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张庄文化人老虎历险记

第18章 老虎之巧遇知己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做了金碧辉煌KTV“少爷”的老虎皮肤明显细腻白皙了很多,脸上也微微胖了些许,对于夜场上的逢场作戏技法的确娴熟了不少,每天对客人迎来送往的工作干起了也顺手很多,除此之外,老虎还赢得了宝贵的友谊,除了刚来就认识的领班阿霞、坤哥,还有一个就是“公主”丽丽,老虎和丽丽的关系也日渐密切,说来也挺有缘分,丽丽是一个20岁刚出头的美丽姑娘,通过一次偶然攀谈,将两个年轻人的心紧紧的栓在了一起,丽丽来自赣东北老虎所在家乡丰广县隔壁的山玉县,与老虎故乡张庄只有一山之隔,记得小时候老虎的父亲老徐带着几个儿子到山顶上砍柴,还指向山对面的山玉县,两县之间不仅依山带水,而且讲的是同一种方言,在外人看来像外星语一样的丰广、山玉土话,在老虎和丽丽看来亲切的不行,俨然成了在KTV里相互交流思想感情的密语。

通过与丽丽的交流,老虎得知,丽丽之所以到深圳来闯荡江湖,一方面是源于丽丽家境贫寒,父亲瘫痪在床,下面还有两个弟妹嗷嗷待哺,作为大姐的丽丽需要出来挣钱,帮母亲分担一部分生活的压力;另外一方面是丽丽还有一个大她三岁的哥哥仍然单身,贫穷的家庭无力支付讨媳妇的开支,母亲就盘算将大女儿丽丽与山里一户人家换亲,开始丽丽想着整天唉声叹气、形单影只的哥哥,打算忍气吞声、为哥哥牺牲一把,但真正看到山里那户人家的儿子时,彻底崩溃了,那人不仅长的歪脖子、斜眼睛,还瘸着个腿,个人生活自理都需要家人帮衬,更别说下地干苦活、累活了!经过激烈思想斗争的丽丽,决定逃婚出走,谋得一线生机,抛下泪流满面的母亲和垂头丧气的哥哥,一别已经快2年了。

丽丽一边和老虎说着自己悲惨的身世,一边“呜呜”的哭泣着,向来自命清高而又侠肝义胆的老虎一股同情之心不仅油然而生,一边又轻轻安抚着情绪波动的丽丽,很显然,丽丽和老虎之间一下子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自己人!对于这份信任和男人的豪气,老虎毫不犹豫的表露心迹道:“丽丽,你放心,在这里我们就是自己人,我有饱饭饿不着你,有事我给你担着!”“嗯,老虎哥哥,我叫你哥哥行吗?老虎哥,我家里的哥哥是个窝囊废!”“嗯,可以的,好的,有事就找我吧,我会照顾你”,老虎一边应答道,一边用手轻轻搂住丽丽的肩,手刚触摸到丽丽皮肤,就如同触电一般,丽丽身上散发出的青春女性和香水混合的香气熏得老虎一阵阵的眩晕,身子情不自禁的绷紧、肿胀,老虎连忙松开双手,往后退了两步,脸上涨得通红,一种莫名的羞耻感油然而生,脑海里一下子充满了宁厨子怨愤的眼神和表情,转过身匆匆跑下楼去。

随后的一段时间,丽丽总是有事没事过来找老虎,送点心或聊家常,甚至将女孩子难以启齿的“例假”苦痛也会和老虎倾诉,俨然将老虎当成了无话不说的“闺蜜”,一口一声的“哥哥”叫的老虎心里直发酥,盛情难却同时也深受感动的老虎哥哥,处处帮衬着丽丽,毫不含糊的将丽丽当成了自个的亲妹妹看待,搞得金碧辉煌KTV里的其他“少爷”、“公主”把他们错当成陷入热恋的一对,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彼此是清清白白的“兄妹”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