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生命与救赎

第31章 尸地

夏子轩来到悬崖之上时,太阳刚刚升起大半。

浓郁的金光透过枝叶和没有树木的空白处照射进来,将悬崖的上半部笼罩进一片温暖的光芒里。然而阳光也仅仅能照到悬崖十几米的地方,余下的黑暗像深不见底的深渊,不断的向上散发着森冷的气息。

峭壁之下,云帆五个人正四肢张开像五只壁虎一般紧紧地贴在峭壁之上,一条青黑色的坚实的藤蔓穿过五人的腰间,将他们牢牢的拴在了一起。

云帆伸出左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块突出的岩石,对着月姬说:“月姬,你的左上方有一个落脚点,你先挪到那里休息一会儿,等我们向上找到新的落脚点再把你拉上来!”

“好,我马上过去!”月姬顺着云帆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真发现了一块人头大小的突出的岩石,她应了一声,挪动着身体慢慢的向那块岩石靠近。

五个人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离地近百米,月姬手脚小心翼翼的找寻着落点,双脚与崖壁碰触之间不断有细碎的石子划落,坠入脚下幽深的裂隙里,许久不见回音。

月姬紧贴着崖壁的身体与崖壁粗糙锋利的表面摩擦,胸前的又麻又痒的刺痛感不断的传来,她却不敢让身体远离崖壁一寸。半刻钟的时间,月姬终于来到了那块凸出的石块附近。

球型的石块满是繁杂的肿瘤一般的疙瘩,裂开的细缝像是一张狰狞的人脸,正仰面看着峡谷的上空。

看清楚石头的模样,月姬抬起的左脚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脚下在阳光照不到的裂隙里,黑暗像缓慢蠕动的巨大怪物的长须,等待着猎物的降临。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其他四人正像壁虎般努力的向上挪动着,腰间缠绕的藤蔓正慢慢收紧,如果自己再不行动,很快就会成为大家前进最大的阻力!

月姬试探着伸出左脚,小心翼翼的落了上去,重心慢慢移过来。

什么都没有发生。

突出的石块依旧狰狞,在无尽的黑暗处仰望着裂隙上空的光明。石壁也还是最初的样子,裂隙深处的黑暗依旧缓慢蠕动,一切如初。

是自己想多了!

月姬长舒了一口气,另一只脚也挪来过来,很快剩下的四人已经到了更高处的落脚点,顺着藤蔓拉着她向上爬去!

“呼——,吓死我了!”月姬来到几人身边,想起那块石头的模样还是无法平静。

云帆将藤蔓牢牢的固定在峭壁一条缝隙里,转过身来笑着问道:“什么事把你吓成这样?这还是我们认识的刁蛮公主吗?”

“你···讨厌!”月姬皱了皱鼻子,气呼呼的说:“你还说呢,还不是你指给我的那个落脚点!长得就像个死人头一样,还张大嘴巴狰狞的向上看着,在这种鬼地方,谁见了不害怕?”

“原来是个石头啊,我还以为什么呢。”西门宇鄙夷的撇了撇嘴:“一块石头也能把你吓成这样,虽然说女人的胆子小,但你这个也太小了吧?这好歹只是一块石头,如果真是一个人头在那,你还被吓得直接跳下去了?”

“西门宇!”月姬双眼眯成一条缝,语气冷冷的说:“把你刚才说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你说的女人胆子小是什么意思。”吕倩柔漫不经心地说,青色长剑噌的一声从她腰间飞出,在西门宇的头上盘旋。

“什么?我说什么了吗?”西门宇仰头看着崖壁的上空,感慨地说:“哎呀,还有这么高!再不快点可是没晚饭吃了!”

说完,竟是头也不回的向上爬了起来。速度比最初的时候快了近一倍!

“这···”吕倩柔无语的看着西门宇的背影,转回头来看着月姬苦笑道:“他一出生就这么无耻吗?”

“是不是一出生就这样我不知道,反正自从我认识他,十几年来他就这样。”月姬双手一摊,表示很无奈。

“······”吕倩柔表示很无语。

腰间的藤蔓渐渐拉紧,云帆抬头看了一眼,只见西门宇在这一小会儿的时间竟然向上爬了近十米的距离,很快藤蔓就要不够长了。

“大家先别讨论了,快点爬!去晚了或许真么饭吃!”云帆回头说了一嘴,四肢用力,稳健地向上爬去。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行动起来,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手脚一点一点的向上爬行。月姬也借助众人通过藤蔓传递过来拉力,缓慢而谨慎的移动着。

只是在所有人都忽略的黑暗里,那块月姬曾经驻足的突出的石头,不知为何产生了更多的裂缝,石料像是蜕皮一般哗哗碎去一层,露出内部一张阴森惨白的笑脸!

