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受气包的超级偶像

第13章 课是数学课。一学期将尽,数学也讲到了最后一个单元。

数学老师打开书,问:“我们班有多少人?”

“三十六人!”高东立刻抢过话,于娜刚刚张开嘴,气愤地瞪了他一眼。

“我们平时是怎么区分班上的同学的?”

“叫名字啊,每个人都有名字。”于娜这次抢到了话。

先前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个打赌的事,所以这节课谁也不回答问题,把机会全留给了他们两个。用徐岩的话来说,这就叫坐山观虎斗。

“假设,如果,大家都没有名字,那么还有什么方法区分开呢?”数学老师好像也看出今天的对台戏一样,在他们两个脸上轮流看。

于娜摸摸桌上的文具盒,高东揪揪耳朵。

“我知道!”两人同时举起手。

“高东你先说。”数学老师指指他。

“看脸,人和人长得都不一样。”

“怎么看?有三十多张脸呢,你怎么表达?”数学老师追问。

“大脑袋、小脑袋、大眼睛、小眼睛、嘴边有痣、脖子有痣……”高东憋得脸红脖子粗,现在才开始恨自己看书少,语言贫乏,要凑够36个词来给同学们命名,对他而言,简直像建金字塔一样不敢想。

“老师,看衣服!”于娜见高东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话来,急得不等老师叫她就站了起来。

“同学们穿的衣服都不一样,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连帽子的、系扣的……”说到这,她也没词了。

“你们两个一上课就开始抢话,我还以为事先预习了呢,原来是不懂装懂。”数学老师说完,叫他们坐下。

“不懂装懂?”豆芽听到这句话好熟悉,想了半天,想起来了,在奶奶的日记里有“不懂装懂,一对饭桶”这个词,高东和于娜正好是一对饭桶。扑哧地笑了。

于娜刚刚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坐下来,见豆芽嘲笑她,更生气了,在椅子上颠来颠去。

“张明希,你说一说,该怎么区分?”数学老师听到她的笑声,叫她回答。

“给每个同学编上号,全班36个同学就编36个号。”她昨天晚上已经预习过了。

“对了,你刚才笑什么?”数学老师疑惑地问。

“没,没什么。”豆芽吐吐舌头。

于娜却正在气头上:“有什么,张明希就是有什么。”

“说说吧,你笑什么?”数学老师见于娜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鼓励豆芽,“勇敢一点,笑都笑了,说说怕什么。”

“我只是想到一句话……于娜,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豆芽向于娜征求意见。

“好,我不生气!”于娜说这话时就气呼呼的呢,可是为了知道豆芽到底笑什么,她还是答应了。

“我想起一句话,叫‘不懂装懂,一对饭桶’。”豆芽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于娜的表情,忍住笑,用力捂住嘴。

“张明希你……”于娜简直要气死了。

下课后,于娜趴在桌子上扮郁闷。豆芽拉着她的袖子:“我只是说着玩的,别生气啦。”

“哼!”于娜把头扭向另一侧。

“你那么爱生气?打气筒,你看猴子精都没生我的气呢。”豆芽为自己开脱。

“猴子精脸皮有多厚呀?你骂他是饭桶,你就是骂他饭锅他都不在乎。我可不跟他一样。”

“谁说我没生气,你才脸皮厚呢,我早就气冲云霄了。我是饭桶?我为了保持身材,一顿只吃一碗饭,你才是饭桶呢。”高东听到提他,也凑过来。他根本没把上课的事放在心上,一下课早就忘到脑后去了,听于娜说他脸皮厚才过来争辩。

“保持身材?你最好跟孙悟空似的,不需要吃饭,那多好,又省粮食,又保持身材。”豆芽挤对他。

“就是!”于娜才开晴,站起来,拉着豆芽,“走,别理猴子精。”

谁知,刚一走出教室,一股水迎面而来,喷得满脸都是。两人抹了抹脸,抬眼一看,哈,教室外早已战成一团。

班里的男生几乎都加入战争了,跟安信鸽带领的三个男生,用刚喝过的棒冰皮咕滋咕滋地对着挤水。安信鸽则拿着一支长长的水枪。

安信鸽为首的四位一边喷射一边喊着;“一号饭桶!”“二号饭桶!”“三号饭桶!”

