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武英长存

第2章 百年

当今天下,人魔两立。这个魔是自百年前突然出现的种族。那一日天边传来刺耳的音爆声,强光一闪,仿佛从太阳之中钻出来一般,铺天盖地的黑影降临人间,这些家伙有的奇丑无比,野性十足,也有一小部分长得与人无异,姿态优雅。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人们还没反应过来,那些像野兽一样的怪物就扑了上来,残食人们的血肉。顿时血光冲天,惨叫连连。

短短二十天时间,世界人口就减少了三分之一。全世界陷入了恐慌,虽然现如今科技发达,各种毁天灭地的武器层出不穷。但是这些魔物似乎对热武器完全免疫,甚至越厉害的热武器,效果越差,一个核武器砸下来后,恶魔一个没死,反而变异进化的更加凶残。

对于早已依赖于这些外物的人类而言,这无疑是个噩梦。

末日前的歇斯底里充斥世间,罪恶快速滋生,兴许没有恶魔,人类也要将自己葬送了。

恶魔降临一个月,希望的曙光终于出现。

一个披坚执锐,白袍猎猎的青年,骑一宝驹,横空出世,所过之处恶魔无一幸存。

恶魔闻之丧胆,不敢与之相抗,甚至那些长得和人类似的高阶恶魔也是对其忌惮不已。

这一事迹如同一剂强心针迅速传遍天下,白袍小将的威名为人传颂。

很多学者对此难以理解,强大的热武器都没有效果,一人一枪居然能做到这样,难道人类要再次回到冷兵器时代了吗。

追根究因是学者的本分,但是血洒战场,保家卫国是热血男儿的梦想。

拿起身边所有能用的兵器,哪怕只是个锄头。

杀!杀!杀!

结果是可喜的,但同样是可悲的。冷兵器甚至赤手空拳确实能伤到恶魔,但是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人类,面对强壮凶残的恶魔,哪怕有有死无生的信念,十个能拼死一个已是万幸。

不过情况也不是很糟,因为人们发现一些人在战斗过程中,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仿佛天神附体,战力瞬间拔高,成为战场上的主角,他们的亲朋好友都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们身上的变化,就仿佛身体里面多了一个灵魂,一个战斗的灵魂。

这些人实力虽也有高有低,但比起普通人来说却都厉害多了,他们组成一个团体,开始有计划地反击恶魔。

双方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拉锯战。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最后的定界之战,人类方在杨大统领也就是当初那个白袍小将的带领下与恶魔打的天昏地暗,整整打了十天十夜,死伤无数,人类的鲜血和恶魔的魔血混合在一起竟形成青色的液体,青血积少成多汇成了一条河流,恰逢连日暴雨,冲毁地基,最后真的形成一条东西走向的长河,也就是后世的青河,尽管时过多年,河水被稀释了很多倍,但青河依然保留着一抹碧色,默默纪录着当年那场血战。

定界之战后,双方罢战,签下血誓,魔居北地,人驻南域,青河为界,只准普通恶魔和普通人类互通南北,强者不得随意杀戮往来异客。

如此,虽然暗潮汹涌,但表面上至少平静了八十年。

罢战后,杨大统领于南域正中建一大殿,名曰武英殿,殿内供奉历代名将牌位,受众生香火。

人们起初不明白他此举的深意,后来他亲自对此做出解释。

原来杨大统领和那些强人之所以能够超脱而出,都是因为意外受到了古代先贤的战魂传承,与自身相契合,从而发挥出强大的战力。

据说杨大统领便是得到了名将杨延昭的传承,再加上他本身也姓杨,很多人暗中都猜测或许大统领本身就有天波杨门的血脉在。

大统领自身对此倒没做出明确反应。

武英殿新造成之时,人们就感到一股肃杀之气盘旋其上,让人不自觉的就想整衣冠,正姿容。使人精神饱满。

相传像杨大统领那样自然得到传承的很难,而且就算得到了,或许也只是一个寻常武将的战魂,根本无法做到普及,现如今,魔族虽然暂时蛰伏于北地,但终究是一个祸害,时时警醒着世人,若是只靠为数不多的一些人来维持局面,必不长久。

因此杨大统领与众将殚精竭虑,终于想出一个法子,让战魂更主动地与人接洽,这也是武英殿的由来。

以信仰之力聚拢滋养先辈战魂,再让每个五岁左右的幼童进入殿内,这样大部分的儿童都能获得或强或弱的传承,哪怕运气极差没有得到传承,也会被武英殿的英气激发体内潜能,对其有所裨益。

是以人类逐渐呈鼎盛之势,或许有朝一日,能够挥师北上,收复失地。

时间回到当下。

青河南北各有一城,皆唤作青河城,一般以南青河城北青河城以作区分。

南青河城临河一处高墙之上,屹立着一个男人,看其背影高大挺拔,天风只吹动了他的衣袍,但他的须发没有飘飞一丝一毫。观其面容,应该是个中年人。

中年人身边有一老者斜倚楼墙,以手抚须,面色红润疏朗,不似中年人那般眉眼间有些愁容。

“哎呀,年纪大了,这风吹的浑身不得劲啊,殿主不妨也随老朽下去歇歇,这一江的青水也看了一辈子了,没什么新鲜玩意儿。”老人掸了掸衣袖随意地与中年人说道。

“宓儿和穆儿至今犹在北地,我怎么能放心呢。”中年人眉头皱的愈发紧了。

老人爽朗地笑道“殿主莫不是忘了,少殿主现如今,已修成玉壶冰心,虽说比起那三大魔帅尚距甚远,但是也远超九玉魔鬼,与四方行走使在伯仲之间,殿主毋须多虑。”

中年人转过身来,对着老人说道“傅老,你也知道穆儿的天赋,我就怕被魔罗忌惮,派出任意一个魔帅,宓儿就危险了。”

“哈哈哈——殿主啊殿主,你先前还大发雷霆骂宓儿不懂事,现在倒是担心起来了,这哪里是那个震慑两岸亿万生灵的武英殿殿主啊,哈哈哈哈,分明是个为孩子操碎心的全职奶爸。”

“傅老!——”

“好了好了,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是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你放心吧,为了以防万一,我把那小子也请去帮忙了,有他在,你总该放心了吧。”

“你!你是说小龙!”中年人惊喜地说道。

“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