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张庄文化人老虎历险记

第27章 老虎之偶遇丽丽

猫着身子煎熬了一夜的老虎从金碧辉煌KTV客人们鱼贯而入到他们喝的酩酊大醉、满意而归,始终都不见知己丽丽的影子,不由得内心沮丧起来,从一开始的兴奋、激动到失落、无奈,老虎内心惆怅极了,目不转睛的盯着金碧辉煌KTV那朦胧华丽的大门口,期间昏昏沉沉打过好几次盹,但始终未见那熟悉的、热切期盼的丽丽妹妹的身影。

从傍晚守候到深夜,从人声鼎沸守候到四周寂静如死,经过长久的等候之后,东方天边终于肚皮发白,天开始蒙蒙亮起来了,疲惫饥饿不堪的老虎顺着早餐店馒头的香气,买了几个大白馒头就往嘴里送,想想丽丽肯定现在还在温暖的床铺上补觉,狼吞虎咽吃完几个大馒头的老虎就索性趴在餐店的小方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老虎死命往前跑,丽丽在后面使劲的追赶着,再后面就是‘公安’的人了,丽丽一边追赶一边哭泣,苦苦哀求老虎哥等等他,不要把她一个人留下,而后面凶神恶煞的‘公安’让老虎不敢放下奔跑的脚步,突然,老虎一脚踏空,跌入到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感觉身上被千金大石头压着,动弹不得,呼吸急促,马上就要窒息、死亡了”!“啊、啊”!老虎突然弹跳起来,惊得身边的顾客说不出话来,原来是一个噩梦,“真是一个神经病”!传来一声年轻女人的责骂声,“亲爱的,我好饿,但豆浆好烫呢”,年轻女人对着身边的一个大个中年男子娇滴滴的撒娇道,“哦,嘿嘿,嘿嘿!昨晚你好棒,宝贝来、我喂你”!“昨夜你好坏啊!怀上了你可要负责的哦”!年轻女人和中年男子肉麻的打情骂俏惹让老虎一下子怔住了,虽然自己现在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别人很难辨认,但年轻女人的声音、年轻女人的背影、形体和轮廓,老虎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在心里也是梦牵魂绕、念叨千万遍的,这声音、这轮廓分明就是自己的知己丽丽,但丽丽会是这样的人吗?会讲出如此下流、无耻的话语来吗?会负情、背叛自己到这个地步吗?不可能!老虎断然予以了否认,并且怀疑起自己的听觉、视觉来了,感觉自己仍然还处于梦魇之中,没有走出来,不由得使劲揉了揉自个发红的双眼,捏了一把耳朵,感觉到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自己分明是清醒着的!

就在这时,丰满娇艳年轻女人的双眼与老虎的眼神触碰到一起,年轻女人一下子完全怔住了,紧张得张开了嘴巴,任凭中年男子将包子屑使劲往里塞,一动不动,如同一个木偶人一般。老虎的眼神里也从呆滞、紧张到充满了怨恨,自己对面的年轻女人分明就是自己千辛万苦找寻的知己丽丽,虽然天尚未完全大亮,但如今丽丽显得比原先更加的妖艳、妩媚和丰满了,略带浑浊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屑和轻佻,坦露的颈部显露出令人生厌的赘肉,“老虎哥,是你吗?”丽丽首先发了话,用怯生生,但语气显得沙哑而又干巴巴的,听说年轻女人的叫喊,老虎怒目圆睁,一言不发,捏紧手上的拳头,死死的盯着依然依偎着丽丽的中年男子,不是别人,这个中年男子正是让老虎“一怒为红颜”,亡命走天涯的大肚男人,“我不是,你搞错了”!说完一拳砸在破旧的小方桌上,震得上面的几碗豆浆和包子纷纷滚落到水泥地上,发出“嘭、嘭”的破损声,大肚中年男子好像意识到什么了,避让一旁,企图开溜,一边用猥琐、狡黠的目光扫了一眼丽丽,丽丽的脸上滚落下大滴大滴的泪珠,但表情仍然呆滞,脸上涂抹擦粉过分得令人生厌,老虎迟疑了,握紧的拳头慢慢松懈。

在老虎迟疑、犹豫的当口,大肚中年男子灰溜溜的如同一阵风跑走了,小店里只剩下老虎、丽丽和不知所措的包子铺老板娘,老虎狠狠盯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丽丽,大踏步走出店铺,在大街上飞跑起来,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个肮脏、无耻的,再也让他无牵无挂的伤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