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博鼎娱乐app

第9880章 以命救命【9】

棘手。
   “出去吧,我困了。”
   “好。”没有一丝纠缠,反而目光变得冷清,挥了挥衣袖,便从屋子里消退离去。
   见到君无心没有过多纠缠自己,辛娆年也不做多想,从来她都不认为没有相互对等价值,是得不到他人相助的。怕是君无心也是有求于她,所以才会这么甘心地被她再次利用。
   不过很明显,这次利用达到了预期想要的效果。至于他想要什么,到时他要自是会开口的。他现在不说,她便不问。
   皇太后外游之后也没有再问到她,而她也落得清闲,蓝茵在她的灌输下也学到了不少药理的认识。
   四月底君仁心亲自将她前不久要打造出来的兵器送了过来,还给她带来一个绣袋,里面全都别满了银针,粗约估摸大概有两百来根。
   “啧啧啧!君家人真是大手笔,郡主就是郡主,身份摆在那,只要说一声,要什么便有什么。”郦清岚望着摆放在院子里的各种医书与药草,抬眉嬉笑。
   辛娆年并没有想要说些什么,反而伸手拾起连同那书本一起送到她手中的一朵红花,是他窗前精心培育的那颗。如果她没有猜错,应该是朱砂泪。 如同鲜血一般的花瓣,就如美人眉间那颗滴血的朱砂,因为是要用人的鲜血喂养整整一百天,所以不管何时都透着鲜血的芬芳,妖艳,却又带着剧毒,用之利,便是天下奇毒的解药,但更多时候是用来害人的剧毒。
   辛娆年将晒干后只有蔷薇般大小的朱砂泪放入袖中收好,便唤得蓝茵过来,教她怎么用那手套。站在一旁看着的郦清岚虽然知道辛娆年会很多,但是见到她将一堆废铁般的零碎组装成一件她从没见过却又是很厉害的武器后,打心里的一阵称奇。
   教得蓝茵熟悉一些拳法与这铁手套的运用后,便让她自己在一旁练习,而她自己则是去看夏谦送给她的一些书。那里面就有关阵法,封印的详说。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五月,腿去厚重的外套,辛娆年又是去了花想容店挑了几匹清新亮丽的布匹,分给郦清岚等四人。
   “你看你天天披着这块破布,也不知道换一换。”
   对着辛娆年的鄙夷,郦清岚却是翻了个白眼相对,“某人小气啊,不给发酬劳不说,还天天压榨本人的劳动力,没办法啊,人穷得就只剩这件衣服可穿了。”
   “少在这里哭穷,谁不知道你在王府拿了多少东西出去变卖。”
   “天啊,真是天大的冤枉啊,王爷府里的东西怎么会是我这一小人可以随便拿得出去的,再说,那可都是王爷的东西,怎么可以买得出去呢!”一脸哭相喊冤的郦清岚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是女子的形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扯着辛娆年的衣服就擦了起来。
   汗汗,站在一旁练鞭的红妆与碧玉忍着笑,肠子都快要打出几个蝴蝶结来了。
   得得,还真是恶寒。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居然还来小屁孩哭鼻子这一套。“去去去。带着蓝茵她们一起去花想容那给自己制几身衣裳去。”心里突然没来由地烦闷的辛娆年抬手朝着郦清岚挥去,“红妆,碧玉,蓝茵快点把这哭鼻子的女人拖出去。”
   “是,小姐。”
   三人异口同声地回应着的同时一起架着嘴里直嚷嚷着的郦清岚朝院子外走去。
   “诶诶诶,太皇太后七十岁寿辰快要到了,这个时候估计各国使者都会到达丰都,你就不出去看看吗?”
   太皇太后?那个从没有见过面的老妖婆?
   辛娆年翻着陈旧的记忆,这些日子那郡主并没有再出现过,就算是她自己在夜里沉下心来想要问问她是真的离去了还只是暂时被她压制住了,都没得一个回应。
   “娘亲!”就在辛娆年恍神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她耳畔惊起。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便被一个温暖的双臂紧紧地圈在了怀中。小脑袋像只在求宠爱的小猫咪般直往她的怀里蹿去。
   卓华彦。华国史上有记录以来最年青的太子!
   谁都别想以各种借口靠近她,毫不留情地单手提着还在她怀里蹭过来蹭过去的小脑袋,面无表情的将他往一旁扔去,“华国太子卓华彦,安容可是高攀不起。”
   啊?她,她知道了?
   满脸狼狈的卓华彦两眼泛着泪光地凝望着头也不回就往自己院子里走去的辛娆年喊道,“娘亲,我只是华儿,我不是华国太子。”
   “你想玩什么把戏,本姑娘今年才十六,能生得出你这么大的儿子吗?你要真是想你娘亲,就回去找她,不要在这里来纠缠我。”
   就快要伸手抓住那离去的双手时,辛娆年那无情的拒绝话语在他心头回荡。“想她就去找她。想她就回去找她!”顿时鼻尖一阵酸涩,眼眶酸酸的快要睁不开。低声喃喃中不知如何是好,那伸着的手,明明就快要触碰到连做梦都想要紧握着的双手时,此时却不知道要怎么去紧握。一股悲凉哀伤之意在整个心房蔓延。
   “去哪里找?她不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