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异能之异能大陆

第36章 打气

待那香气愤地离开之后,房间之内又复归于平静,几只躲藏在房檐深处的蜘蛛又悄悄地爬了出来,重新在窗棂上织起了新网。

“看来要下雨了。”一道灵光闪现,祁老从肖龙胸前的项链坠子里钻了出来。他在那摇椅上坐定,看着躺在床上的肖龙,一晃一晃地陷入了沉思。

“这娃娃,不能喝也这么要强!”祁老有些忧虑。“要是喝坏了身体怎么办?他可是命中注定我祁老的传人啊!”

“看来我得使用我祁老的独门绝技驱酒之术了。”祁老话未说完,身形已然飘到了肖龙的床上。

祁老在肖龙的脚下坐定,手掌微微弯曲,一股强大的意识能量从掌心透出,直抵肖龙的上半身。随着能量的加强,室内的温度也随之升高。肖龙在缓缓地意识能量作用之下坐了起来。

祁老的双掌一个变向,只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但是所带起的强大气流令人十分震惊。窗棂上的蛛网哪里经得起如此气流,“啪——”地一声碎得无影无踪,那只超大的蜘蛛跌落在地上,匆匆逃窜而去。

同时,肖龙的身体也变了个方向,整个身体在床榻之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身,把那宽大厚实的背部呈现在了祁老的面前。

祁老的双掌轻轻向前一推,肖龙的整个身体又向前推进了两尺多许。祁老平静地坐在肖龙的背后,手心中有一股淡黄的光焰缓缓地从肖龙的背部渗入肖龙的体内。

肖龙全身上下都被这种光焰笼罩着,皮肤表面上条条青筋暴出,豆大的汗珠如雨般滚落而下,汗水中的酒精分子在空气中迅速扩散开来,整个房间弥漫着一种浓浓的‘刀南春’酒香。

半晌,祁老收回了双掌,同时肖龙的身体也仰面倒下。

“哎——”祁老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张童脸,无比感叹着岁月的蚀骨无情。曾几何时,眼前的少年又何曾不是自己年少时的影子,那时的他也会象肖龙一样懵懂无知,也象他一样不知天高地厚,可现在,一切恍若过眼云烟,都成了记忆深处的那道风景。

“师傅?”肖龙在床上坐了起来。“我怎么啦?怎么全身湿透了?”

“问你自己吧!”祁老有些责怪肖龙。“不能喝偏要逞强,看,竟然醉成这样!”

“我……醉了吗?”肖龙摸了摸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醉了。“定是在那‘三哥吃铺’”

“在那里还不曾醉,可到了莫家大院门口,真就倒下了。”祁老笑笑道。“不过,你这小子艳福倒不浅呀!”

“什么?艳福?”肖龙不明白,呆若木鸡地望着祁老。

“这莫家大院是否还有一位姑娘?”祁老笑着问。

“姑娘?有,那氏家族不知有多少,好多我也不认识呀,怎么啦?”

“可是这姑娘挺特别的,你不可能不认识她,因为她可是认识你呀!”祁老摸了摸那浓长的胡须道。看起来,祁老的精神还不错,刚刚给肖龙驱酒所耗费了一点意识能量,对祁老来说,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认识我?”肖龙的大脑迅速如倒电影带般,每个认识的人都在脑中重现了一遍。

“她穿什么颜色衣服?”肖龙问祁老,因为在那氏家族,除了那几个姑娘,她可就没几个认识的了。

“紫色!”

“紫色?”肖龙吓了一跳,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祁老,似乎要从祁老那深深的皱纹里挖出祁老的说谎因子。

“对!紫色!”祁老看着肖龙的表情,也有些莫名其妙。

“是她!那香!她来干吗?”肖龙看着祁老,满脸惊诧。“她来干什么?她没对我做什么吧!”

“当然是好心来看你呀!”祁老笑笑。“不过被你气走了。”

“我气走了?我都喝醉了,怎么气她了?”肖龙问。

“当然是说了让她生气的话。”

“她对我做了什么?”肖龙吸了吸鼻子,满屋子搜寻那种特有的香味,那种属于那香才有的气息。“果然是她,她一定欺负我了,不然我怎么可能说对不起她的话?”

