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武英长存

第3章 南方使

齐孟于力之一道颇有成就,但在速之一道上确是有些不足,人家杨宓带着一个小孩身上还负着伤,他神完气足,结果还是跟丢了。

所幸前面就是北青河城了,是由北度南的必经之路,这里属于他们圣族的地盘——他们可不会自称是什么魔族。他早先就有吩咐此城守卫,只准进不准出,要等到他亲自来瓮中捉鳖。

边防之地必有重兵驻守,斥候巡视,齐孟甫一进城,便有族人殷勤招待,备好热汤沐浴,美酒佳肴不在话下。

晚间有副城主荀业大人和宿卫营林固统帅亲自陪同。

齐孟虽是位高权重,但行事作风深有武人之气,席间并无歌舞助兴,在座各个长官同敬一杯酒后,直接问向林固统领。

“林统领,之前我受祖父重托,截杀杨宓杨穆二人,一路追寻至此,你可曾有这二人的踪迹?”

“呃……这个。”林固为难地转头看了看荀副城主,荀业向他点头,示意他但说无妨。

林固泄愤似得灌下一口烈酒,往桌上用力一掷酒杯,险些将桌子砸碎。

“小大人有所不知,在您到来之前约半日,那个杨宓确有来此闯关,末将率本部兵马合力围之,奈何……奈何……”林固抬眼偷看了齐孟一眼,接着说道。“奈何那杨宓实在厉害,末将与众弟兄杀他不过,被她逃入城中……不过小大人放心,彼时末将身边只有偏将两员兵不过百,这才让他杀败,我已将此事上禀城主,城主嘱咐我与荀大人加派兵力,严守边境,现在又有小大人坐镇此地,想必那杨宓已是困于城中,难以外逃,只需慢慢甄查,定可将其找出。”

齐孟轻抿嘴唇,若有所思。

荀业见其不发声,遂补充说道“此刻全城戒严,料想已无什么变数,小大人不必过于忧思,尚请放宽心。”

“哼、这杨宓着实狡猾得紧,我一路相追,虽已伤到了他,可终究难以擒获他,他又十分谨慎,明明厉害的很,总是不跟我好好打一场,让我一拳打在棉花上。”齐孟可不会说自己起先忌惮他的洛神冰心剑,先派了好多炮灰。

“对了,我记得青河城城主不正是四方行走使之一的南方使狄三品嘛,狄使他可有意相助与我。”

“这个……”这话问的荀业和林固面面相觑,这话就得从魔族中的等级说起了。

魔族上下,位于金字塔顶端的就是魔罗,魔罗座下有三大魔帅,三大魔帅平日里深居简出,知之甚少,只有一个稍稍有名,有的还是骇名,那便是千变魔帅,千变魔帅最出名的便是民间流传的那则让人听了丧胆的自白故事,但即使如此他依然很神秘,从他的称号可以看出,人们甚至都不知道他的性别。魔帅之下便是四方行走使,镇守魔域四方天地,每十年一轮换,这十年做南使下一年兴许就是北使了。四方行走使一般来说就是名面上魔族的最强者了。再往下便是一众魔鬼了,魔鬼分三等九玉,一到三玉为低阶魔鬼,这些魔鬼大多相貌奇丑没有人形;四到六玉为中阶魔鬼,算是过渡阶段了,渐渐向人靠拢;七玉以上便算是高阶魔鬼了,此时基本与人族差异不大,战力也有了很大提升。

玉指的是魔鬼体内的能量体。

低阶恶魔可以靠吞噬人类的命精培养自身玉轮,所以当初魔族刚降临时,会有那么多魔鬼吞食人身。

只是后来在定界之战后签下的血誓里有明确规定,严禁此类事情发生。

话说回来。四方行走使除非接到魔帅乃至魔罗的亲旨,不然有绝对的自由,哪怕如齐孟这个魔罗的亲孙也是调派不动。

更何况这个狄三品和魔罗关系甚好,经常陪魔罗出行。据传狄三品原先不叫狄三品,而叫狄舌,魔罗有一次笑谈说这名字写起来是舌听起来像蛇,难登大雅之堂,让他换个“雅名”当时魔罗身边还有魔帅相陪,这个狄舌眼珠一转,就道“这天下,魔罗大人宇内无敌,乃是第一等的人物,大人之下,三大魔帅各有风流,这就是次一等的角色,至于属下等人行走四方,为大人镇守疆域,算下来正好是第三品,不如属下从今以后便叫狄三品,大人觉得如何。”

“狄三品?第三品?哈哈哈!你这老东西,也着实有趣,那便狄三品吧。”魔罗听后心情大悦。

由此也可看出,这个狄三品还真不一定会卖这个面子给齐孟。

“狄大人他……他公务有些繁忙,我看就不用麻烦他了。”

齐孟也看出来他们的难处,便也没有强求,只是交代一切小心在意,不可再走脱了杨宓二人。

酒足饭饱,众人都退下歇息去了。

第二日。北青河城繁华处。

说起来自百年前到现如今,城市的规划区分已是大有不同,就拿这个青河城来说,占地极广,甚至快有古时一洲之大。也便是如此,齐孟他们想找出杨宓并不容易。

杨宓此时,正藏身于一处豪宅,是的,一处齐孟怎么也想不到的豪宅——狄府。

大名鼎鼎的南方使狄三品正与杨宓相对而坐。

“你的身份,你的实力,真的不该来此,杨殿主胸怀宽广,包容天下,不计种族,曾有恩与我,我至今铭记,但是引渡你去南岸,这事我也不好办。杨殿主怎么会如此冒险让你来呢。”

“小妹不幸被绑至北地,我自然不能假手他人来为我冒这个险,狄大人能暂时收容我们已是大恩,至于如何回去,我自有办法,不劳大人挂心。”说着,杨宓还溺爱地摸了摸杨穆的头顶。

杨穆兴许是觉着舒服,在杨宓怀里轻轻地拱着,如同一只乖巧的猫咪。

“如此,那我也放心了,你且养好伤,走也不急于一时。”

杨宓两眼望向窗外,目光深远“我不急,只怕是有人急了。”

青河城内,大批的魔鬼四处搜查,一时间人心惶惶。

“前面那个瞎子,快闪开,别挡着路。”

一队巡逻的兵马横冲直撞,看见前面一个带着墨镜,撑着一根竹竿的青年正在横穿马路,带头的魔鬼不由大声喝到。

本来预料中那瞎子应该惊慌跑开。谁知他不但不走,还慢悠悠地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微笑的脸,说道。

“长官,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