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少年逆袭记

第59章 苏醒(下)

南宫冲摸了摸身上被刺伤的流出鲜血的伤口,跌跌撞撞地进入了森林。

到了小树林,南宫冲找个靠着大树、又可以看见夕阳的地方坐了下来,晚风微微弧过南宫冲的脸颊,让的南宫冲很是凉快,但是他看着夕阳摸了摸手中的纳戒,往日的那一幕幕情景就想印痕一样涌现出来。

还记得当初自已与楚云决斗时,要是没有焰君相助,自已怕是也不会打赢楚云,当然这实力也不会进步地这么快。这些都是焰君的功劳,想到这里的南宫冲又不自觉得留下了两行清泪。

“啊…”一声咆哮从南宫冲口中发出,震得树上的叶子零零落落地飘降而下,激动地南宫冲随之把一只拳头打在了旁边的那棵树上。

“南宫大哥,原来你在这里啊!”正当南宫冲余怒未消时,背后一个声音响起“害的好找啊,早知道你在这…”

话未说完,就听到南宫冲在那里恶语相向道“我不叫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到这里来吗”

“南宫大哥,是我,我是冷艳啊”冷艳小心地叫道,令得刚想一掌拍过来的南宫冲收回了自已的手掌上的灵气。

想了想,还是开了口道“冷小姐,不知你来找我所谓何事啊!”

“南宫大哥,你终于还是认得我了”冷艳见南宫冲认出了自已,大胆地做到了南宫冲所坐之处的旁边去了“你,真的要帮助血噬坐上门主之位吗”

南宫冲听见后本想糊弄两句就过去了,但是他好像听出刚才冷艳最后的那带有哭腔的话语时,觉得不能这样说了。于是传声向冷艳说道“血噬呢?你认为我真的要帮他呀!等到时候,回了他血衣门我自会了结我与他的事情的”

“放心,如果到时可能我也会连带你的大仇一块报的”南宫冲笑着说道。

“嗯,谢谢南宫大哥”听得南宫冲的话语,冷艳那想哭的声音立刻变正常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近似愤怒的声音道“南宫大哥,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请让我最后一定杀死他”

南宫冲听后感叹道:血噬,你算惹到人了,一个是我,一个则是…被你弄的家破人亡的冷艳。

“好了”南宫冲坐了一会后,便站了起来。拍拍了身上的灰尘,叫了冷艳一起回去了。而冷艳听到南宫冲说要回去了,冷艳就跟着南宫冲一起出了森林回到了小木屋。

“血小姐,我们回来了”才隔老远,南宫冲就看见坐在屋外静静修炼的血噬,当下道。

正在修炼的血噬从刚才就发现有人接近这里,欲拿出自已的那把匕首向那人飞去。当听得声音是南宫冲时,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南宫冲也知道血噬的性子就是这样,于是就向屋内走了进去。但是刚一移动自已的脚步,就听到血噬一声警告“别出声,有异动”

紧接着,随着血噬的话语声一帮人从空中飞了下来“哈哈哈,南宫冲,好久不见啊!

这个声音,就算南宫冲怎么也无法忘记。这个声音的来源便是以前在家族之时,东方家族那群炸碎的声音。

“哈哈哈,南宫冲你可害我们好找啊!”那碎人当中,一个穿着一袭白衣,手持一把白扇的人出来道“今天,你不要想逃跑。我要你的血祭我亡父在天之灵”

这个人,南宫冲也不会忘记。他就是东方家族的少族长:东方炎。南宫冲看向他之时眼睛多了一丝鄙视之意,冷笑道“东方炎,你的父亲的死与我没有半分关系。你比试输与我你就怂恿你父亲来我家族大闹,算他自已倒霉栽到我手里。而你今天居然到我面前来,说要杀了我祭你父亲,呵呵,我想倒想问问,究竟是谁把他害死的”

远方的东方炎被南宫冲说的一时无语,气急之下把那把扇子飞向南宫冲“南宫冲,你在找死”

正当南宫冲躲开时,坐在门口修炼的血噬睁开了眼,望向那群人“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逃跑,否则,死!”

听到这话的东方炎望向说话之人,发现对方竟是一个女流之辈,不禁说道“小姐,这是我与他之间的恩怨,还望姑娘还是躲远一些,免得伤了姑娘…”

“闭嘴”旁边一位家族长老喝了东方炎一句,向着血噬拜道“血小姐,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看见你啊,只是不知令尊大人可好。刚才我家少族长血气方刚,才会误言与血小姐,还请血小姐莫往心里去呀!”说完,便叫全族之人飞上了天空,向家族方向飞回了去。

“三叔,干什么我们要走啊,那南宫冲可是我族的仇人呀!怎么,只因为一个小女子的话就跑了啊”天空上,不明白自已的三叔为什么这么做的东方炎飞了过去。笑着问道。

“少族长,不是我想这么做,而是那女子实在动不得啊”那位长老跟东方炎说道“那女子可是比南宫冲还要大的背景的人啊,她可是血衣门的小姐:血噬。就算今天我们有再多的人也不够与那女子拼斗的呀,更不要说动她身后的南宫冲呢”

东方炎原来不知道那女子的来历,原以为她是哪家的小姐。没想到他竟是有着如此慎人的背景,这让本就颇有怨言的东方炎这下彻底地闭嘴了。

……

“血小姐,果真好魄力啊,只说了一句话就把他们吓跑了”南宫冲这时从血噬背后走出“难道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人人可畏的程度了”

血噬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对他慢慢说着其中的缘由“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厉害吗?其实不是的,我们血衣门这些年呢,虽说没有什么好名声,但是我父亲这些年南征北战,也在一些地方取得了一些威慑力。所以刚才那群人不是害怕我,而是害怕我背后的血衣门”

“哦”南宫冲应道,心里不禁感叹到有一个宗门势力对自已有多么好的作用,然后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创建一个属于自已的宗门来让自已具有一定的威慑力,好让他人不再敢惹自已。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