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炼神修魔

第27章 公开对仗

许凡离开万药房,手中的金币也花得差不多了,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阵金铁交击的声音,如同两军对垒似的。“怎么回事?”许凡有些疑惑地想到。一般来说,虽然明溪城三大世家都各自看着对方不顺眼,时常发生点矛盾,但是那也只是小打小闹,都不会做出自辱三大世家这个名头的!

就像是两大帝王比生死天子剑,若是一方得胜却绝不会侮辱另一方的尸体,一方面是英雄惜英雄,另一方面也是竖立起作为帝王的形象,就算他输了,那也是帝王之间的斗争,绝不会让普通人看帝王的笑话,即使是战败的帝王!否则,那作为帝王还有什么尊严和权威可言。所以即使是苦大仇深的三大世家,在没有绝对力量打破这个平衡的局面之前,是绝对不会有哪个不开眼的敢于挑衅三大世家的威严的!

三大世家也时常派人暗地骚扰别家的坊市,可是像许凡见到这样大规模的拼斗却是绝无仅有的!许凡这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场拼斗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而升起的。

在许凡打败武晨之后,武家的人因为丢了面子,所以到林家要人的时候更是强硬得没边,想要借此挽回武家的脸面和尊严,可是那天也是不巧,正好由脾气火爆的二长老林火云接待武家来人,也是天意如此,这武家来人正好是武家三长老武艺。林火云和武艺这两个老头在当年为各自家族争夺坊市分配的时候可没有打仗,一打起来就是几天几夜的不合眼,如今仇人见面那是分外眼红啊!

也幸好是林火云比较克制才没有酿成惨祸,毕竟这里是林家,若是两人真打起来,这周围的小辈那可就遭殃了。要说起来这林火云当初也是一方豪杰了,火爆脾气,但是此人却偏偏极为能忍!这两个形容词好像是极为的矛盾,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当年人送外号火熊,火熊火熊,这个熊字就不用解释了,可是这火子能排在熊字前面就已经充分地说明了问题了。

当时的情况大抵是这样的。

武艺来到这林家对外的议事厅,蹬着牛大的眼睛毫不客气地大马金刀地做到了上座了!把刚进来的林火云挤一边去了!

林火云竟也不怒,摸着白茬胡子一副大人大量的就坐在了下面。

武艺看林火云这样子,心底是气得不行啊!只想抄起家伙就往那老白毛头上来一下子,可是别人都让座了,他也只能生闷气了,只听武艺闷沉沉地低哼哼到:“我是来接武晨的!”

“好,明天你们亲自把武少爷送回去!”林火云大手一挥,豪气干云的说道。

“额!”武艺一愣,“这货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这火熊不会是去火了吧!”武艺嘀咕半响也没有什么结果,只好郁郁不爽地回去了。“娘的,老子都把武器都拿好了,怎么没打呢?”武艺无奈地挠挠头,憋着一肚子火跑青楼去了。

林火云嘿嘿一笑,对着左右两人其中一人一挥手:“去,今天晚上好好招待武少爷!”

“这许凡我怎么没听过啊,不过,嘿嘿,我喜欢!”一厅林家子弟看着林火云的奸笑,不禁打了个冷战“老爷子这是又去要害谁啊?”

“看什么看!”林火云回过神来看着后辈的那异样的眼光不禁毛了,随即对着另一个人斩钉截铁地说道:“你,从仓库中取出一些药材赠给许凡,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林家的嫡系弟子!”

“是!”

所有人不禁议论纷纷,这许凡是谁啊,从林火云的话来看,这许凡应该是林家的旁支,甚至是远亲啊!一下子跃升到嫡系啊,这得多大的荣耀啊!其实,林家中人也是能够改变他的根本地位的,只不过需要作出巨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大多远远大于这个地位改变所带来的本身价值!所以除非是家族硬性指派的任务,一般来说向平时的普通事件是不可能改变林家子弟在家族中的四个阶层的,也就是:远亲,旁支,嫡系,精英!这四个阶层!

而许凡却可以,那么明显的这件事不像一般人所想的那么简单。林火云遣散了所有的后辈,一个人静静地靠在椅子上,轻轻叹了一口气:动乱要开始喽!。

其实林火云又怎么会不明白家族派他来和武艺谈判的目的,如果家族真的想要息事宁人,有怎么会派一个和武家使者明显不合,而且脾气火爆的声名在外的人呢!这哪像是谈判啊!这不是明摆着要人打起来嘛!

三十六号坊市动乱的背景,对于两耳不想闻窗外事许凡来说,不知道!也没什么意义!不过,当许凡正欲离开的时候,一个壮硕的身影陡然映入了许凡的眼帘。

“铁犀!”

许凡叹息一声,无奈地一笑,随即洒脱地走进了平时唯恐避之不及的混乱区域!

“哼,这里是林家的坊市,你们武家人来闹场是什么意思!”铁犀洪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刚吼完的铁犀也看见了许凡,铁犀笑意中略带歉意地看了看许凡,随即就和对方唇枪舌剑起来了。两方人马都大约三十多人了,这在小打小闹的历次捣乱中可是算得上是规模巨大的了,而且这还是第“三十六号”坊市,一个中等的坊市而已,可以想象那些大型坊市都是怎样的场景,恐怕不止是那些大型坊市,林家所有的大众型坊市估计都弥漫在硝烟之中了,只是这个时候的许凡没有意识到罢了!

“嘿嘿,什么意思!”对面一个拿着大斧头的武家人,明显是个头领,只见这热嘻嘻哈哈地说完这句话以后,脸色陡然变厉,“老子是来打砸抢的!”!靠,连打砸抢这么新潮的词都能从这粗人口里蹦出来,看来这词的确是很形象啊!

