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天择记

第36章 谷中行

这位郝师伯收敛起笑意,打量了萧正几眼,随口说道:“把你的入门弟子信物拿来吧。”

萧正急忙从怀中掏出信物,恭恭敬敬地递了上去。看过萧正的信物后,郝师伯也不再言语,双手暗中掐指,口中喃喃低声几句。

只见一旁的偏门‘吱咛’一声竟然自行向外打开,紧接着从门内走出一人,此人二话不说地向陈放法器的木架走去,伸手便去抓拿法器。

萧正定睛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此人并非真人,仍是一木制傀儡假人。此物口鼻手足俱全,仿偌真人一般,甚至连手指关节处都仿制的一模一样,如此一来,此傀儡便如同寻常人行动麻利快捷,不一会手中便多出许多木架各处收集而来的法器。

只是仔细再观察,此傀儡虽然五官俱全,但却显得表情木纳、眼神呆滞,全无常人灵动之感,移动之时也稍显生硬缓慢,关节处不时发出些许摩擦声。

即使如些,此物还是让萧正大开眼界,啧啧称奇不已。

郝师伯见萧正如此模样,心中大为自得,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顺手一指傀儡手中的各式法器对萧正说道:“低阶攻击法器灵光刃一把,低阶攻击法器五行枪一把,低阶防御法器金刚牌一只,低阶飞行法器飞叶盘一只,低级储物袋一只,这些东西都是本门新入门弟子必备之物,如有遗失或损坏,初晨阁不再补发。”

萧正大喜,急忙从傀儡手中接过法器。

“好了,师伯我还有几件法器需要祭炼,没有别的事,你们可以走了。”郝师伯例行公事一般介绍完,便下了驱客令。

二人连声称谢,就转身告辞离去。刚走出房门不远,屋内又飘出一句话来。

“对了,白小子若是还有上年份的药草,尽管拿到这里来,师伯绝不会让你小辈吃亏。”

说罢,阁楼大门‘轰’的一声紧紧关闭上,再也无一丝声音传来。

白云成对着阁楼轻轻一笑,转身看见萧正手捧着众多法器,一副就这般上路的模样,便开口提醒道:“萧兄难道要这般模样去熟悉门派吗?还不快快收入储物袋中赶紧上路。”

萧正这才晃然大悟,急忙放下手中的法器,从中挑出那眼热已久的储物袋,把剩余法器一一收入袋中。这样操作储物袋的小法术,萧正早已和袁小雨斯混时摸得熟练无比,所以并无任何为难之处。只是在准备收入飞行法器飞叶盘时,萧正犹豫了一下,面露一丝兴奋。

白云成仿佛知道萧正心中所想,不由地戏笑道:“萧兄莫非现在就想试试这飞叶盘,这样也好,省得白某再浪费什么法力带着萧兄到处乱跑。”

萧正汕汕一笑,只得老实地说道:“萧某虽然从他人处得知此类飞行法器口决,但还从未亲自操作过,一会还得请白师兄多多照顾一二。”

……

就这样,萧正在白云成的协助下,当场便试验起飞行法器。此类低阶法器简单易学,极易上手,不多会,萧正便可以自行驾着飞叶盘自由地在天空飞翔,着实过了一把儿时飞檐走壁的武林大侠瘾。

经过不长时间,萧正自认能真正掌握飞行法器,当既收起嘻戏之心,和白云成赶往下一处地点。

据白云成所说,负责此处传功阁为本门的一位姓张的师叔,传功阁对低阶弟子来说不可或缺,偏偏这位张师叔不拘言笑,传功受法又认真无比,轻易糊弄不得,以至于门内低阶弟子见到此位个个都是又敬又怕。

萧正心中默默暗记间,白云成所驾法器径直向一处高大殿堂落去,便急忙紧紧跟了上去。

殿堂前面一处宽大的广场,或三五人,或十多人,围坐在一起,中间各有一名年长弟子掐指弄决,口中则滔滔不绝地讲着什么,似乎在传功授法的。而那些围坐的年轻弟子们则瞪大了眼睛,不时地爆发一阵惊叹。

白云成径直走过广场,带着萧正向正门走去。大殿中,并无太多家居之物,居中一张荼几,二旁摆放着二张太师椅,上坐一人正在细细地品味着手中的香茗。

“白云成见过张师叔。”白云成一见此人,面色肃然地施了一礼。

未等上座之人发问,他便主动地说起今日之事。

“新入门弟子萧正萧师弟对门内情况不熟,便由师侄带着前来传功阁登录在册,还望师叔准允。”

“萧正?你是哪位师兄招入门内的?”

萧正急忙抬头恭敬回道:“回张师叔,是门内李师叔招弟子入门。”

当望看清椅上之人时,萧正不禁地愣了一下,这位张师叔竟然他还认识。在他入门第一天,这位张师叔等三人便和李师叔碰过一面,虽然当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那一副长长的鹰鼻,还是给萧正留下了很深的印像,故而一见面就想起了此人。

这时,坐在椅上的张师叔见萧正面露异色,眼中精光一闪,清冷地问道:“你见过我?”

