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外语 宾果投票结果查询

第1789章 执念执念1

批完厚厚的一摞文件,值班秘书送进来的一份记者写的内参,又引起了穆国兴的注意,文章中反映的还是中原省的问题。
  就在距离保障房开发区以东二十公里处,有一个着名的公共景区,但现在有一些景点却被私人圈了起来,建成一个个的高档私人会所,而这里的开发商与保障房小区竟然是同一家公司。
  就在记者采访这个风景名胜区管理处主任时,对方竟然辩称:这里不是会所而是文化基地,还说文化基地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
  居住在风景区内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个被圈住的区域以前是这里的着名旅游景点,但如今这里的景区已经被私人会所给圈了起来,普通老百姓是根本进不去的,到这里来的人都是一些腰缠万贯的商家巨贾,或者是一些大干部。
  为了解事情真相,记者在这个所谓的文化基地调查了半月,得到的情况令人咂舌。里面餐饮、总统套房、酒吧、茶屋一应俱全,一个包厢消费至少也要上万元。据这个私人会所的餐饮部经理介绍:这里的包厢每天都被提前预订出去,楼上包厢消费在1万5左右,楼下大概是600800块钱一个人的标准。据会所内部员工透露,在这里,客房价格标价分别定位每晚9988元以及10088元。这里消费的不仅是客房高档的服务,更多的是风景区独一无二的自然环境。此外,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也沦为盘中餐。只要你提前预约,诸如大雁、穿山甲、娃娃鱼之类的野味任你点。
  根据华夏《风景名胜区条例》规定:风景名胜区有从事以营利为目的的经营活动的;或将规划、管理和监督等行政管理职能委托给企业或者个人行使的,都属于违法行为。那么风景名胜区的一个公共景点,为何成了有钱人的后花园?
  风景名胜区管理处办公室主任给出的解释让人大吃一惊。在记者问道这种景区里面为什么会有私人会所时,这位主任告诉记者,这不是会所只是一个文化基地。当记者追问文化基地为什么会有高档餐厅,以及豪华总统套房的我那个消费价格不扉设施时。这位主任面对事实,依然否认是私人会所,而只是省文化厅打造的一个文化基地。并且再三强调,到文化基地都是高级文化人,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对此,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党委书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景区欲打造几处集文化传播、艺术展示和生态保护于一体的基地。他说,基地的建造必须遵守3条山规,即建设为自然生态让路,经营为文化让路,场所为广大游客让路。但直至记者发稿时,这些所谓的文化基地仍没有向普通游客开放,很显然当地是在说谎。
  正在主持着一个会议的文化部部长曲卫华接到了穆办的通知:七号首长将在一个小时后听取他的工作汇报。匆匆的结束了会议,曲卫华回到办公室取出了几分文件放进了包里,他决定要趁这个机会,找老朋友要点钱了。这几年中央大力提倡文化设施建设,虽然拨的款越来越多,但依然还是不够用的。各个省市在文化方面的建设项目也是越来越多,地方上财政拨款不够用,就只好伸手向文化部要钱。
  曲卫华以为,就凭他和穆国兴几十年的私人友谊,要点钱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却没想到,他第一次在穆国兴碰了钉子。
  听完了曲卫华的工作汇报,穆国兴意识到,发生在中原省的事情虽然是偶然的,但是根子却出在上面,文化部在各级的文化设施建设方面并没有很好的把好关。
  “卫华同志,去年中央向文化事业拨款增加了百分之五十以上,不可否认,在文化基础建设方面还是取得了一些成就的。但是,从各地反馈来的情况看,依然还存在着不少的问题,我这里有记者写来的一份内参你先看一看,然后我们再讨论是不是要批准文化部增加对今年文化拨款的报告。”
  这份内参并不长,不到两分钟曲卫华就看完了,他也没想到,中原省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情来。文化部对文化方面的拨款是有严格规定的,建设的文化设施主要是面向基层面向群众,中原省把文化基地建立在着名的旅游景点,显然是违背了文化部的有关规定。
  “首长,看来文化部的工作还是有缺陷的,我们放松了对这笔资金使用情况的监管。”
  既然曲卫华认识到了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穆国兴也不打算深入的追究下去,示意曲卫华一起喝茶,过了一会才说道:“卫华同志,下面的一些官员巧立名目,向中央伸手要钱,别看他们在报告中写的冠冕堂皇,但是钱一旦到了手里,怎么用可就是他们说了算了,如果我们放松了监管,在这方面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虽然穆国兴没有批评曲卫华,但曲卫华也感到一阵脸热,他知道这是穆国兴在给他留一个面子,如果是其他的部长早就被批一顿了。
  “首长,我们也发现了一些这方面的问题,文化部最近正在准备组成几个工作小组,分别到各个省市去检查文化专项基金的使用情况,一旦发现问题,文化部不仅要停止对这些省市的拨款,还要建议有关部门严厉处份当事人。
  穆国兴点了点头:“这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了,准确的说就是我们国家政治体制当中的一个弊端。如果人民群众能够对各级手里的权利进行有效的监管,或者说各级在花钱的时候必须经过同级人大的批准,也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了。失去监督的权力是非常可怕的,这也正是中央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要想真正解决这方面问题,恐怕还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现在也只能采取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办法,杀一儆百,刹一刹这股歪风邪气。”
  穆国兴从一件很具体的例子,联系到了中央对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问题。曲卫华这个时候才感觉出他与穆国兴之间的差距,这种敏锐的政治洞察力,和超前的眼光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具备的。
  “明天上午中原省省长彭俊海要来汇报工作,你有时间的话也过来一起听一听,看看他对这方面有什么解释。”
  曲卫华惊讶的看着穆国兴,他此刻意识到,这位铁腕的七号首长一开始没有批评他,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彭俊海就是曲卫华当年下去挂职锻炼时的一个老同事,穆国兴也不会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彭俊海在汇报中肯定会受到穆国兴的批评,让曲卫华一起听,这实际上就是对曲卫华的一种变相批评。
  “首长,我明天上午还有两个重要的会议,是否我回去把这两个会议推迟了。”
  穆国兴看了看曲卫华,意味深长的笑了:“既然订好了的事情就不要随意变了,你开你的会,不过你要抽时间见一见彭俊海,和他好好的谈一谈,如果不能认真的改正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可是很危险的哦。”
  曲卫华听出来了,穆国兴并不想马上处分彭俊海,而是给他一个以观后效的机会,这就又卖给曲卫华一个好大的面子。穆国兴这一搓一揉,直接就把曲卫华搞的没有了脾气。虽然两个人有着比较深厚的私人情谊,但是在工作上穆国兴还是一丝不苟的。怪不得人家和自己年龄相当,都快要当上总理了,而自己还是一个小小的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