“他怎么知道饭桶?”豆芽不自觉地问。

“哼,肯定又是耳朵干的。”于娜咬着牙到处找方会会。

找了半天才在一棵树后面看到方会会晃了一下,冲过去,揪住她:“又是你告的密吧?”

“不是我,我没有!”方会会大声争辩着。

于娜这才看清,方会会的头发全湿了。

两人正愣着,滋——一股水喷过来。安信鸽数着:“12号饭桶!”“13号饭桶!”

“臭鸽子,别太嚣张哦!”豆芽冲过去,脱下上衣一通乱挥,向着安信鸽冲去。

安信鸽一边射水一边向后退,射着射着,水枪里没水了,掉头向厕所方向跑去灌水了。

“他怎么知道饭桶的事?”于娜看着豆芽。

“是数学老师说的。”方会会把湿头发向上捋了捋。

“数学老师?”

“刚才数学老师在这里跟美术老师聊天,说他们上学时老师常骂他们‘不懂装懂,永是饭桶’,正好给那只臭鸽子听见了。”

“真是的……这只臭鸽子!”

正说着话,安信鸽已经灌好了水,端着往这边走来。三个人紧张地盯着他。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

安信鸽只好转身向教室跑去了,一边跑还一边回身射水。

豆芽又想起了“以恶治恶”:“等着,臭鸽子,等我想到‘以恶治恶’的方法,一定好好教训你!”

晚上早早爬上床,翻奶奶的日记本,这次没有按顺序看,直接找四赖子三个字。

四赖子终于又出现了。

因为四赖子半个多月没来上课,老师派我帮他补课,每天晚上吃完饭我都要去他家,给他补课去。一想到去他家就头皮疼,老师也真是的,为什么偏偏叫我去给他补课,学习好的有好几个呢,怎么不叫他们去呢?唉,真倒霉!

这一篇就没了,想是奶奶心情太差了,没有多写。豆芽翻到下一篇。

原来四赖子的妈妈得了脑膜炎。他说脑袋里发炎了,特别不好治。要是治不好,他妈妈就有可能变成痴呆。四赖子在院子里给妈妈煎药,抹了一脸灰,还差点把药熬煳了。不过像他这样的男孩子能做到这些真是不赖了。我还不会煎药呢。他说医生叫他温火熬,先熬十五分钟,滗出药汁,再加上水炖十分钟,再滗出,把两次的药汁混在一起,分三次给妈妈喝。他做得可细心了,在学校可从没见他这么认真地去做一件事。考试时他还嚼纸团打同学呢。

我进院时,他没有做他那恶心的龇牙咧嘴的表情,而是冲着我嘿嘿笑。还说:“谢谢你来给我补课。”老师昨天来过他家,问他要不要补课,他指名叫我给他补。哼,可能是觉得我最好欺负,因为他揍过我好几次,我都没还手。莫不是想趁机再欺负我。我提高了警惕,站得离他三米远,说:“你把课本拿出来,我给你讲,讲完就走。”我瞄着身后的院门,一讲完,不等他伸手打我,我就迅速跑出去。

他说:“等一会儿,我熬完药。求你一件事儿,行吗?”他露出可怜兮兮的眼神。他的眼神让人鼻子发酸,他以前总是瞪着像狼一样的目光。我问:“什么事?”他说:“去你家给我拿两个玉米饼行吗?我饿!”原来,他两天里只喝了一点粥,自从妈妈生病,没人给他做饭了,而且家里也没粮食。

我放下书跑回家包了一包玉米饼,又到房檐下揪了三个咸菜疙瘩。等我跑回去时,他正自己看书呢。四赖子完全变了一个人。

啊,因为妈妈生病,奶奶讨厌的四赖子变了,不再那么讨厌了。奶奶不但没有以恶治恶,还帮他补课给他拿吃的。可是那只臭鸽子……

“芽儿。”妈妈突然推门进来,端着一杯牛奶。豆芽立刻把日记本藏在被子底下。

“刚才红红的一闪是什么?”妈妈前前后后地寻找。

“没有,什么也没有。”豆芽挪挪身子,把日记本压在身下。

“把牛奶喝了再睡!”妈妈放下牛奶,走了。