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山海学院

第144章 土地·神

夕阳西斜,冬日的日头落得老快,才4点,便已步入黄昏。随着城市四周的血柱消散,准确的说,是随着长蛇界的崩毁,街上的人们渐渐的苏醒过来。对他们来说只不过稀里糊涂的睡了一觉,但对城里的修士来说,却是奔波劳累的一天。

他们跑遍了整个城市的所有角落,只为把灾害扼杀在萌芽之中。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却是一无所知,就连这事件走向终结,还是未能窥得全貌。

一阵轻微的震动,席卷了整个城市,宛若地震。那是长蛇界最后的力量,波及了这里。他们不知道,就在这短短的几小时内,一个远古大能诞生的世界,就这么悄悄的步上了终结。

“芥子,造化,秘境,世界。每个造化空间,必有一位大能的身影再其之后。想不到一个造化空间,就这么的消逝了,唉,可悲可叹。”在远离城镇的永安山上,仙神庙的背后的山林中,土地神永霖,拿着一壶好酒,眺望着天空。无焦距的目光,穿透了世界的屏障,遥望着远处那消亡的世界,无限的感慨道。

“明明你自己策划的,你还真好意思说得出口啊。”光华闪烁,一道光门出现在土地的前方,山婴清脆的声音毫不留情的讽刺道。长蛇环绕其身,但她并没有直接发动攻击,凝滞半空,与土地神遥遥相对,鲁莽的攻击只会遭致灭亡。

土地神呷了一口酒,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直接默认了这个事实,实际上,他也没打算否认过。现在的状况,可谓是王对王,将对将,终局已成,只剩收尾。

远处,三根耸立在城市外围的通天血柱,在一瞬间崩毁殆尽。不想那种被封印后,缓慢的消逝,它炸裂了开来,血雾闲着弥漫。这是糟糕的,充满凶煞与戾气的浓厚血气,将会对周围的环境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

第一时间,刘紫颖直接冲了出去。她没有呼叫陈宇,因为她判断,此时的陈宇并不是适合参与此事。

自然,陈宇也注意到了,虽然不知道那些血柱下埋葬的血器是怎样的,但毫无疑问,不会比下面的残剑差上多少。不过这回他没有参与的愿望。

因为,此时陈宇的心思,转向了别的地方,因为他感觉到了,山婴的气息!虽然微弱,但陈宇却确信,自己并没有感受出错。

顺着自己的感应,眺望过去,陈宇迷惑了。那是永安山,土地神就住在哪里。也是山婴诞生的地方。为什么山婴此时会出现在哪里呢?偶然,还是?还有敌人呢,哪去了,赢了?长蛇界呢?怎么样了?

一堆的问题萦绕在他心头,陈宇发力,人如炮弹,弹射了出去。景色在飞逝,离目的地近了。突兀,前方爆发出一阵冲击波,如海浪般扩散开来。所过之处空间扭曲,陈宇高速前行的身子,不由得生生停顿下来。

这是!陈宇惊悚。

他知道这是山婴与人交战,逸散的余波。但问题是谁呢?在这里,有这份实力的,在陈宇的记忆中就只有一个人——土地神!但陈宇却无论也不能相信,土地会干出这等事情,因为说到底,山婴还是他赠予的,他如果有所图谋的话?他如果有所图谋的话,那自己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陈宇似乎想通了点什么,如果一切都是阴谋的话,那他不去把它搞清楚,是不可能的了!

来到山腰的仙神庙,并没有见到激战的双方,这里空无一人。但陈宇确定,战斗地点就在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呢?

轰,一阵轻微的震动,伴随着强大冲击波传出,陈宇立刻朝着发生点冲了过去。就在仙神庙对面的是山腰上,空无一人的深林,却时不时的传出强大的灵力波动。好似被什么给隔绝了。

“他们在土地神界你找不到的。”久未言语的红灵,发话了。陈宇没有插嘴,侧耳凝听,他知道,红灵一定会为他解释的,不如就不会开口了。

“芥子,造化,秘境,异界,不同于这四类独立空间的,还有一类类世界产物,阴影界或叫暗界,它们并不独立存在,有如人体上的脓包,依附于世界,即归属,但却有明显的隔阂。”红灵解释完毕,却见陈宇依旧一副倾听的模样,它知晓,这是在等叙说方法,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唉!不同于独立空间,只能通过空间节点,暗界无论哪里都是节点!而且”

