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狂王

第7章 狂暴对战天介功法

休!的一声消失在房子的顶上,闪现在广场上。

老师们院长都站了起来吃惊的望着眼前的少年。

“燕姐姐,他。。。他是韩子玄。”沈灵张大的嘴巴吃惊的问道。

“恩!”燕思卿惊异的目光看着韩子玄。

“倾琪姐,他真的是韩子玄,不会吧。”陈紫函张大嘴巴说道,说完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紧盯的眼前的少年。

“是啊,没想到。”凤倾琪有些疑惑的淡然道。

“这么会是这小子,不可能。”董剑峰连忙摇头。

“不知道这小子走的什么狗屎运,居然修炼了斗灵气。”杨炎阴狠狠的道,眼里闪现出惊异而又被阴狠所掩盖。

“陈老!这小子怎么修炼的,怎么修炼这么快都道狂战士阶段了。”怜长顺惊讶中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陈老惊讶的摇了摇头。

“他怎么可能是韩子玄,你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同学甲伸出手往同学乙脸上狠狠的捏下。

“你是不是在做梦捏自己就是了,干嘛捏我。”同学乙抱怨道。

“我怕痛。”同学甲大义凛然的说出。

“他是韩子玄,天哪,他怎么会斗灵气了,不公平。”同学丙。

“老天爷啊,他那种人渣还不死,你还给他学到斗灵气,求你一道雷电劈了我吧。”同学丁对天空咆哮道。

“丫头,你没事吧。”韩子玄走到怜月鸿的身边温柔道。

“呼呼!没事。”怜月鸿喘着气细声道。

“靠!连老子的女人都敢打,看我等下不把他给灭了。”韩子玄大气凛然的占便宜道。低声的在怜月鸿耳边道。

“你。。。。”怜月鸿脸蛋红红的说。

“你在这边休息下,看你家哥哥怎么揍那个畜生。”韩子玄柔声道。

“恩!”声音细的连自己都听不出来。

“韩子玄,怎么想赐教不成。”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韩子玄沈世远冷然道。

“你那天打了老子好痛,老子回来报仇了。”韩子玄冷道。

“韩子玄,今天是风云学院的招生日子,如果你想挑战沈世远先过了我这关。”一名手里拿着一把大剑的手年对着韩子玄说道。

“哦!那你准备好了没。”韩子玄拔出插在地上的剑淡然道。

“好了,开始吧。”拿大剑的少年说完就朝韩子玄劈来。

“砰!”一声,拿大剑的少年连人带剑的向后面飞去,在地上划过几米远。拿大剑的少年吐了口血双手颤抖着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沈灵惊讶不已。

学院的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脸副院长也不例外,如果是名狂战士要这么轻易的一剑打败斗剑士可能性非常小。

“现在可以了吧。”韩子玄扬起嘴角笑道。

“可以。”沈世远两眼紧盯着韩子玄道。他吃惊韩子玄居然能一剑就打败斗剑士的级别,就算是他也不肯能一招就把对方打败,他吃惊韩子玄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缝!”脚一离地迅速拿起剑朝沈世远砍去,砰!沈世远吃惊的看着对方大剑上传来的力量,手微微的颤抖下。铛!又是快速的一剑劈下,沈世远连忙挡住,宋志明反手甩出一剑,铛!沈世远身体划出一米远才稳住身形。

广场上满脸的惊讶,这次惊讶比杀了他们还要难以置信。

“他。。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哥哥都不是他的对手。”沈灵怪异的看着韩子玄内心挣扎着。

“怎么了沈帅哥,怎么这么不经打,难道阳痿了。”韩子玄怪异笑道。

下面的男同胞们大笑着,沈世远脸上阴冷下来。

沈世远握着剑朝韩子玄狠狠的劈,砍,刺,挑,韩子玄连忙闪躲拿剑挡了开去。“这小子也有两把刷子,靠!长的帅别以为老子不敢揍你。”韩子玄内心闷骚道。

过了片刻,沈世远喘着气看着对方。韩子玄微微流了点汗笑着望着对方喘气的模样心里舒爽的飘了起来。

握起巨剑朝沈世远劈了过去,沈世远浪费的滚在一边。看到这一幕让韩子玄暗爽不已。爽归爽但架还是要打的。迅速的引导力量横出一剑,“!砰”沈世远夹住剑滚过几米远,一招败要你命,韩子玄连忙快速追去,握着巨剑朝着沈世远狠狠的劈下,顿时石屑纷飞欧了下去顿时出现了个大坑。沈世远躺在坑里吐着血,喘着大口大口气。韩子玄反手又是一剑下去,“丝!”空气中凝聚的强大压力让韩子玄微微一顿。砰!,巨剑飞了出去,韩子玄倒飞而去,身上衣服撕裂成碎片纷纷的掉落下来。

