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张庄文化人老虎历险记

第31章 老虎之与故人重逢

其实宁厨子并不难找,穿过老祠堂的大厅区,即现在利福他们的宿舍区,再往里走,就是一片空旷的空地,边上堆满了拆房队锄头、铲子、撬棍等的家什,不远处对面就有一排老式的木结构厢房,想必原先是教师用来做办公室的办公楼,现在则成了老虎他老工友们的厨房和餐厅,宁厨子正在里面忙活是确定无疑的了。

“厨子姐、厨子姐?”看到一间昏暗小房子里有个人影,手头正忙碌的裹着饺子,老虎迫不及待的叫喊了两声。惹的跟在身后的利福一阵的嘀咕:“你可叫的真肉麻!呵呵”,老虎感觉到有点的失态,脸上瞬间变成了红白相间。因为“厨子姐”是他们之间亲密时候叫的,在外人面前还是第一次。宁厨子听到叫声身上像“触了电”,猛然一怔,赶紧撩起散落的发丝,狠狠扯了扯穿在身上歪歪扭扭的花布衣裳,挤出一丝微笑,朝老虎他们干呆呆的盯着,显得拘谨而又紧张。“是什么风把您----,老虎老弟吹过来了?呵”,呆滞了半天,宁厨子终于挤出一句话,脸上的一丝笑容勉强而又僵硬,显然内心的情绪起了非常大的波澜,这让老虎的神情反倒逐步平静了下来。

“我回来看看”,老虎轻松的应答道,“你还好吧?”老虎问候道,并用温柔的眼神瞥了她一眼,短时目光相接,老虎心中大惊,只见原本还算平整的脸庞整个浮肿起来,肿胀的脸部皮肤向颈部耷拉下来,松散干枯的长发如同杂草一般散落在肿胀的脸庞上面,活像一个木偶人,开始让人觉得瘆得慌,继而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同情、怜悯之心,“您、您,这是怎么了?---厨子姐”老虎不由得向前跨出两步,伸出双手扶住宁厨子的双肩,急切的问道,全然不顾有外人----利福兄弟还在身旁注视着,“我、我也不知道”,宁厨子呢喃着回应道,两行泪水如同自来水阀门开闸一般,奔涌而出,“劝她去看医生,她舍不得钱,怪可怜的,唉”,利福兄弟在旁边补充道,“那不行,不行,去看医生,我陪你去”,老虎斩钉截铁的说道,并烦躁的连连拍击厨子姐的臂膀。

天终于彻底的昏暗下来,义国老板的拆房队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这偌大的祠堂里,使得原本空荡荡、冷清清的祠堂里又有了生机和活力,或三五成群抽大烟、吹牛胡侃,或跑到大水池里扑哧扑哧游水嬉戏,年长干活累了的早就钻进铺盖里,呼呼大睡去了,而老虎的到来俨然成了今天晚上祠堂里的话题人物,原本与老虎关系密切的围坐在他身旁,问这问那,但总是离不开“婆娘”这个中心话题,说起女人那尖尖的胸部和浑圆的大屁总是撩得不少工友直流口水,利福总是在老虎边上添油加醋、插诨打趣,更是让气氛热烈、笑声不断,老虎不想和不愿和工友们说了离开金碧辉煌KTV的实情,而自己瘦弱、黝黑的形象往往被工友们看成是“那种事”过度了的后遗症,看着大家那热切、好奇、羡慕嫉妒恨的眼神,老虎实在不愿扫了大家的兴,他们想怎么说也就随他们去了。

躺在工友床上的老虎,内心得到好久未有的安全和温暖,但由于一直牵挂着宁厨子,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内心暗暗下决心要帮宁厨子的病看好,就是豁出自己一年多来全部的积蓄也在所不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