“我知道了!”不待红灵说完,陈宇便大叫道。并且立即付诸了行动。

而且阴影界与其依附直接必然存在一个移动的出入口!看着兴致昂扬的陈宇,红灵直接把后半句给吞了下去。高等级的战斗,还是不掺合的为好。按它的意愿,此时远遁最好。

咻咻咻,长蛇幻化的鞭子,舞动出阵阵破空之声。从四面八方,集齐攻向对面的土地神。面对威势不俗的诸多攻击,土地神永霖却没有半分行动,依旧稳坐于石桌之前,抿着手中的小酒。

在他身外不到一米的地方,有着一层无形的屏障,长鞭轰击其上,却无法再进一步。时不时的,土地神会出下手,挥出的长袖,与长鞭相交,双方的对轰,便造成了外围强大的冲击波。

山婴紧咬嘴唇,沉默不语,她已经感受到了力量的差距。那是天与地的差别,不足百分之一的胜率,但可惜的是她并没有退路。冥冥之中,她能感觉到那微弱的希望。而她所能期待的也就之是那不及百分之一的希望。

轰,又是一次强烈的对轰,能量汇聚,撕裂一道口子。原本一闪即逝的,却发生了意外。一双覆盖烈焰的火手擎住了裂隙,并把它撕裂。

“噢噢噢,该死的,小婴。啊!土地果真是你搞的鬼吗!”陈宇在寻找着进入暗界的方法,突然出现的缝隙,自然不能放过。撕开后,看见了正在对持的山婴土地两人。这一刻他确定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的那个,悠闲自得,面带微笑的混蛋土地搞的阴谋!

“爸爸!”山婴惊叫。

“来了!”与之相对的,土地面露喜色,两眼泛光。一挥衣袖,两股劲风从陈宇两侧扫过,后方的凤凰直接被吹飞了开去。紧接着,他改挥为拘,陈宇受了束缚,整个人直接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

下一刻,一个巨形法阵,在整个空间中呈现。繁纹复杂的纹路,陈宇为中心构筑起来,两端各有一个支点,分别矗立着山婴和土地。毫无疑问,这是土地所设计的,绝对是他的谋划

“这是!?”惊疑不定!这词正好用来形容此时的陈宇。

“你!你的目标是我,把爸爸放了!这和他没一点儿关系!”山婴又惊又怒。

“喂喂,这话一说,我不彻底成了大反派了吗?”

“哈!混蛋的大反派土地神,我劝你现在快点的把我们给放了。不然,就算不怎么希望,我也会上报天庭。玉帝那老子爱面子,绝不会允许他手下胡闹,给他丢脸的!到时候你可就不能单纯了事了!”

威胁,该怎么说呢,陈宇有些搞不清楚自己此时的心情。他不认为这有用,但他却希望这有用。

天庭和自己的关系算不得好,陈宇无法确定这不是在天庭的默许下进行的。就算是不允许的,既然土地敢干了,就表示他早有准备,即使暴露了,也无惧天庭的讨伐。

不论是那种可能,对陈宇来说都是一样的,眼前的大劣势绝不可能轻易更改。按理说,不出现在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但陈宇做不到。与其被蒙蔽,被人愚弄算计后,毫无所知的活下去。不如明知危险,也要死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天庭!哈哈哈。你相信那东西,那只不过是一群胆小鬼的集合点罢了!天庭那群无能的家伙,早晚会走向灭亡!”土地神大笑,对天庭的态度可谓不屑一顾,完全的看不起。这让陈宇疑惑,也更为的担忧,因为这表示土地神会愈发的肆无忌惮。

“好了,很想和你聊下去,不过条件已经筹齐,‘齐天火圣’你就乖乖的睡上一觉吧。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睡吧!”土地神带有讽刺意味的话语传入陈宇耳中。

特别是最后的话语,有如魔障,才一入耳,浓浓的睡意便袭了上来,眼皮变得沉重无比。陈宇想要硬撑,要抵抗,不让自己睡去。但却无济于事,不到十秒,他便沉沉的熟睡了过去。这手段让人恐惧,都没见土地有什么动作,仅仅只是说了句话而已。

沉睡的陈宇,并没有到底,反倒漂浮了起来。横躺着,缓缓的转着圈儿。

“你最终的目的,果真还是土地神位吗。没用的,你是不可能成功的!”山婴查看了周围的法阵,沉声道。

“土地有灵,幻化其身,统天地之力,亦如神诋,是谓土地神;日久弥新,其身衰亡,传位生灵,可通大地,其力衰败,亦抵半神;有能者,夺其力,加于己身,行地之脉,其力倍增!”

土地神轻语,沾着酒水的指尖溢出一个个的金色文字。看着眼前的金色文字,土地神眼中精光闪烁,正是这篇文字改变了他。也正是对这篇文章的研究,让他知晓了隐藏在这个世界之下的真正的秘密。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