沈世远脸色有点苍白的喘息着。

“咳!咳!”韩子玄吐了几口血,爬了起来。“草,居然把老子打飞那么远,是什么怪力量。”韩子玄骂骂咧咧着。

“看不出来,你也有两下子啊。”韩子玄微笑的看着沈世远。沈世远被看的心理有点发毛。

“靠,终于轻松了。”脱下手上腿上身上的重量顿时让韩子玄舒爽不已。

“砰!”地上重重的传来回响。

同学们心跳加速着看着韩子玄,那眼神像看怪物一样。那重重的力量让沈世远心灵猛的跳了起来。

“他是人吗?这么重的东西挂在身上还那么灵活。”同学甲。

“他不是人,他是畜生,不,他是怪物。”同学乙。

“靠!他怎么锻炼的。”同学丙。

“燕姐姐!他,他。。。。”沈灵喉咙卡住般说不出话来。

“轩姐,看来还是这个厉害,就这个做我姐夫好了。”13、4岁的灵秀少年望着韩子玄满脸金光闪闪的对着旁边的云子轩说道。

云子轩怪异的看着韩子玄。

“他。。。哈哈。。。看来他如果去风云学院的话估计有好戏瞧。”怜长顺哈哈笑道。

“呵呵。。。是啊,如果让他去,估计风云学院的老怪物也会头疼。”陈老微笑道。

“他。。他怎么练得,背那么重的东西修炼。”董剑峰怪异的说着。

“哼,不管怎样,总有一天他会死在我手上的。”杨炎冷冷的说道,望着韩子玄的眼神更加冰冷。

凌炎淡淡的看了一眼韩子玄,无喜无忧,从他那天知道妹妹在韩子玄手里死去的时候他就没有微笑过,不是他不想报仇,而是不能,他不能为了个人恩怨而使平月帝国的百姓死去。

可想而知,韩家在帝国甚至在百姓身上也体现出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深入人心,要不是为了韩家一脉估计韩子玄早已死去。

百姓们每次看见韩子玄只有叹息而没有仇恨,这也是这种力量的生根百姓们的灵魂中,这也使得韩子玄不断的**掳列,无恶不作,他不要别人的那种眼神看他,他不想要那种没事般的眼神,他不需要。所以才触咎了楚风舞杀掉韩子玄的那一幕,也在韩子玄死的时候露出了微笑,那微笑是种解脱,活着他都是在痛苦中度过。

“他好厉害啊,倾琪姐。”陈紫函两眼冒光的望着韩子玄。

凤倾琪也有点惊异了起来。

“你不是很牛吗,草,叫你拽,你以前不是很**吗?现在怎么不**了。”韩子玄休!了一声就消失在原地,同学们只是看到一丁点黑影,然后就出现在沈世远肚子上双拳其下,每打一拳就骂一句。

“草!就只会欺负女人。居然那么好看的美女也打,美女用来疼的知道不。”韩子玄甩出一腿满脸严肃的教育道。

同学们下巴掉了一地,这反差太大了,这种话他也能说的出口,而且还装出神圣的表情让同学们强力鄙视了好久。

“轰!”一股庞大的力量在沈世远身上酝酿着,全身散发出的气息让同学感觉到连呼吸都快要被停住,陈老皱起了眉缓缓的施了个大型圆形魔法罩,使得周围看着热闹的同学没有压力感。

“这是。。这是天介初级剑技。”怜长顺微笑的看着沈世远带着惊喜的道。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有天介初级功法。”陈老也微笑的摸着胡须。

功法,根据不同的功法提升的实力也会不同。

普通的人介功法最高可以提升人的阶段,比如一个战士初期就会拥有战士中期的实力,当然如果是地阶的话最高可以达到两个阶段,天介四阶以此类推。当然初级的和高级的变化也有所不同,初级天介功法可以提升两阶半的实力。也就是现在沈世远本身是达到剑师高期就会拥有大剑师的力量,记住高期后的巅峰期是很难提升变成进阶的。

