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风陵残月

第3章 风之旅人

第二章风之旅人

正午炙热的大地还在升温,平稳的空气渐渐流动起来,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爆炸声中四散而去,屋顶上的工人早已经找不到影了。骑凤仙人就像没人管的孩子,随便的躺在琉璃瓦片上,百步之外还有些怀着好奇心的人在观望。

在两座房子中间,林风站在空中,望着屋子里的黑衣人。

“我和你无冤无仇的,凭什么下这么狠的手,你要是掐死了我,我师父可是不会放过你的。”林风威胁着对方,如果这样吓不住他,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

“獐死于麝,鹿死于角,我只是拿钱办事,管你和别人有什么恩怨。”黑袍子下的杀手宛如鬼魅,一字一字的说道。杀手伸出双手,白色的绷带裹着肘部,就像被裹尸的木乃伊,瘦弱的只剩下枯骨。

“呦,你这衣服还有袖子啊。”林风挑衅道,估计是和解不了了,不如在这个时候再嚣张一下。

“哼!”杀手果真被激怒。“找死!”

杀手双手合上的时候,强大的灵力脱手而出,原本打的破烂的窗子瞬间面目全非,强大的气流向林风涌来。若是普通人抗下这样的伤害,早就被打成肉泥了。林风跟师父多年,逃跑的工夫还是学了不少,一个大的瞬步,直接飞到了更高的天空,正好可以俯瞰到整个血色月牙城。

原本的旅馆二楼全毁,对面屋子的垂脊兽不算惨的,整个房顶都被掀了起来。还没等林风站稳,一把长满了青铜的宝剑顺着他的方向飞来,当剑心指向他的脖颈时,杀手已经从后面抓住了剑柄,锈迹斑斑的青铜剑锋利无比,触及林风黑色头发的瞬间就被斩断。

林风来不及喘息,对手要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他不断的瞬步,杀手总是能最快的速度追上,风灵的能力就是驾驭空间,这样轻松的就能把林风追上,想必不是凡人。再这样下去别说被砍成几段,就算是活下来,头发也快剃光了。

“老不死的,这么大年纪还真有精神。”林风心里咒骂着,瞬步完全靠的是空间的移动,可是杀手完全是靠的自身的力量才达到这种速度的,光想想就可怕。

路边的人都不知情的看着,林风不敢往人多的地方逃,若是有人挡住了杀手,剑锋所指的地方,都是成了碎肉。

血色月牙城是方方正正的城池,正中心也是城市的中心,里面生活着这里面的贵族,也是所有血灵里面的佼佼者。整个南国,血灵的高手都在这里。正因如此,这里的防范也是一流的,就在前几天,师父用了一只鸟去试探,结果没到门口就被护卫捉了,成了下酒菜。

想必也只有这个地方能当成避难所了,林风从腰带里拔出佩剑,右手持剑,银白色的剑身就像一条白龙,刚好挡住左半边脸。左手小拇指向内弯曲,强大的灵力从他心中流出,他看到了那棵树,就在那一瞬间,他终于知道了,师父不是和他闹着玩的,这次真的要分离了。在他的内心深处,师父给他留下了保护阵,可以抵挡致命的伤害。

想到这里,林风心头一颤,千万丝热流冲向他的脑子,眼睛有些湿润。

“师父。”只是在嘴边轻声的低语。

一把青铜剑击碎了林风眼前的墙壁,向着他的眉心飞来,这个时候脚下的阵法刚好画完,青铜剑打在林风的佩剑上,强大的力量生生将林风的佩剑豁开,就在快刺入他的头颅那一刻,就如玻璃摔碎的声音,空间碎裂,林风在原地消失。

杀手随之赶上,双脚落在地上,汉白玉铺就的皇城路被踩碎,留下一尺的脚印。青铜剑插在了旁边的墙上,杀手裹紧了黑袍,把青铜剑从墙上拔出,放回自己的剑鞘,双手缩进厚重的黑色长袍里,他望了望血色月牙皇宫的城墙,漆红的城墙不到一丈,可他却不敢越雷池一步,只好摇摇头,走进了人群里。

这种消耗灵力的瞬步完全不同于普通的瞬步,他需要集中精力,把整个世界放在心里,这样在空间的方格里才不会走丢,对于这些逃跑的招数,林风还是深有领悟,学起来也很快,其他的么,只能用马马虎虎来形容了。

血色月牙的皇城,高楼庙宇林立,奢华的宫殿让人叹为观止。林风先找了一处树林躲避,躺在灌木从里面的他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即怕杀手追上来,又怕被里面的人看到,只好带着这一身破衣烂衫静候。

没有人路过这里,林风慢慢胆子也大了起来,太阳一点点落山,他的肚子也叫上不停。想想那一桌子的美味,心里又是一阵可惜。

太阳全落下去的时候,整个宫殿里又亮起了灯,灯火通明的宫殿迎来了它的夜晚,红色的灯笼布满了每一个玄廊,可是诺大的宫殿,林风还没有看到有人从这里走动。

林风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一顿大餐,免费晚餐,一个厨房。他悄悄的走出树林,外面是一座假山,还有些流水,顺着流水的方,是一个小湖。座落在上面是精致的亭子。

天空中没有月牙,也看不见星星,所有的荣光都被这夺目的宫殿所占有。女孩侧着身子,靠在石桌上,灯光刚好照亮了他的脸,精致的五官,窈窕的身姿,穿着一身水蓝色的锦纱,束起的头发甩到左肩,只是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书。

“银装?你怎么混进这皇宫里啊?”兴奋的林风直接瞬步到了女孩的面前,拉起她的手,那双手握在手心的感觉明显不同于银装。

女孩站了起来,表情没有什么变换,冷漠的看着林风。林风没有松手的意思,他看了看女孩的身高,正好到自己的鼻尖,比银装矮上不少,可是长相确是惊人的相似。他有看了看女孩的胸部,叹息了一声:“最不起,认错人了。”

这样简单的解释怎么能蒙混过关,林风想松开女孩的手,可是事情的发展却突然反转。女孩拉住了林风,白皙细腻的小手,拉着林风的时候充满了力量,林风没那么好挣脱。

“我可没什么非分之想啊,请你放尊重一点。”林风不忘调侃。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声音有些沙哑,声音细小且动听。

“林——风”林风含糊不清的答道。“凌”林风咬准了音。

“姓氏?”

“没有姓氏,无父无母,孤身一人。”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