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gog光荣

第2950章 谢雨晨有问题

中州市公园别墅区一别墅中,司徒光将调查到的陈磊的资料递给了青年男子,恭敬的道:“恩人,这就是那个救了我的小兄弟的资料。”
  青年男子接过资料,细细看了良久,问道:“他和柳正道的女儿关系很好?”
  “是的,昨天晚上他就是开着柳正道女儿的车。”司徒光点了点头,“上面那个圈子中还有流言,说他击败了市委书记公子王进东,赢得了柳美人的芳心,柳正道的妻子亿依依对他很满意。”
  “他和天福社?”
  虽然司徒光知道这些在交给青年男子的资料中都有详细的记载,但他还是开口说道:“天福社社长曾志远的二公子曾赠斌意图欺辱他的妹妹陈妍儿,他单枪匹马杀入了天天乐夜总会,救出陈妍儿,并且还伤了曾赠斌,曾赠斌住院了一个多月。”
  “哦?那曾志远没有什么动作吗?”
  “曾志远没有什么动作,不过陈磊应该在筹划着报复他们,昨天他透露了想要跟我合作的意思。恩人,您看?”司徒光问道。
  青年男子没有回答,反问道:“司徒,自护帮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郑三立这几年只顾着敛财,在下面兄弟中已经没有多少威信了。今天早上我联系了自护帮大部分的兄弟,他们都愿意支持我上位。晚上将会召开帮众大会,到时郑三立就会被迫下台了。”
  “郑三立,不足为虑。”青年男子话锋一转,道:“司徒,关于陈磊的事,你尽可能的给他提供帮助。”
  “恩人,这”
  “按我说的去做吧,对了,别让他察觉到了什么,你给他提供的帮助可以在你们合作的基础上。”青年男子嘱咐道。
  待司徒光走后,青年男子又盯着陈磊的相片看了良久,轻叹了一声:“还是不知道你是哪位前辈的弟子,看来有必要去会会你了,希望你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吧。”
  陈磊上完课直接校门向校门走去,看到柳馨楠也正从办公楼中出来,于是笑着打招呼道:“馨楠,巧啊。“柳馨楠微微一笑,眨着眼睛问道:“陈磊,你去哪儿?”
  “刚上完体育课,全身都是汗,我回去洗个澡。”陈磊笑着回答道。他说着爬上了那辆摩托车,向着校门外开去。
  柳馨楠看着陈磊消逝的背影,恨恨的跺了跺脚,骂道:“死陈磊,臭陈磊,明明说了去算命的,却又骗人!哼!”
  袁佩佩去上班了,陈妍儿中午是不回来吃饭的。七号公寓中只有陈磊自己一个人,他吃了饭后便开始修炼精神力和内力,这几天每天晚上他都会修炼精神力两三个小时,现在的精神力已经突破了二级,达到了****中期。
  陈磊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修炼腾龙心法,将心法运转了几周天后,他感觉到内力的增加已经不像前两天那么明显了,几周天下来,丹田内地内力没有增加多少。于是陈磊寻思着开始修炼腾龙心法小册子里面的掌法和步法。
  修炼掌法和步法需要空间,自然不可能在七号公寓中修炼,陈磊想了想,出了七号公寓,骑着摩托车向着郊区驶去。他没有注意到从他出门的瞬间就有一个青年男子跟在后面。
  一个小时后,陈磊在郊区找到了一片密林,他将车停在了密林旁边,进入了密林中,拿出腾龙心法的小册子观看着。
  小册子中记载的掌法是美人销魂掌,步法是迷踪魅影。陈磊之前看过一遍,但那时因为还没有修炼有内力,他看的不怎么仔细,而且有很多地方也看不懂。现在体内有了内力,他重新看美人销魂掌和迷踪魅影,就容易理解多了。
  相比于掌法,陈磊更热衷于步法,这或许是受到武侠小说中那些能够飞檐走壁的侠盗的影响。他将掌法和步法都看了一遍,然后从步法开始修炼
  青年男子在三十多米外静静的看着陈磊修炼步法,良久后皱了皱眉头,低声自言自语道:“才刚开始修炼,这轻功身法似乎不是门中二老或者四大天王的武功,不过司徒说的没错,他的身上确实有着门中人的气质,这情况,还真是复杂。”
  陈磊刚开始修炼迷踪魅影的时候速度比常人走路还要慢了很多,不过可能是他天生适合习武,又或者是这本小册子中的武功很适合他,他练习了两三个小时后,感觉到越来越顺手,速度也越来越快。
  练习了三个小时后,陈磊体内的内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他干脆盘腿坐在密林中恢复内力,约莫半个小时,他丹田中的内力恢复了一部分,于是重新拿出小册子观看着迷踪魅影。
  几分钟后,陈磊收起小册子,身子开始迅速的在密林中穿梭,速度虽然跟成人跑步差不多快,但整个动作连贯,明显的比前面熟练多了。
  “迷迷踪魅影。”青年男子张大了嘴巴惊呼出声,之前陈磊练习的时候都是一个个动作分开练习的,因此他只能够看出陈磊修炼的是轻功身法。现在这次是陈磊第一次将迷踪魅影完整的使出来,青年男子一眼就看出了是迷踪魅影。
  “武王,武王要出现了。”青年男子没有了之前的笑容,他的脸上表情不断变幻着,一会儿欣喜,一会儿震惊,一会儿羡慕。
  待陈磊将步法演练了三遍,青年男子才平静下来,他定眼看了看陈磊,自言自语道:“发现武王,第一时间汇报。”他说着从身上掏出一个类似于哨子的东西,放在口中用力的吹了一下,哨子发出了无声的颤音。
  在青年男子吹响哨子的同时欧洲一光头男子疑惑的摸了摸光头,从身上拿出了一个跟青年男子那哨子一模一样的东西,那哨子还在轻微的颤动着,光头男子咧了咧嘴,道:“这东西它自己怎么动了呢。它还是第一次动呢,有意思。”光头男子说到这儿忽然想起了什么,拍了拍光头说道:“哦,对了,师傅说过,这东西动了的话,就是武王出现了。武王是啥东西啊?不知道武功有没有俺老牛厉害。”
  法国伦敦,一打扮俏丽的女子正眼放光芒的打量着陈列在展览柜中的名贵项链,身上的哨子也颤动了起来,俏丽女子愣了愣,随后不屑的撇了撇,道:“它动了就动了呗,武王出现关我鸟事。凭什么规定本神偷要追随武王哩。”
  华夏某地一窑洞中,窑洞内放着各种各样的草药,一妙龄女子正摆弄着桌上的瓶瓶罐罐,忽然,一阵铃声响了起来,妙龄女子愣了愣,扭头看去在窑洞的上方悬挂着一个哨子,哨子和一个风铃用一个细线连接着,此时哨子正颤动着,带动了风铃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