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张庄文化人老虎历险记

第30章 老虎之与故人重逢

面对着这一大片满目苍夷的拆迁工地,老虎陷入了尴尬,一时间毫无头绪,“义国老板拆房队肯定是转移了,可转移到哪儿呢?莫不是搬出了凤凰镇?”老虎心里嘀咕着,一边漫无目的的在镇区大马路上找寻着,又饥又渴的他找到一家靠近马路的简陋小饭店坐下,点了一份“兰州拉面”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一边吃一边盘算着该怎么去寻找自己的老乡兼老板义国的拆房工程队。

看见有施工工地、有人拆房的地方,老虎总要进去探视、找寻、打听一番,却始终不见义国老板工程队的身影,哪些熟悉的工友张师傅和自己的乡亲工友乌狗、利福等,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眼看夕阳西下,老虎内心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如若再不能找到的话,恐怕要露宿街头了,或花大价钱开“宾馆”。随着天色泛红、渐渐阴暗下来,镇区的大路、小弄堂上陆陆续续冒出许多的人影来,有的耷拉着脑袋、有的光着膀子,有的浑身脏的像个泥人似的,一时间好像都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挤满了大路、小巷,原本空荡而又宽大的马路一时间好像赶集的闹市,熙熙攘攘、喧闹噪杂,纷纷从周边村庄往镇区的周边围拢过来,“这是今天找到故人的唯一机会了”!老虎心里想到,同时睁大了疲惫而又充满血丝的一双大眼。

“老虎兄弟,老虎,是你吗?”突然,一个“灰人”站在老虎面前,劈头劈脑的说道。只见这个“灰人”满头白发,从肩膀到一双脚的鞋面都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灰,“你?你是?”,“哦,利福哥,是你?”凑近仔细看,老虎才认出是乡亲工友利福,“哈哈,是啊,哈哈,你怎么回来了?”“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看起来很疲惫,被富婆榨干了吧?哈哈”利福连珠放炮似的质问老虎,“没、没有!义国老板、乌狗叔他们呢?”“他们还没收工呢!我拆白灰内墙,脏成这样,天黑了怕被人当鬼看,所以先回来,哈哈、哈哈”!“哦、哦”,老虎一下子僵在那儿,不知道说什么好,“走吧,回工地去,晚上厨子那骚娘们给我们下饺子吃,哈哈”!听说利福说宁厨子,老虎内心有一丝小激动,既期盼又有点恐惧,但既来之、则安之,老虎跟着利福哥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拆房队驻地走去。

在老虎的印象中,拆房队好像是电影中演的“铁道游击队”队员,它的驻地总是飘逸不定的,而且住的宿舍非破即老旧,一则老板能省一笔租房费,二则离工地近、干活方便。而今天好像是个例外,利福带着呆滞的老虎越走越往镇中心、越往里走越是繁华噪杂,终于在一幢称得上宏伟的建筑前面停下了脚步,往里一瞅,墙面上显然经过了精心的雕花处理,虽然有不少的地方已经破落得脱下了皮,粗大的木头横梁上还依稀能看见“毛主席万岁!无产阶级专政万岁!”等的字眼,老虎一阵的惊讶,想不到义国老板的拆房队驻地“鸟枪换大炮”了,能住上如此宏大而又历史感厚重的房子。

经过了解,才知道,这个房子八十年代之前是凤凰镇镇小学所在地,现在小学迁移到新址,这里就成了空房,传统的木结构房子占地大、湿气重,再说与周边的现代高楼、洋房也显得格格不入,所以被镇上列入了拆迁改造区域,义国拆房队才得以免费入住。老虎内心不由得一阵阵的惋惜。

大房子内被用塑钢板隔成了一个个小间,从利福口头得知,走廊尽头阴暗处的几个隔间都是拆房队的“夫妻房”,平时拆房队里夫妻团聚或难得探亲都能得到夫妻房的门钥匙,利福一说起夫妻房的事情就眉飞色舞起来:“半夜那老黄牛般的粗喘气声和床板上的‘咯吱、咯吱’摇晃声音,简直要了人老命,撩得实在无法入睡!肯定干那事,奶奶的,哈哈”,老虎会心一笑,不由得偷偷往门缝里又瞄了一眼被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夫妻房,心里也起了波澜,突然急切的想见到宁厨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