“她……也没做什么?看看你睡着了就走了。”祁老斜了肖龙一眼,心想,也不知道告诉你实情,还是隐瞒的好。

“她会有那么好心?肯定做了什么事情,说了对不起我的话,师傅你一定知道的对不对?”肖龙摇着脑袋说。

“没有的事情,就帮你擦擦脸而已。”祁老一脸笑意地看着肖龙。“看得出来,这个姑娘并不象你想象的那么坏,好象还挺喜欢你的。”

“喜欢我?怎么可能?”肖龙抬头望着窗外暗黑的夜空。“师傅可知道,当初我差点命丧荒野,就是她见死不救,还好是那梅姑娘救了我。她还幸灾乐祸呢。”

“以前是以前,可眼前,师傅的眼睛不会骗自己,那姑娘绝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我想象中的哪种人?她一直都是这样针对我的,或许真如你所说,她来看我了,但不是关怀的那种看,而是看我的窘样,奚落我,挖苦我来着。”

“我可是一句这样的话都没听到过!”祁老甩了甩手,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

“师傅?你怎么就不相信徒儿一次,反正谁的坏话都不想说,总是一副和稀泥的态度?”肖龙看着祁老,想从祁老那里看出什么。

“你与那些什么男男女女的事情,我可不感兴趣,也没必要和这个那个稀泥;我之所以收了做了徒弟,完全是因为当初的那个誓言,你助我破石出关,我必传你毕生绝学。”

“哎,师傅,别说了,总之,一句话!”肖龙坚定的摆了摆手,“要说别的还可以,但这个女孩,不可能。”

“那么,寒冰石屋的那个呢!”祁老一脸的坏笑。“对那个姑娘的印象呢?”

“师傅好端端地突然扯起她来干吗?”肖龙有些急躁,似乎并不愿提起她。但祁老看得出,肖龙此番话语完全违心。

“不过怎么说也好,那姑娘的一身功力了得,完全是得自于那石屋之内的另一神秘人相助。”祁老想起那次石屋见面的情景说。“那神秘人就象是一道影子,也象一些空气,反正存在于那间石屋之内。”

“我也是觉得奇怪,但是什么都感觉不到!”肖龙想了想说。“或许象你说的,那人的功法实在了得,连天师阶段的师傅你也只是感觉,并未证实,徒儿我就更别说了。”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在暗中相助那姑娘,他一定深藏在石屋的某处。”祁老似陷入了回忆。“如果真是她,那么,太可怕了。徒儿,你得加紧提升意识能量才是。”

“加紧?如何加紧?我已经很努力地在修炼了,师傅难道还不满意?”肖龙嘟囔着嘴,嘴角上翘,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你还没拜师呢,别老师傅前师傅后的,我听了觉得怪不舒服的。”祁老摸了摸长须,目光中闪现出一丝怒色,虽然那种愠怒一闪即逝,但肖龙还是感觉到了,师傅是有些生气了。

“师傅!”

肖龙趋步上前,在祁老的面前作了一个揖道歉。

“对不起!我惹你生气了。”

“我气什么?我有什么好气的?”祁老余怒未减,沉声道。“你意识能量的高低跟我丝毫关系也没有,我最多承认收了个白痴徒弟而已,而你呢,将要简简单单,甚至窝囊地受人欺凌,苟延残喘地枉活一生。”

是啊,祁老说得何尝不是。人,在哪里都是一样,都希望自己能够活得人模狗样,体现出很多人生的价值。有的人升官发财,有的人扬名四海,有的人富贵一生……难道说我肖龙,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回去。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两手空空回去,有何颜面去见江东父老。几年或许几十年的失踪而归,没有衣锦还乡的荣耀,只有满身疲惫的颓废,这难道就是我肖龙的最终结果吗?

小时候,不就是因为父辈无能,所以自己才在学校受人欺负吗?不就是因为自己家里无钱无势,所以才会任人宰割吗?难道说我几年或许更长时间回去,还要重蹈儿时的覆辙吗?

不,绝对不能!肖龙暗暗给自己打气,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让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看看,我肖龙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受人景仰的大人物。

眼下虽然说来到这莫名之地,可此地待我也并不薄,衣食无忧暂且不说,还因为千差万错的机缘,让我有幸结识祁老,更有幸成为他的关门弟子,我肖龙何德何能,上天竟然如此眷顾于我。

“想清楚了?”

祁老看肖龙深思了半晌,眼角似挂着一滴晶莹的泪滴。知道他又回想起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而所有不开心的事情无非就是受人欺凌,侮辱。而如果他是一名超然的意识能量掌控者,那么,这些,都不会发生。

“恩,我要努力!”肖龙重重地点了点头。“我要让那些曾经瞧不起我的人看看,我要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

“很好很好!有志向!孺子可教也!”祁老点了点头,眼角露出一丝不晚觉察的微笑。

看你华天师还得意什么?我祁老教出的徒弟一定比你强,到时就等着看你狼狈出丑吧!祁老嘿嘿一声诡异的笑。

“看来那寒冰石屋内的丫头比你意识能量精进不少哦!”祁老道。

“是啊!我已经冲破了好多潜意识,没想到她比我进步更大!”肖龙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她用的什么方法,修炼得如此神速。若是如此,待她禁闭出关之时,必是惊人之时。

“放心吧!我不会让她超过你的。”祁老目光凌厉地发话。“没有人可以超过我祁老的徒弟,纵然是他,也不例外!”

“师傅,你这是……”

“我要灌输你一些能量,以便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争取在青年才俊选拔赛中脱俗而出。”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