被目光盯住的萧正顿时感到一阵奇寒,浑身冒出一身冷汗,急忙低下头回道:“弟子随李师叔入门的第一天,有幸见过张师叔等三位前辈一面。”

过了半响,张师叔并无言语,萧正身上的那股奇寒也渐渐消退下去,但萧正并不敢有所举动,生怕得罪这位喜怒无常的张师叔。

也不知这位张师叔用的什么方法,竟然联系到殿外的一名传功弟子。这位体型健壮的方脸弟子一入殿,便向上施了一礼:“张师叔好。”随即便束手站立一旁。

“吴风师侄,把这名新入门弟子登记入册,以后便由你授法吧。好了,没有什么事你们便下去吧。”鹰鼻师叔摸了摸鼻子,手一摆便让几人离开。

“是。”一脸正气的吴风恭敬地应了一声,便带着二人出了殿门。

刚一出大殿门,萧正马上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刚才身体那股阴寒感觉仿佛没有发生一般,他不禁有些骇然,这时身旁的白云成也长呼了一口气,直到这时紧绷的脸皮才真正的放松下来,看来这位白师兄刚才在大殿中受惊不小。

吴风见二人这般模样,不禁有些好笑,温声说道:“二位师弟,张师叔平日要求严厉了些,不过这都对我们做弟子的好,不用过份紧张。对了,还不知这位师弟叫什么名字?”

看来这位吴风师兄以后便是自己的授功师兄了,萧正急忙报上了自己名字,说了几句恭敬的话语,一副乖巧模样。

吴风点了点头,看来对这位新师弟的第一印像还是十分的满意。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吴风师兄把萧正正式登记入传功阁弟子名册,便带着二人把整个传功阁逛了一遍。

当他们经过一间高大异常的白色高塔,白塔四周守卫深严异常,不时从附近走来一队队负责巡察的高阶弟子,十分警惕地望向萧正等人。当看见吴风师兄点头示意时,那些巡察弟子便神情一松,拱了拱手继续向远处而去。这时,吴风师兄则停了下来,着重介绍了一下。

“藏经楼”

萧正长呼了一口气,原来这就是整个玄灵谷长达数千年,收集的各种密技典籍集中保管之地。

据吴师兄所讲,此塔所藏关系着整个宗门的兴衰,也是防守最严密之地,一般弟子一得允许是不得轻易靠近的。低阶弟子如若到了需过挑选功法之时,和门内其他一些紧要之处一样,需要师门长辈保举允许,才可进入。

如些严密的措施不是没有原因的,据说在以前,这些地方也并没有受到宗门多少关注,防卫也远远不如现在这般严密,这些修仙资源的获取,相对于宗门内的低阶弟子来说,也是十分的宽松,有教无类。后来,众多资质较差的散修之士组成的“万修会”突然掘起,仿佛在平静的齐国修仙界投入一块大石,一时间风起云涌。

但齐国修仙界的资源总量也是有限的,原来几大宗门已瓜分的差不多了,如今一下子冒出个后起之秀,势必会影响原来势力的利益,于是各大势力各怀鬼胎,明争暗斗不已。刚开始,大家还能都顾及到颜面,并没有明刀明枪地争抢资源,直到其中一家中等宗门‘金枪门’被其他势力神不知,鬼不觉的灭了满门,抢掠去了此门历代上千年的积蓄,这才真正引爆齐国修仙界大战。

这样的状况足足持续了数百年之久,整个齐国修仙界动荡不已。

期间,玄灵谷也受了一些不小的损失,被其他势力联手暗中偷袭了几次,掌控的仙玉矿藏、培育灵草的药圃等几经易手,玄灵谷所在之地仗着地利之势并未被其他势力攻破但也深受其害,数次让人偷偷摸入,窃取了一些重要资源,其中就包括一些宗门历代先人整理完善的功法密籍。

矿藏、药圃这些修仙资源倒还好说,即使夺去也跑不掉,大不了以后再集结势力抢夺回来就是了,功法密籍便不好讲了,这些都是宗门历代先人不断实践整理出来的,关系甚大,一但流失出去的话,对一个宗门的影响可想而知,即使以后有幸夺回,宗门功法弱点特点还是暴露了,这对一些有心之人来说,以后再对付此宗门的话,也能有所针对,着实是阴险无比。

再后来,即使是影响齐国修仙界数百年的动荡早已成为过去,各大宗门对这种可以影响宗门兴衰的根本之处,设置层层防守,丝毫不敢放松。

萧正对于藏经楼中所藏的功法密籍也十分的感兴趣,毕竟刚入修仙界,能多学会一些呼风唤雨的法术,心中大是渴望。他琢磨着以后在门派的时间长了,有机会当然要溜入藏经楼看看,只要不当场让他人抓到,事后便抵死也不会承认的。至于什么门规戒律,他倒不是很在意,在不危及自身安全,犯上一些也不伤大雅。

接下来吴师兄的一句‘为了保证这些典籍的安全,藏经楼之上会长年有一位门内师祖闭关坐镇’,策底打消了他这种不实际的想法。

开玩笑,按修仙界的辈份来算,师祖级的长辈可是结丹期的大高手,对于这种动不动就能活个数百年的老怪物,萧正可没有半点招惹的心思,人家怕是伸出一根小手指,就能捻死自己这个小小的外门弟子。

再逛一会,萧正二人告别这位吴师兄,便准备返回。

这时,萧正忽然想起门内玉简介绍中重要一事,急忙向白云成打听。

再经过不长的一段时间,二人便驾起圆形法器向来路腾空而去。

圆形法器之上的萧正随口应付着白云成,心中暗自思量着什么,此时他的随身储物袋中多出了二十七、八枚仙玉,这是他入门二个月来师门的赏赐,是真正属于他的。

自从知道了仙玉对修士的价值,萧正对这种白晶晶的石头渴望异常。据他了解,修仙界中要想出人头地,成为同辈中的强者,都少不了大量仙玉背后的支撑,毕竟是要购置强力的法器或是精进修为的丹药,才能突破瓶颈和其他修士一争长短,即使是一等仙根和异仙根拥有者也是如此。

相对于这些,他对手中这些仙玉的用途有一个更加疯狂的想法,这个想法竟如野草一般疯狂生长,一发不可收拾。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