在崖壁的另一侧,断裂的山体的另一头,森林像是更加茂密而幽深,巨大的树木伸展着扭曲的枝干向天空招摇。浓密的枝叶将天空整个荫蔽起来,树叶之下是永久的黑暗与死寂。

森林的入口处,弥漫着浓厚的灰白色的雾气,像一整片诡异的迷帐在森林四周如海浪般起伏。森林内部也因此被大量雾气遮挡,外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一队黑衣人从雾气中穿梭而来,进入到森林内部。

紧跟其后的,是一群衣衫褴褛的贫苦平民。他们衣不遮体,浑身沾满了植物的汁液和泥浆,双脚****的踩在山间的土地上,有的人双脚被磨烂了,沿路走来留下一路腥臭的血迹。

他们神情麻木而呆滞,双脚被地面尖锐的碎石割破,臂膀被杂乱的枯枝划出刀刀豁口,他们却毫无感觉,像是丧失了灵魂一般。

在黑衣人的驱赶与带领之下,像一只只游荡的伥鬼。

拨开灰白色的迷雾,在黑暗的森林中行进一个时辰,暴露在眼前的景象宛如人间炼狱。

地面散落着各种被撕裂的尸体碎块,残肢断臂,各种奇异的生物的头颅。黑色血迹在地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像一张血腥无比的地毯。

花花绿绿的肠子和内脏挂在四周张牙舞爪的树杈上,环绕在林间的溪流被染成黑红色,整个森林被巨大的恶臭包裹着。

在地狱场景的中间,有一灰袍老人端坐在那里,老人背对着众人,看不到他的脸面,在他面前是一团惨绿的火焰,偶尔有一丝诡异的吼声,隐约的从中传来。

老人随手一挥,惨绿的火焰便如同鬼魅一般投射到不远处的一具保存完整的尸体上,借着火焰的光芒可以看到,尸体的脸部已经开始腐烂,不断有黑色的虫子从他的鼻孔耳朵里向外爬。

绿色的火焰落在尸体身上,尸体却没有被点燃,尸体的关节反而不规则的颤动起来。绿色的火焰火苗无风自动,像是与其进行某种诡异的交流。

随着火苗抖动的幅度加大,尸体关节的颤动越加剧烈起来,“喀喇喀喇”的骨头撞击的声音在寂静黑暗空间里回荡,令人毛骨悚然。

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黑袍人单手一挥,惨绿色的火焰嗖的一声回到他的手中,那人张口一吸竟然将火焰吞了下去。

与此同时,原本死去已久的尸体突然立了起来!

“呜——啊——”

僵硬的四肢笨拙的舞动着,腐烂的快要分不清五官的面孔狰狞的吼叫,几条蛆虫从它腐烂的脸上爬出来,跌落到它充满腐臭气息的嘴里。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被驱赶而来的贫民麻木的脸上也显露出了一丝恐慌,他们无神的双眼瞳孔张大,焦躁不安的向中间挤。似乎灵智全失,只是一种恐惧的本能。

领头的黑衣人走上前去,恭敬的说:“尸老,您要的炼尸材料我们给您送来了,总共一百三十人!”

黑袍人闻言缓慢的转过身子,借着微光,他那青白充满死气的脸便显露在众人面前。

一袭黑袍罩住了头上,整张脸大半隐藏在黑暗中,裸露出来发青的脸上满是腐肉,两只吊脚斜眼像两团鬼火跳跃着残绿色的光芒,在黑暗中不停的闪烁着。

“最近送来的材料越来越差了,一百具里面勉强能练出一具行尸!几个月来竟然一个白毛都没出现过!回去告诉你们主子,想要实力强大的僵尸,就赶快给老夫送些好一点的材料,光靠这些垃圾根本不可能!”

森冷而嘶哑的语气从他口中传来,有一种令人浑身长满鸡皮疙瘩的尖锐的声音掺杂其中,像是年久失修机器开机时不断的摩擦声。

“尸老息怒,”黑衣人的腰弯的更低了,“我家主人对此也十分着急,但是这段时间接连的人口失踪已经引起了上面的重视,若不是我家主人竭力压制,恐怕早已惊动天监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还得谢谢你家主人了?”尸老的语气变得更加森冷起来。

“属下不敢,属下的意思是说更好的材料我家主人已经在筹备,请您老在耐心等几天。十几天后,必将送到!”

“既然如此,那我就在将就几天,十天之后如果还没有好的材料送来,就不要怪本座不给他面子了!”

“多谢尸老!”

黑衣人转过身来,对着手下人挥挥手,剩下的几人便把那一百三十名贫民驱赶到了森林的更深处。

等所有人都被黑暗吞没,在黑暗的深处只剩下凄厉痛苦的哀嚎!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