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大洪门

第19章 着手杀人

“上次我跟你学了洪拳的起手招式,等会你再教我接下去的招式。”

“哦。”苏龙一惊,想起了这事,与曹颖目光交叉的一瞬间,也从中看出了一些端倪,是一种得到高深功夫的渴望。兴许自己可以利用这一点,博得她的好感。虽说没有谈过恋爱,但他知道感情这种事,不能心急,况且像曹颖这种眼高于顶的女孩,更是要温水制豆腐,慢慢来才行。可是一想到自己马上要离开南通,去寻找那旷世仙门,不免在心中暗自慨叹。

缘起缘灭一切都是命数,看来自己和曹颖命中不是同路人。

曹鸿去做饭的功夫,两个人进了练功房,侃侃而谈。

曹颖也不像之前对那样对苏龙无理了,变的尤为恭敬,说话之客气,让苏龙起了一身鸡皮。另外,曹颖想到自己学了那么多年的外家拳,禁不住自我慨叹,白白浪费了时间。而苏龙想到昨天晚上定一禅师对他的叮嘱,便安慰了一下她。

“也不能这么说,外家拳总归有外家拳的好处。再说了,就算以后练成隔空打牛劲,身法的运用还是很重要的。如果你身形变化够快,完全可以像躲开拳脚一样躲开隔空打牛劲。”

曹颖瞥了一眼,有些不信:“真的可以躲开。”

苏龙笑笑,道:“你看我这么诚实可靠的人像是在说谎吗?”

“你还诚实可靠,你要是诚实可靠猪都能上树了。”曹颖是个机警人,苏龙看上去稳重,其实也是个表里不一,外表冷酷、内心狂热的家伙。

在学校里,追求她的男生编成一个加强排之后还有多余。不过,她对那些人从来没什么好感,也没和任何人有过交往。可眼前这个外表还算英俊的家伙,明显让她有了点好感。按照常理,向来都是男孩追求女孩,她可丢不下这个面子倒追,再说,自己身材容貌两全,不怕苏龙不喜欢。

“来吧,教我洪拳。”

曹颖自信满满,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只要好好地利用一下,不怕学不到隔空打牛劲。把外套一脱,露出紧身的粉红色针织衫来,而下身穿着紧身牛仔裤,修长的身材一下勾勒了出来。加之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苏龙哪里还能禁得住这种诱惑。

见曹颖笑意连连,知道她心情不错,可是他并不知道,自己正逐步陷进曹颖的‘美人计’当中。

当天晚上,曹颖开车送苏龙回去,一直送到五山小区。起初曹颖想要跟上去看看,但被苏龙婉言拒绝了。不过曹颖根本不听,硬是跟了上去。在门口嘻嘻哈哈地与苏龙纠缠,软磨硬泡之下,苏龙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同意。

进到屋里,一眼就发现了苏龙泡制的药酒。很好奇地走到跟前,专心看着。曹鸿也有泡制药酒,不过里面的东西好像有些差别。

“苏龙,你这药酒里面都放的什么材料?”

“当归、雄黄、甘草、芍药、蛇床子、灵芝、曼陀罗都有一些。”“怪不得你功夫提升的那么快,肯定和这些药酒有关吧……”

苏龙笑笑:“平时练武的时候会喝上几口,不过大多是止乏之用。武功的提升真的还这药酒没有太多的关系。”

“哦,是吗?”曹颖大有深意地瞥了一眼,“那我喝上两口可以吧?”

苏龙脸色一变,拒绝道:“不行,这里面有曼陀罗,喝了容易犯晕,等会你还要开车。”

曹颖哪里肯信,以为苏龙不让她喝是因为小气,便用激将法试探了一下:“既然喝了这药酒容易犯晕,那我带上一些回家再喝总行吧。”

“这个……”曹颖如此说了,苏龙也不好再拒绝,干脆找来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打开瓶盖倒空,用漏斗倒了半瓶。

曹颖把药酒带回家中,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瓶子闻了一闻,然后兀自喝了两口,味道十分独特,除了辛辣的酒曲味,掺杂着蛇虫浸泡出来的奇异味道之外,竟然还有股麻麻的感觉,紧接着头脑一阵晕眩。手刚一扶到太阳穴,双腿无力,往床上一躺,渐渐就昏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早晨老妈叫她起床才晕晕沉沉地醒过来,由于头脑发胀,便打电话到学校让同学代为请假。老妈看她一脸病怏怏,以为她病了,便要带她去看医生。可曹颖不好说出实情,索性关了房门在屋里呼呼大睡了一个上午。

而接下来的两天时间,苏龙一直都在长江边严阵以待。像是一只逡巡的恶狼,寻找那即将到来的猎物。

十五这天下午,太阳还没落山,苏龙又早早到江边等着了。

此时,他站的地方正是那天女孩离开的方向,这里有一座伸进长江里的栈桥,三四十米长,站在桥头看着夕阳西落,云霞满天,有北来南去的候鸟横亘天际,嘶鸣着朝南方飞去了。好一片迷人景色!可是苏龙却无暇享受这些,他看着滚滚东逝的江水,试图发现那所谓的蛇精。直到傍晚,也没有等到蛇精出现。

不过却等来了嘉措迦南二人。

嘉措迦南沿江边走动,正好与苏龙打了个照面。

苏龙也确实厉害,虽说嘉措、迦南两人穿着休闲,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异,但根据自己从电视中看到的看到过有关藏人的介绍,以及对南通本地西藏民族中学中读书的藏族人的观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藏人脸上轮廓分明,皮肤黝黑,尤其是耳朵上大戴着的硕大耳环,一下就出卖了他们。

嘉措迦南也非等闲之辈,苏龙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时,便感觉到了他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真气。

三人都有所察觉,却都是波澜不惊不动声色。

迦南刚要回头,便被嘉措用眼神提醒了一下。两人都是经历了一二百年世道,从清朝活到现在的精怪,道行颇深。不过此地不是西藏,强龙难压地头蛇,他们也不敢肆无忌惮,无所顾忌。更何况有任务在身,而此地还有三三两两欣赏夕阳美景的游人,总得有所避讳。杀了普通凡人,那些道貌岸然的修道人士更是有杀人夺宝的理由。

苏龙放慢了脚步,眼神下意识往后一斜,整个人却是没有任何要转身的迹象。他知道两人应该就是定一老祖所说的**爪牙喜马拉雅熊妖,有种想要上去击杀的念头,不过想想还是等到那个蛇精出现了再说,南通西藏民族中学有很多藏族少年,大学里也有西藏学生,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杀了人的话那可就麻烦大了。就算要出手,还得等到其他看风景的人走了才是。

四处寻望了一下,火红的太阳马上就要落到江面以下,等一会也无妨。皱了皱眉头,有些疑虑,江边游玩的人渐渐离开,可定一老祖仍旧没有半个影子。既然定一老祖说过如果苏龙打不过那两个熊妖,就暗中出手相助,总不能食言于他。想必一定是不方便露面,躲在暗中窥视。

苏龙给自己一点心理暗示,心里安稳了下来,坐在江边石堤上,远远地瞧着。

“嘉措,你看,那小子在那边坐下来了,看样子是不想走了。”

此时两人与苏龙隔了一二百米的距离,回头见苏龙坐在江边,不免心生疑虑。

嘉措心思一向缜密,见苏龙在江边石堤上坐着,便觉察到事情不妙,凝眉道:“再等等看,倘若他真不识好歹与你我作对,咱们也没有必有手软。”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