“上!”铁犀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刚才的话语,铁犀面现已经为对方留了面子了,可是对方却如此不给面子,看来这事是早就酝酿好了的,不可能有转圜的余地了。铁犀想到此处也不犹豫,当下带着手下的十几个弟兄冲了上去,同时也给北区的坊市卫兵传递消息!毕竟这十几个人恐怕不是人家三十几人的对手!

“彭”

铁犀与斧头壮汉硬碰了一把,发现对方也是斗师,不禁警惕起来。

那斧头大汉更是惊讶,因为距家族的信息,这三十六号坊市是没有斗师的,所以这身为斗师的斧头大汉才敢这么托大,却没想到这第一斧就吃了个小亏。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毕竟林家有些将近八十多个坊市,而作为其中仅仅一个最低阶的中型坊市之一来一个斗师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毕竟斗师对于每个家族来说斗师中流砥柱!可是武家没有想到,铁犀在次之前确实只是斗者,不过却是斗者巅峰,!这一两个星期内,铁犀就已经突破了,正准备向林家递请调任书呢,却没想到碰到这么一查啦子事。又正好和武家的斗师碰上了,这武家的斗师也是一个一星斗师,平时无所事事,溜溜鸟,逛逛青楼,以为到斗师的地步就可以安享生活,所以虽说是先进入的一星斗师,可是和铁犀这每天勤学苦练的家伙一比,那真正的拼起来还真不好说!

两队人马一接触就火拼起来,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旁边看戏卖瓜子提供茶水的小贩们,嗖嗖的一声全都跑没影了。以至于才反应过来的看客跌足顿熊,“我刚才咋就没多拿一点瓜子呢?不要钱的啊!”不过,他们马上就被热火朝天的干仗吓得跑掉了,有的反应是在太慢的,干脆就随便的往哪个酒店门口的坛子里一蹿,冒出个脑袋四周瞅瞅!

许凡不是盾战士类型的,不过许凡也没有闲着,虽然许凡对林家不怎么有好感,但是铁犀大哥的忙那是必须帮的,所以许凡化作一缕幽灵,轻轻一踏,一掌送出去,随即逃之夭夭,背后立马几乎有吐血的声音!虽然许凡的游方步还没有成熟,但是看着里面精妙的步伐毕竟也让许凡得到了一些启发,所以许凡就靠着这些理解试试看,没想到还真的提高了一些身法上的灵活性,虽然那效果是微乎其微,但是总是一些提高,比没有的好啊,有的时候一丝一里就是生死之间啊!

虽然有许凡的加入,不过武家的人数优势却不是那么容易打破了。不过,一旦三十六号坊市背面的卫兵赶来,那这场仗就没什么打头了,因为谁都知道武家已经在最高力量斗师上估算错误了,一旦人数优势没有了,那就真没什么再打下去的意思了!

估计此时其他的坊市大多不会好过,因为就目前看来,这武家对于林家各坊市的力量都很了解。如果这三十六号坊市不是铁犀突破了的话,那就真的只有一边倒的结局了,因为斗者和斗师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这么说吧,一个斗师丹田之中的能量总和大约抵得上是个斗者,可是正的要三个斗者去斗斗师,那就无疑是找死的行为!即使是三个巅峰斗者那还不一定能够打得过一名一星斗师,即使这名斗师是刚刚突破的!

所以这三十六号坊市能够有一拼之力那是绝在对的幸运,至于其他的坊市,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啊,那个武者,杀了他!”

此时,许凡的行为终于引起了武家武者一众的仇视,一个矮个子斗者拖着重重的斧头,追上了许凡。

“吗的,斗者都没到的小家伙,滚蛋!”矮子两只小眼睛眯了眯,随即破口大骂,咧咧嘴地拖着斧头又跑回去了!

许凡一看,的确,这参战的,不论是林家的还是武家的最低的也是斗者,还真没有斗之气旋,看着矮子骂咧咧地拖着笨重的斧头,许凡的眼睛光芒一闪,“嘿嘿,我的确不是斗者,可是死在我手上的一阶魔兽已经两位数了!”

那矮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学着他们的队长,那斗师拿着斧头做武器,这矮子也拿着一个斧头,可是人家斗师把斧头挥舞得凛凛生威,这矮子却把斧头当成扫把了,在地上拖拽着。

“这是哪来的活宝啊!”许凡笑着摇摇头,看着那矮子扭着屁股地拖回了斧头,随即身形一动,再次出现是又是在一个武家斗者的身旁,“噗嗤”没有任何花哨和余地的刺杀,许凡快意地收回了火红匕首,再次返回到战场外面。这火红的双匕首自然是那黑衣大汉的,不过现在已经是许凡的了。

“你们两个人给我杀了他!”许凡不断的杀戮终于惹火了那名斗师,只见斧头斗师急躁地看了看随时可能来临的援兵,随即高声一喝,立马两名斗者向许凡包围过来。

许凡顿时吓了一跳,在武家斗者和林家斗者战斗的关键时刻,许凡去偷袭一下那是很容易的,这就像是两名在伯仲之间的高级法师斗法,就算是一个小孩子竖着两根手指捅一下其中一个法师,那也很容易就能分出胜负,所谓的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就是这个到底了。本来两个旗鼓相当的棋圣,就算是对棋艺一窍不通的人,如果一直对着其中一个人的落子议论纷纷,那这个人也必输无疑。何况是许凡进行暗杀,捕捉到那斗法关键时候的机会如探那匕首那么一划拉,那人的性命就嗝屁了,给许凡收割了!

可是现在是明明白白的攻坚战,基本上没有取巧的可能,这是两名斗者正面攻击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