功法和剑技不同,剑技是拥有一瞬间的强大力量,而功法也同样有但力量还是要弱一些,副作用也强大了几倍。

“靠,这是什么气息,居然让老子的行动都变得非常吃力。”韩子玄闷骂道。

沈世远满脸血丝的拿着剑快速的朝韩子玄劈下,“砰!”韩子玄挡住但能感受到对方的力量。砰,韩子玄飞了出去。“靠!我是牛B的主角,他作弊,我不要跟他打了,不带这么折磨我的。”韩子玄闷闷着。沈世远冷冷的望着韩子玄,他知道一用天介功法有时间限制,必须速战速决。

又几道快速的攻击让韩子玄身上在次挂了彩,喘着气,汗水一滴一滴的落下弄的韩子玄伤口生疼,“砰!”地上大大的坑在一剑下去,石块被挑飞了起来,韩子玄吃力的硬抗着。

“草,老子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居然敢划破俺帅气的脸蛋,这家伙肯定嫉妒我。”韩子玄躲过险险的一剑在脸上飞过闷骚劲顿时使出。(你有什么比他强的,样貌你比的上他,他可是比你帅多了。)

“蓬!”一股强大的血气在韩子玄身上形成,狂暴,必须在感到死亡的条件下才能获得这个战技。自从一年前在杀戮中拥有这个战技的时候,在这一年间韩子玄已经熟练了运用起来了。现在眼神红了起来,但你看去的时候会发现眼神里面包含着明亮。

“这小子,也不错居然连这个战技都能拥有,神话中我们平月国的英雄赛诺里奇也在15岁时候拥有了这个技能,没想到这小子也能拥有。”怜长顺羡慕的道。

“是啊,向禁城帝都的奉者诺里奇在20岁的时候才拥有这个站技,看来这小子幸运的很。”陈老微笑道。

“砰!”两剑火花并起,然后各自飞出对方一腿。然后各自落地捂着肚子。

“草!居然敢打中老子的肚子。”韩子玄说完,身上的血气又加多了起来。快速的劈出一道血气剑芒,然后双手握剑狠狠的在砍下去。沈世远看见对方血气又浓密了许多不由郁闷不已。看见一股比原先强的力量飞来连忙闪避,一把巨大的剑突然在眼前放大,来不及反应硬撑着大剑挡住,一股强劲的气劲让沈世远吐出大片的鲜血,脸色苍白的犹如白纸。韩子玄看着剑刚落下又飞起一脚。沈世远连人带剑滚了过去撞在地上划出一道裂痕才稳住身体。看着滚出去的沈世远眼里的血气更加浓厚,飞快的朝沈世远劈了下去。一道强大的魔法盾顿时在沈世远身上围住,巨大的力量让韩子玄飞出老远。吐了口血眼里的血色才慢慢压下最后变成明亮。

陈老看着韩子玄不对劲连忙在沈世远的身上加起一道魔法盾,怜长顺也皱起了眉头。

广场上的同学鸦雀无声,谁都没有想到韩子玄连大剑师的级别也能打败。

怜长顺看着韩子玄回复了神智对着广场上的孩子们道:“这场韩子玄胜,大家继续比赛。”

一道道羡慕的目光落在韩子玄身上,韩子玄疲惫的抬头看了下天,脸上露出悲哀的神情。淡淡的看着周围的同学,离开珈蓝学院,留下一条孤独的身影。

“燕姐姐,他。。。他应该高兴才是啊,这么会感觉那么痛苦啊。”沈灵露出快要哭的表情对着旁边突然流泪的燕思卿道。

燕思卿呆呆的望着韩子玄离去的背影,韩子玄那一瞬间的悲哀表情让她的心有点疼痛的感觉。

“倾琪姐,他怎么这么可怜啊。”陈紫函哭着对凤倾琪抽噎道。

凤倾琪看着淡淡离去的孤独背影,脸上茫然着。

“轩姐,他脸上为什么露出悲哀的表情啊,不是每个胜利的人都会开心的吗?”13、4岁的灵秀少年对着旁边的云子轩疑惑的问道。

看着远去的那道孤独背影云子轩突然感觉到茫然。

楚风舞看着离去的孤独背影她也感觉到自己原来也是如此的孤独。久久的停留在韩子玄离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