,我在一个城市的中心广场上露营,四周都是游行的人群……那个记忆既奇妙又深刻。”

舒马赫眼里半是调皮半是怀缅。

“我还住过大通铺,《平凡的世界》那本书里面描述过的,十几块钱一晚,夜里,有人会从你身上跨过去上厕所,哈哈……”

舒马赫也许从来没有跟人说过这些。

赛隆索一个字一个字地听着,就算听不懂,也觉得异常珍贵。

……

“你决定要在山上露营吗?”舒马赫问。

“嗯。”

“走吧。”舒马赫穿着轻薄的户外风衣,背着大背囊,拉着赛隆索的手走到草坡顶的一棵树下。

“你学会搭帐篷了吗?”舒马赫问。

“当然。”

像是在考一门功课,赛隆索一丝不苟地紧张工作起来。舒马赫坐在树下哼起了歌。他的音色并不清亮,也不嘶哑,像是轻轻敲击,涂上了哑光漆的木器,很特别的味道。

“哎,搭得真不错呢,连外帐的地钉都按45度角钉好了。你确定自己是第一次搭吗?”

“是的。我以为……我以为我没有机会搭了。”

“但是,即使这样,你也没有放弃而是认真地学习,是这样吗?”

“因为,很久之前你曾经说过,男孩子应该多一点接触大自然才好,我想,我应该学会它。”

赛隆索记住舒马赫说过的每一句话。

舒马赫轻轻地摸着他的头说:“是的,你是个很棒的男孩子!”

……

广场上的灯终于熄了,除了那些固执地等着看流星雨的孩子,大部分人都在帐篷里睡着了。

“流星雨什么时候来?”赛隆索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跟英仙座、狮子座的流星雨不一样,牧夫座不可捉摸,不过,这也是它迷人的地方,人们总是会被不期而遇所吸引。”

“瞧,你顺着北斗七星斗柄的弧线方向看去,可以看到牧夫星座的主星——大角星,很亮很亮是吧。牧夫座是由几颗中等亮度的星构成的五边形,像不像大风筝?大角星就像是挂在风筝下面的一盏明灯……”

舒马赫轻声说着。

“你知道吗?1998年,牧夫座流星雨突如其来地爆发,每小时一百颗以上的流星雨竟然持续长达7个小时!”

“那……那……我可以许很多很多的愿望啦!”赛隆索傻笑。

“是的。”

“流星……”就在这时,他们同时看到了黑漆漆的天空闪过了第一颗流星。

第二颗,第三颗……雨慢慢下起来,拖着亮晶晶的尾巴扫过天际。天空美丽得不可思议,像是童话里才有的世界。

舒马赫抓住赛隆索的小手,“开始许愿吧。”

“嗯。”

舒马赫感觉到那只小手在不断地颤抖。他的小眼睛在星光里闪闪发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